访湖北荆州市长李建明:荆州如何书写城的名片?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30日 10:06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张业军 湖北荆州报道

  “刘备借荆州”“关羽大意失荆州”……提起荆州,人们很容易想起与之相关、耳熟能详的种种典故。

  然而,有文化、有资源的荆州,却面临着没有自己产品的尴尬境地。荆州市市长李建明颇为遗憾地说:“我们有这么好的资源,但是现在不敢说荆州是旅游目的地。旅游是要靠产品而不是卖文化的,而荆州现在并没有成为一个大家认可的旅游目的地,是因为各方面的条件并没有具备。”

  如何将荆州的资源和文化变成产品,让荆州成为旅游目的地,如何写好历史名城的名片?《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日对李建明进行了专访。

  “荆州名片”也要精准营销

  《中国经营报》:荆州想要呈现给外地人什么样的印象?也即荆州如何定位自己的城市形象?

  李建明:你可能关注到我们的媒体,最近一个时期在搞一个活动,叫荆州名片。荆州名片是由媒体发起,老百姓参与的。把老百姓觉得到荆州最亮眼、最好的东西,用最简单的语言概括出来,然后再经过投票来形成。荆州的地方历史文化厚重,很难用一句话简单地说是怎么样的一个城市。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荆州是楚国故都、《三国》名城、鱼米之乡、活力新城。

  《中国经营报》:三国演义里的很多人物和故事都跟荆州这个地区有很深的渊源,这些都是荆州开发旅游产品的资源, 为什么只选择关公作为城市旅游名片?

  李建明:《三国演义》家喻户晓,尤其是东亚、受中华文化影响的区域。我接触的一位韩国朋友说男孩子必须读三遍《三国演义》。120回的《三国演义》在第72回写到荆州。我们打造荆州的三国文化,既要全面也要突出重点。我们在整个三国文化里重点打造关公文化,现在这个只是刚刚开始。因为在三国的人物里,真正在荆州驻守时间最长、影响最大,而且为所有的华人敬仰的是关公。

  《中国经营报》:荆州如何盘活自身资源来促进三国文化旅游消费?

  李建明:荆州有文化资源,但是没有真正把它变成优势。现在我们全力打造旅游目的地,必须延伸旅游产业链条,吃、住、行这些配套服务都是打造旅游核心景区建设过程中需要考虑的。首先必须有核心景区,如果没有核心景区,只有资源,大家来过一次看看就走了,这达不到我们的目标。来了以后要流连忘返,能够更深入去观光和旅游,那么就需要配套设施,包括吃的、住的和交通,也包括旅游纪念产品的开发。现在已经有企业签订了合约,要到荆州来开发楚文化和三国文化的旅游产品,他们也是看中荆州的文化特色,所以在旅游发展过程中,我相信这一系列东西都会开发出来。我们是以历史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为资源进行系列开发,包括历史传承的一些手工艺品,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例如楚绣和历史文化名人的头像。

  《中国经营报》:在城市品牌方面,荆州给自己的定位是怎样的?

  李建明:城市品牌主要是靠文化。因为文化是不可忽视的。在其他方面,现在趋同性比较厉害,所以很难形成一个城市的品牌。产业方面要有特色,因为它是一个产业集群,有一个产业链。所以我们现在重点打造新能源、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车。比如今后要谈新能源、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车,可能就要关注荆州。因为荆州到时已经有很多企业落户,形成了一个产业集群。

  楚国故都别的地方不好说,《三国》不能说是唯一的,但荆州是名城,是活力新城。活力新城是指具有包容胸怀的城市,是投资人的乐土。我们要充满着活力,就是让古老的城市焕发出新的活力,主要在于开放包容。

  《中国经营报》:荆州在城市营销上,有哪些与众不同的地方?比如在外面做宣传,怎样把城市名片传播给海内外的人?

