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车伟:提升城市容纳外来人口能力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02日 10:51 中国经济时报

  ——访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

  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10年间,我国流动人口从1.2亿增至2.2亿。其中,由于巨量人口流入,广东已经取代河南成为我国人口第一大省。该省现有流动人口近3000万人,其中约70%为外省流入,约95%集中在珠三角地区。此外,北京常住人口1961.2万中,外省市来京人员达704.5万;上海常住人口增量中已有87.75%是外省市来沪人员,外来常住人口已达到897.70万人,占比39.00%,10年间增长了159.08%。事实上,全国多数大城市新增人口的主要来源都是外来人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近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今后一个地方的发展可能更多地跟这个地区能不能聚集吸纳人口有很大关系,因为吸纳这些人口或者成为本地常住居民的一部分,本身就成为这个地区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构成部分。

  中国经济时报:您怎么看当前大量外来人口向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流入的现象?

  张车伟:我觉得,外来人口流动到城市主要是因为城市自身的户籍人口已经增长很慢,甚至负增长,尤其是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都是接近零增长或负增长,这些大城市的膨胀基本上都是外来人口,尤其是农村迁移人口造成的,这是城市化的一个主要力量。所以,应该肯定这种城市化的合理性和必然性,而且我们要适应这个城市化的速度和这样的一个过程。

  中国经济时报:正如您所说,流动人口是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但也会给城市发展带来诸多问题。

  张车伟:主要的问题是交通拥堵、公共资源的占有不平衡,等等。在发展过程中必须正视和解决这些问题。解决的思路是我们不应该限制人口向城市的流动,因为这是一个进步的动力,是发展的基本动力,如果限制人口流动,就会破坏经济发展的内在动力,这是不可取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怎么去满足不断增长的外来人口对各种城市基础设施的需要,然后提升城市容纳外来人口的能力。

  具体来讲,一是,城市规划和布局要搞好。实际上现在很多问题不见得就是流动人口太多引起的,即使北京、上海这些大都市与世界上的大都市相比,也并不代表人口已经达到最高了。现在的问题如此严重是我们自身的规划布局没有搞好,比如功能过度集中在中心区域,郊区的这种分中心或者功能分中心建设得不太好。所以,在城市发展规划中必须要解决,今后要注意城市的发展、产业的布局和人口、外来人口的关系,尽量把外来人口分散在不同的次中心,减少中心区域的交通和公共服务的压力。

  二是,公共服务以及基础建设应该加快。比如北京,现在反映最多的就是公共交通问题、车辆拥堵问题,所以现在要加快公共交通设施建设。另外,北京修了很多地铁,虽说与很多国家相比发展速度很快,但是这种公共交通设施与诸如纽约、东京还是相差甚远。

  三是,应该让外来人口稳定地成为城市人口的一部分。就是说政策应着眼于本地化、市民化,着眼于这些外来人口和本地人口享有同等的公共服务、城市资源,权利要平等化,这是很重要的。

  中国经济时报:根据您长期的研究经验,您觉得怎样才能管理好流动人口呢?

  张车伟:我觉得是怎么把它融入到当地的问题。我们现在的制度是把外来人口排斥在外,没有把它作为本地人口的一部分,比如我们的公共政策、社会保障政策以及教育、医疗这样的一些公共服务都没有把外来人口吸纳进来。此外,各地的住房制度也把外来人口限制在外,割裂了外来人口和本地城市的密切关系。今后的管理要打破这种实际的身份限制,比如在一个地方居住一定时间,有稳定工作,在一定时间内缴纳了一定的税等,就应该是这个地区的常住居民,应该享有和当地居民同样的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以及各种公共资源,使他们真正成为城市人口的一部分,而不是把它当作外来人口来管理。这是今后管理应该解决的问题。

  中国经济时报:当前的一些社会政策需要进行哪些优化和改革?

  张车伟:我认为,今后一个地方的发展可能更多地跟这个地区能不能聚集吸纳人口有很大关系,因为吸纳这些人口或者成为本地常住居民的一部分,本身就成为这个地区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构成部分。这样的一种关系过去不为人们所认识,但是随着我们的劳动力资源越来越短缺,价值就会越来越大,随之也会进一步推动国家税收制度的改变。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税收是商品税,是一种间接税,外来人口的贡献不被显现化,那么今后这种税收制度的改革就会越来越使得地方愿意吸纳更多的外来人口。这本身可能是不断的制度改革、经济改革、社会改革的一个部分,只有制度发生改变之后,这些人口才能慢慢融入到当地,成为本地人口的一部分。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