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涟水:一个小城市的“缘”生态(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31日 10:12 现代快报
江苏涟水:一个小城市的“缘”生态(组图)
涟水县城新貌 本版摄影 快报记者 施向辉
江苏涟水:一个小城市的“缘”生态(组图)
金城路社区的居民们正在练习二胡
江苏涟水:一个小城市的“缘”生态(组图)
王爱红正在照顾老人
江苏涟水:一个小城市的“缘”生态(组图)
郑梁梅高级中学

  “缘”是一个美丽且牵动无数情感的文字,“缘分”是一个人人都能脱口而出的词汇,江苏涟水就有这样一个缘文化节。据了解,中国(涟水)·第二届中华缘文化节将于5月30日在涟水开幕,6月29日结束。这个文化节虽然年轻,但是因其与众不同已经显示出蓬勃的生命力。

  近日,快报记者实地探访涟水的大街大巷,亲身感受缘文化在涟水大地上的流动。在学校、社区、开发区,处处可以看到涟水人对文化建设的重视和在社会管理上的创新。多彩的群众文化活动,不但丰富着当地人的生活,也在不断加强社会联系、凝聚社会共识、强化社会管理。如今的涟水,已经形成了一个良好的社会氛围,而这种良好氛围又与社会行为形成了良性循环。“缘”文化不单为涟水人带来了幸福欢乐的生活,同时也在不断促进涟水的发展。

  在淮安市委常委、涟水县委书记李卫平看来,缘文化节不是一个月的集中活动,而是涟水365天社会管理和文化建设工作的总结。缘文化节很少有急功近利的感觉,也很少有华而不实的包装。文艺活动都非常体现群众生活,重在展现崭新、健康、文明的价值观念,更看重百姓的感受。“我们非常有信心把这个缘文化节一届一届地办下去,今年政府没发布缘文化节的消息时,就有很多在广场参加文体活动的市民已广泛关心了。选择‘缘’这样一个切入点,比较符合我们民间的心理习惯,具有文化底蕴,影响也在不断扩大。”

  □快报记者 李颖鑫

  在涟水,平凡但却感人的故事有很多。每年的“十佳孝子”“十佳好邻里”“十佳模范夫妻”的评选活动,涟水人都要大张旗鼓地为这些好人们摇旗呐喊。其中,免费教市民舞蹈的艺术工作者陈琦、照顾瘫痪公公3年的王爱红、回乡办教育的涟水籍老人蒋志平,就是“涟水式缘分”的典型代表。

  3个样本背后的“涟水式缘分”

  社区里的“艺术家团队”

  刚吃过晚饭,丈夫就催陈琦:“时间快到了,你快去吧,家务活我包了。”这样的情境在涟水人家里并非个例,丈夫催妻子、嫂子喊小姑、楼下叫楼上……原来他们都是广场上的跳舞一族。

  作为一名有着丰富作曲、编舞和教学经验的艺术工作者,陈琦自愿承担了免费教大家跳舞的工作。从去年7月份开始,到现在近一年的时间,她已经说不清自己教了多少学生。

  如今,陈琦一个人带着几个市民活动点的课。她的学生里,既有七八十岁的老者,也有十几岁的青少年。以金城路社区为例,她带了3个星期,已经有200到300人的规模。作为义务老师,陈琦的担子并不轻松,因为要不断地给大家编排新的广场舞蹈。每每听到陈琦教新舞蹈的消息,就会有很多人慕名前来学习,学会后就在自己家附近的广场上教别人。

  在金城路社区,记者看到社区二胡队正在排练,7位居民专心致志地练习着,还不时相互指点一下。据社区工作人员介绍,社区里有着丰富的文化活动,像居民自编自演的淮海剧《东门新气象》就正在排练,准备到各个社区去巡演。

  在文化活动中,涟水人连成了一个整体,社区与居民之间的联系加强了,居民之间的联系也日益紧密,很多居民免费地为社区服务。

  联系多了,很多问题便应刃而解。家住汇通楼的刘为宁藏书较多,他便在自己家里给邻居们开了个小图书馆。在借书还书的过程中,邻居们逐渐认识熟悉,还在刘为宁的倡议下一起制定了防盗措施,强化了小区内部的管理,化解了很多潜在的矛盾。

  她照顾瘫痪公公3年

  自从3年前公公因脑溢血导致半瘫后,王爱红就不知道什么是做梦的滋味——她每天夜里12点后才能睡觉,早上五六点钟就得起床。“每天都好像刚挨着枕头就睡醒了一样。”即便如此,王爱红从未在对公公的照顾上有半点懈怠。在老人的枕边,有王爱红细心准备好的牛奶,上面插着吸管,老人想喝的时候就能喝到。

  谈起自己这么做的原因,王爱红不好意思地笑了:“这就是我们家的事,老人病了我就得照顾他啊。”事实上,老人还有几个儿女,但王爱红总是很理解,“他们工作忙,没有办法照顾老人。”左邻右舍都对王爱红的行为竖大拇指,尤其老人们见了王爱红更是格外亲热。工作单位的同事和领导们,也都尽量为王爱红照顾老人提供条件。

  其实这样的平凡但却感人的故事,在涟水还有很多,每年的“十佳孝子”“十佳好邻里”“十佳模范夫妻”的评选活动,涟水人都要大张旗鼓地为这些好人们摇旗呐喊。事迹在本地媒体上刊发,而最终的结果也是由涟水人自己一人一票选出来。

  在郑梁梅高级中学,校长沈秀清介绍说,郑梁梅高级中学的核心价值是使每个人提升幸福感。因此,学校不仅对教职员工专业素质有要求,更格外要求个人素养,并提出了“五代人工程”——为了对自己的下两代负责,要做好自己这一代,同时赡养好自己的上两代,在亲情缘的感召下完成个人的素养提升。这种缘文化的教育,让郑梁梅高级中学在涟水“十佳孝子”等评选中,先进分子多次涌现。

  走出去的人,回乡办教育

  涟水人重视教育,曾经有过涟水人讨饭也要上学的说法。随着社会的发展,这已经成为一个无伤大雅的涟水往事。如今,涟水每年至少投入8亿元用于发展教育,涟水中学、郑梁梅中学都是省内的名校。涟水教育的发展,离不开涟水人与故乡的缘分。旅居香港的涟水人郑兆财老先生,曾多次为家乡教育事业捐赠,先后捐建了郑梁梅小学、郑梁梅中学、郑梁梅高级中学。

  无独有偶,另一位涟水籍老先生蒋志平也在家乡开办了炎黄职业技术学院。炎黄职业技术学院的现任校长左言富同样是因为乡缘而回涟水任职的。

  涟水的缘文化一方面凝聚起了当地人心,为涟水人营造了一个和谐社会的氛围,另一方面也使涟水散发出动人的魅力,让涟水与外界的缘结得更深更广,合作共生,涌动着无穷的活力。

  在涟水投资的广东老板何扬坦言,自己曾跑过几个地方,最终选择落户涟水。何扬回忆说,自己第一次来到涟水时,站到涟水红日宾馆的最高层,看到城市里脚手架林立,深深地被涟水的活力和生机打动。这个精明的老板,还曾特意跑到工厂旁边与工人搭讪聊天,在不经意的谈话间,他感受到了涟水人的文化程度和文明素质,“我正是看中了这里的软环境,涟水整个社会配套、政府部门作风、社会氛围、交通通讯环境、工人素质都令我感到满意放心。”如今,何扬不仅向自己的朋友大力推荐涟水,更直接把儿子的户口迁到涟水,要儿子在涟水创业发展。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