  李建明:我们会有针对性地进行一些宣传,这类似于传媒行业所说的“精准营销”。比如我们去年到西安,西安是古城,荆州也是古城,但如果宣传荆州的古城比西安更悠久,或者更灿烂,可能对方根本就不感兴趣。对方感兴趣的是荆州水文化,因为西安城没有水,荆州有很大的湖,湖里有荷花。他没见过所以他愿意来。但是到香港去,我们就宣传古老文化,包括楚文化和关公文化。

  对上海、北京等东部发达地区,我们侧重于文化、区位优势。在扩大内需的情况下,我们更注重荆州在中部地区的区位条件和优势,所以无论是招商还是宣传城市名片,区位优势人文资源是重点。

  成也交通,败也交通

  《中国经营报》:从硬件来看,荆州市委、市政府当前最需要解决、最成为瓶颈的问题是什么?

  李建明:从硬件的角度来讲,当前制约荆州发展的难题是交通。成也交通,败也交通,荆州鼎盛的时候是因为有长江黄金水道,那个时候是资源未开发的最原始状况。后来陆运发展起来,水运的优势就不复存在了。

  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如果没有交通的发展,它就会影响物流的发展,增加物流成本,而投资者不仅要看投资成本,还要看物流成本,看它服务的半径,和它在整个市场的覆盖面。荆州在中部之中,占有独特的地理位置,这个位置加上快速的交通布局和扩张,它的区位优势很快就能够凸现。因此从去年到现在,我们将改善交通基础设施作为最重要的方向。

  《中国经营报》:大家都在关注中部崛起,去年湖北提出“两圈一带”的概念,荆州是怎么定位的?

  李建明:在“两圈一带”中,荆州属于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和长江经济带,是发展的重点城市,在文化旅游圈里荆州属于文化中心,而在长江经济带,荆州是重要的部分。

  在发展过程中,我们应该利用区位优势、资源优势、人文优势和科技优势,来打造荆州的产业,并加强荆州与周边城市的协同和配合。荆州将把重点放在文物保护上,以楚文化、三国文化为核心打造文化旅游,从而带动服务业的发展。因为文化旅游要求比较高,如果只是古城墙,荆州很难成为旅游目的地的。

  《中国经营报》:荆州市三件大事其中之一是壮大产业,如何处理三大产业的关系?

  李建明:农业立市、工业兴市和文化富市,这三个是相互依存、相互关联、相互促进和相互发展的。

  农业是命根子,粮食安全、菜篮子工程都是国家的重大战略,荆州作为粮食的主产区,在粮食问题上丝毫不能动摇。农业的发展本来就是荆州的基础,而且发展了农业,也并不影响工业的发展。

  工业兴市,工业要发展,这是荆州当前迫切的愿望和要求,但我们走的是新型工业化的发展道路,绝对不会先污染后治理。荆州现在具备这样的后发优势。荆州目前的土地和劳动力资源相对比较有优势,但是这些资源都是有限的,无限的资源在于为企业服务的经济环境。所以对于工业,我们比较重视打造高科技产业,尤其是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

  文化富市不仅是指物质,更是指精神。在物质层面,我们要挖掘现有的文物资源,把它变成文化旅游景点。从精神角度,我们要弘扬和继承优秀的历史文化,让它发扬光大,让荆州市民有文化积淀,有更加富足的精神生活。

  城市建设不摊大饼

  《中国经营报》:荆州的城市发展规划里,没有着意进行城市规模扩张,也就是说城市建设“不摊大饼”,为什么荆州采取这样的战略?

