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天津要变成一个双中心城市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01日 09:58 《锦绣》

  以“新城市主义”反对“现代主义”——专访天津市规划局总建筑师秦川

  采访:邹波 陈培婵

  据说天津市领导一年里会来天津市规划局两百多次,几乎每隔一两天就要来,既是决策,也是带来自中央而下的修改意见。

  从天津市规划局的走廊穿过时,我们感受到的是地方规划与国家政策博弈带来的那种繁忙。自2008年3月《天津滨海新区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总体方案》获批,有关天津的规划便日益融入“国家意志”,当然,这其中也包含着与北京、河北微妙关系的调试。

  中国数十年改革开放,相当程度上受益于“地方政府公司主义”主导的区域竞争。但对于京津冀都市圈而言,竞争不是万能的,各城市有许多自身无法解决的问题,终究要走向区域合作和科学分工。

  秦川对天津规划的看法,也让我们感到一种顺其自然的心态——他并不执着于天津与北京的关系究竟走向何方——天津天然地具有两面性:一面向东,面朝大海,是无人可以阻拦的“海洋之心”,并受到国家政策的支持;一面向西,面朝北京,像武清和宝坻这样的西部区和北部区,其电子产业、制造业、电信后备产业布局很自然地受惠于北京这张越摊越大的“大饼”带来的区域制造转移。

  同时,按天津规划局人士的说法,区别于北京刻意的“聚”,天津过去的城市布局是天然的“散”,如今天津市的规划也趁着这旧势按组团发展、多中心的思路在进行,不但在“大天津”的范围有“双城双核”、“一轴两带”的规划,在天津内城以及郊县各区本身也已形成了内部的组团和产业分工。

  城市规划与权力结合在一起,使一个城市的规划局成为举足轻重的机关,牵涉到一个城市关键的甚至是永久的资源布局,以及城市各局部区域的发展权。

  但秦川后来也说:城市规划有它的局限——比如它可以规划一个学校在某个地方,却不能保证这个学校是重点;规划也不足以引导人群去一个美妙却偏远的新地方;而谈到天津港与河北相邻的港口规划上的沟通,他则说:仅仅是行政区之间规划部门的协调也不足以改变行政区之间的竞争局面。

  目前,天津各区内部规划也多由各区自己的规划部门编制,尽管基层部门的规划水平良莠不齐,但市规划局制定的天津总体规划“大局已定”,每个区结合其自然条件、区位优势反复调整其规划,基本属性已定,并且趋于理性。

  我们访问秦川时,以2009年6月3日《天津日报·规划特刊》形式发布的《天津市空间发展战略规划(向全市人民征求意见稿)》已重新回到规划局手里,没有什么改动,成为定稿,这张报纸作为最新的标准文件塞到我们手里。

  但规划局有关人士还是补充了一句:“这是截止到目前的定稿。”

  中国当代城市已历经了多次推倒重来的规划,我们在不同的时代对城市的定位有着不同的认识,而目前普遍感受到的变革是:21世纪更趋于区域合作与分工的新规划,正在继续推倒和替代1990年代那些隐含着区域竞争因素和大城市病的规划,当然也包括用更人性的建筑和景观来替代1990年代以来高度趋同的爆发户一般的非人性的建筑与景观,还原出一个城市本应有的日常生活面目和文化传统。

  当然,这种反复调整、反复颠覆的代价,非常之高。

  《锦绣》:天津总体规划思路经历了怎样的演变过程?

  秦川:1976年唐山大地震之前,天津就开始做总体规划,也算是新中国成立后天津第一个法定的规划,但是做半截儿就地震了。唐山地震对天津破坏非常大,这个工作就停了一段,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李瑞环到天津来当市长,又重新把这个工作加强。就有了1986年版的《天津市城市总体规划》。

  解放后天津被国家定位为综合性工业基地,城区建了很多工厂,这就与市区居民的居住、生活、交通、商业等产生了冲突,所以,李瑞环给天津定下了一个格局——“一根扁担挑两头”,也就是将城市中的污染性企业迁到滨海的地区(塘沽附近),当时被称作海河下游工业区。这样天津形成了以海河为轴的“扁担”,当然,沿海河还有公路、铁路等交通的“扁担”,“挑”起中心城区与滨海地区。中心城区重点是居住、生活、商业、文化功能,滨海地区主要是工业和港口功能。

  李瑞环很早就说过:这个城市不能无限地向外扩张。于是这个版本中第二个结构,就是将天津市区的路网建立起来,建设“三环十四射”,由内、中、外3条环线和14条连通环线与中心城区外主要公路的放射线组成,这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设想:划定了一个外环,不是为了扩张,而是为了限制城市的扩张。

  所以,外环外面,他规定了必须有500米的绿化带,严格限制这之外什么都不能建。这样相当于给天津做了一个“绿色紧箍咒”,可以避免天津的城市规模过大。

  当然,外环外边也发展,只是确定的是组团式发展,有点像卫星城的概念。应该说,这是天津市一个战略性的城市结构。

  在那个版本的指导下,天津又很快开始海河两岸的综合开发改造,于是天津这个城市历史文化的精髓也很快体现出来。

  1994年天津市着手对86版的总体规划进行修编,那时开始滨海新区成为天津市委、市政府最重要的发展战略。此前天津依托港口建立了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泰达)、保税区。中国十几个沿海城市经济开发区中,泰达的经济总量长期保持在第一名,曾经占到天津整个GDP的一半。尽管当时的滨海新区尚未形成国家战略,但天津认为自己的资源优势还是在滨海新区,明确了中心城区是主,滨海新区是副。