  李建明:荆州的城市建设不以摊大饼的方式进行,而是人性化操作,以社区为单位,通过建设提供社区服务的基础设施,让每个社区都能享受到便利的医疗、教育和文化服务,避免城市越来越大,生活却越来越不方便。

  摊大饼会带来很多的问题,提高城市生活成本是其中之一。通过人性化的操作,尽可能避免在摊大饼过程中,对一些城市公共服务的疏忽。荆州现在有条件做人性化操作,去更加人性化地布局城市,这个基础已经搭起来了,完善荆州的功能是水到渠成。

  在整个城市空间的布局上,把新区的开发和老区的改造作为城市建设发展的重点,尤其是一些过去的文物区。新区的开发由过去单纯由城市投资公司来融资,变成找一些大的战略合作组来进行土地合作运行开发,通过这种方式加快进程。

  《中国经营报》: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如何处理好古城保护与工业发展方面的关系?

  李建明:我们不会因为要发展工业,要建设城市就去破坏文物,不是说非要去挤占文物的地盘才能够发展,荆州有足够的空间。相反在城市建设、工业发展的过程中,要优先以文物和文化的保护作为第一要素,在这样的前提下,合理开发和利用,这是基本原则和观点。荆州对城墙和其他文物的保护,在全国都是罕见的。

  工业对地方经济的拉动确实很大,而且投资快,见效快。而相对而言,文化产业投资额大,培育周期长,但它的综合带动作用是非常巨大的,对一个城市的文化品位和核心竞争力的打造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荆州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文化。即使是发达国家或发达地区,现在也很难避免城市建设千城一面的状况。但荆州不同,踏上这块土地,闻到土地的气息,看到古城,看到文化遗址,你就知道这绝对是荆州,没有任何地方能够跟荆州一样。所以三种产业的发展和布局不是相互排斥的,我们能够把这种关系处理好。

  《中国经营报》:荆州的文物保护非常好,但周边的环境跟古城有很多不配套,旅游业重新规划升级,这一整体规划到什么时候会做好,有没有时间表?

  李建明:古城是荆州非常重要的历史遗产。目前在古城,4.75平方公里住了将近12万人,显然是人口过多过密,而且还影响到古城。所以我们的规划就是在保护古城,以及实现古城旅游和文化双赢发展为主导的情况下,对古城进行全面的修缮和开发利用,这个是规划重点,没有好的规划我们宁可晚一点再动,但是一旦规划确立以后,我们就会推进。我相信三五年的时间,荆州古城将彻底改变。

  记者手记

  城市名片折射复兴路径

  张业军

  作为上世纪一度全国知名的老轻工业基地,在沿海高速发展的背景下,荆州市的综合发展水平差距明显。改革开放30年之后,中部崛起的声音终于叫响了,荆州作为“中部的中部”,重燃斗志的时机到了。

  然而,从营销学角度来说,要想实现商业价值,首先要问三个问题:“我是谁?我要干什么?我有什么优势?”类推之,人们心中的荆州是个什么样的城市?她的定位是什么?

  于是,“荆州名片”全民征集活动大开旗鼓地展开。本次自3月到10月止的征集评选活动,目标是选出10张能够体现荆州城市形象和城市精神的城市名片,既包括物质的也包括非物质。

  从民众反馈来的名片候选对象来看,荆州似乎只能“啃老本”:经济方面的名片竟然是准备重新叫响的“活力28”——一个上世纪80年代叫响中国的洗衣粉品牌;社会名片是10多年前“98抗洪荆州人不忘感恩”;自然名片是九曲回肠的荆江大堤;只有文化名片,忠义仁勇的关公文化,看起来比较叫得响,传得开。

  一般来说,文化名城往往不缺“城市名片”,而荆州城市营销的基础薄弱至此,推选出最具代表性、最有特色的城市名片,至少是建设旅游文化名城的需要。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在这样的个转型的关口,显得尤其意义重大。

  对于一个近30年来外出务工经济一度主导整个区域经济的城市来说,她的复兴,需要更多新的理念元素注入。当然,这座城市毕竟有大量的土地资源,有鱼米之乡的农业基础,有中部之中的区位优势,还有上世纪留下的工业基础。正如市长李建明所说,老工业基地的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它所培养出来的劳动力的素质,而这对于承接东部产业转移非常有吸引力。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