  2006年国务院批准滨海新区为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滨海新区增加了像港口、中心商务区、航空城等等很多功能区。我们在滨海新区内部拉起了一个初步框架,但是到了编制后期,滨海新区地位上升,成为国家级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

  2006年国务院批准《天津市城市总体规划(2005年—2020年)》,实际上这里有一个时间差,2006年已经是《规划》制定后期了,滨海新区上升为国家战略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把它进入国家战略之后应该有的地位完全消化吸收并体现在《规划》中。从2006年之后,天津市发展速度、发展形势不可同日而语,在城市布局、产业布局、城市空间结构、建筑用地、人口规模等等方面,都出现了与《规划》不匹配的情况。

  如今,我们也认为滨海新区不能再只是天津的副中心。国务院对滨海新区的定位是环渤海地区的中心,是国家级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在天津市《规划》中,将滨海新区当作一个副中心就好比是地区级的老大到了你家里成了老二,逻辑不对。

  这就有了《天津市空间发展战略规划》的出台。我们最终形成了16个字——“双城双港,相向拓展,一轴两带,南北生态”。

  《锦绣》:这16字的变化在哪里?

  秦川:首先是相对于此前的“一主一副”,现在强调“双城”,在天津做“双城”是合理的,因为中心城区与滨海新区相距40公里,有一定的空间距离,可通过两者差异化定位,形成各自特色,不会造成投资重复或功能冲突。

  以前在滨海新区上班的人,大部分都因为那边配套设施不好,枯燥、乏味,所以每天都在中心城区与滨海新区之间往返。同时,滨海新区始终闲着,还是给人以工业区、开发区而非城市的感觉。

  滨海新区也需要一个核心地区——CBD,与天津城的CBD平行,功能集聚、环境较好、特色突出。我们将滨海新区内部也整合成不同的功能板块,滨海新区北部以生态、旅游、居住为主,比如中新生态城和海滨旅游区;中间这条轴是高新技术产业,西部航空城,东部海港;南部以重化为主。

  《锦绣》:所谓“双城”,就是两个中心?

  秦川:对。我们总结大城市病,单核蔓延是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如果城市规模不大,单核最好,很经济。但是,发展到巨型城市的规模,就必须采取多中心的城市模式。

  至于天津,李瑞环任市长期间确定的那个外环箍住这个城市,就是为了让这个单中心不要过度地辐射成超大城市。要贯彻这个思想,就只能限制中心城区的功能扩展和人口规模。但多出来的那些人要到哪里去呢?新城。

  滨海新区的中心城提供了一个极具人口的功能的空间。所以,天津变成一个双中心城市,两个中心每个都能容纳六七百万的人口,再加上流动人口,整个城市人口达到2000万左右,但分布在每个中心的人口数量又不是很大。

  《锦绣》:“双港”基于怎样的考虑?

  秦川:“双港”不像“双城”那样引人关注,但天津港是天津的优势资源,之所以会出现滨海新区就是因为有天津港的存在。它是一个龙头性的战略资源,对于环渤海地区、西北地区,甚至于对俄罗斯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出海口。

  过去我们的海港集中在一个点上发展货运,速度快,但交通压力也非常大。因为功能太混杂,既有高标准的集装箱业务,又有散货,再加上一些化工工业原料产品集散于此,造城严重的污染,一旦出现事故整个城市都有危险。所以,我们把港口沿着海岸线拉开:北港区集中做集装箱业务以及金融业、物流业等高端服务;南港区结合重点发展的石化企业做散货运输。这样在功能上就分开了,同时,南部建设铁路,可以大大缓解此前北部的交通压力。

  “双城双港”是对历史的延续,而不是一个脱离历史、脱离实际的规划。考虑到过去建中心城区,现在又建滨海新区,如果天津再长期发展,我们怎么做?这就有了“相向拓展”:两个新城沿海河向海河中游发展。

  我们在海河中游地区预留了100平方公里左右的区域,作为更长远时期天津发展的空间。现在海河两边的自然环境很好,很有潜力,将来这个地区能够兼顾中心城区和滨海新区。所以,我们预留的是城市未来的中心,比如行政管理中心、国际交往中心,比如以后天津要办奥运会、世博会的话,我们也会考虑放在这个区域。

  《锦绣》:在天津市空间结构布局中,海河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这是刻意形成的吗?

  秦川:你可以说是刻意,因为这也是一个历史的延续。

  天津起源于海河、运河带来的漕运,因为到了三叉河口必须得换船休息,所以形成人群聚落。明朝为了保护运粮重地,设了一个卫城,并驻扎军队。你去看天津老城的特色,最重要的地方不是在城墙里边,而是在城墙外边,城北和城东两个码头是最热闹的地方。

  天津开埠时,海河依旧是重要的航道资源。3000吨的货轮能直接开到市中心,于是,9国划租界的时候,都沿着河要划一段,每个国家都有一段岸线,沿着岸线设置码头、仓库,后边设置工厂,建办公场所,再远的地方做居住区。这样就把河边的老城变成了一个带形的现代城市。

  历史上,海河两边是工厂、码头、仓库,应该说是比较破败的地方,所以我们进行了一些改建,把沿岸的工业、仓库全部迁走,改造成适宜商业、文化、居住的空间,河边建了绿色公园。过去海河担负着重要的防洪功能,建了防洪堤,从2002年开始,我们做了亲水堤岸。现在,正在完成市区段的最后5公里。只要是建成段,行人可以沿着河边的步行道走通海河,有好多人来游泳、钓鱼,也就是说城市终于可以面向海河。

  海河是天津非常重要的历史资源,是城市空间结构的脊梁,是天津的龙脉。以后,天津城市公共设施也会沿着海河布局,我们将充分利用起这个天然的带形资源。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