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瑞典:垃圾回收也可以如此轻松有趣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10日 10:38 新民周刊

  不少发达国家的垃圾回收再利用在产业结构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记者/邵乐韵

  5月中旬,上海启动了生活垃圾干湿两分法试点,试图从源头减量,提高生活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率。自1995年以来,上海的垃圾分类先后经历了“有机垃圾、无机垃圾”,“有害垃圾、玻璃、可回收垃圾、其他垃圾”、“可回收垃圾、不可回收垃圾”等多种尝试,15年下来,收效远赶不上垃圾的增长速度。

  正全力推广垃圾分类的杭州,眼下则遭遇了“实名制”争议:一些社区垃圾桶的塑料袋上标明每袋垃圾的门牌号,居民每天扔厨余垃圾时,旁边有专人验收打分,得分情况定期公示在小区的“垃圾分类试点积分示意图”上。措施立竿见影,居民心里却起疙瘩——“隔夜饭”的隐私全暴露了。

  6月份,广东东莞计划正式启动垃圾分类处理,箭在弦上,不过当地媒体发现,各镇区基本还没有实质性动作,连垃圾分类处理所需要的经费由谁来承担也还没搞清楚。另外,搁浅于2009年的广州番禺垃圾焚烧发电厂的选址博弈至今尚未有定论。

  当不少发达国家的垃圾回收再利用在产业结构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位置,热身多年的中国试点城市,这次能不能冲出起跑线?

  “其实垃圾回收也可以像购物一样轻松有趣啊。”尼尔斯·兰德科维斯特(Nils Lundkvist)从1988年开始就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的垃圾管理协会工作。在这位规划师的带领下,记者开始了在瑞典的垃圾回收体验之旅。

  花了30年,走了这么远

  瑞典王国,在他们自己的语言中,有“安宁王国”的意思。这个北欧最大的国家,坐落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东南部,东北与芬兰接壤,西北与挪威为邻,西南和丹麦隔海相望。由于风光迷人、环境优雅,近些年来瑞典常被联合国或欧美杂志评为“全球最宜居住国家”之一。

  由14个大小岛屿及一个半岛组成的首都城市斯德哥尔摩水道纵横,桥岛相连,更有“北方威尼斯”的美称,去年还从35座欧洲城市中脱颖而出,成为第一座被欧洲委员会授予“欧洲绿色之都”称号的城市。

  一座城市的清洁,与市民自觉保护环境、合理处理生活垃圾的好习惯不无关系。从上世纪80年代起,瑞典政府花了一代人的时间培养垃圾分类的意识。尼尔斯说,一开始的五六年,大家也嫌麻烦,还是把垃圾一股脑儿扔到垃圾箱。政府曾采取措施,设定监督员在垃圾收集中心监督,抓到未按规定分类的,就要进行罚款。但这种惩戒性的做法并不受欢迎,所以没有实施下去。

  后来,政府和各环保组织在不遗余力地向大人普及垃圾分类知识的同时,想到“从娃娃抓起”,教育小学生们垃圾分类及循环利用的好处,再由孩子回家告诉大人,在言传身教和互相监督中逐渐形成家庭传统。为了方便市民辨识,垃圾管理部门还重新设计了垃圾桶的投放口形状,如瓶罐垃圾桶设成圆孔状,扔纸盒纸箱的垃圾桶设成扁平状,这样就大大减少了资源错置的现象。

  瑞典人家的垃圾桶大致分成四五格,分别盛放有机垃圾、金属、玻璃、纸类等。社区垃圾收集站有许多不同颜色的容器,方便对号入座。此外,大纲之下还有细则。比如,有色玻璃和无色玻璃要分开,新闻纸(报纸)和其他纸张要分开,牛奶盒要冲洗干净,不能留有奶渍,指甲油、颜料、化学物品等不能回收,要投放到专门收集点……如果对垃圾分类有任何问题,不知道该如何归类,居民可以打电话到垃圾处理信息中心、或者上管理部门网站寻求答案。

  尼尔斯介绍,斯德哥尔摩市内约有7.3万个垃圾收集点,涵盖了14座岛上40万户住宅和别墅所产生的生活垃圾,每周由承包商派出的清运卡车收集一次,如果承包商没有尽责,会立刻被判出局。至于有害垃圾,有专车每晚在100个固定点巡回收集。

  清运费用遵循按量计费的原则,即垃圾产生少,缴的钱就少。额度由市议会决定,业主承担,住户分摊。根据统计数据,一个瑞典人平均每年产生的生活垃圾约有480公斤。一般,一栋别墅每年缴费约合200—220欧元。

  当然,住户也可以选择自己将垃圾投递到收集总站。Bromma垃圾回收站是瑞典最大的回收中心之一,据市中心车程约15分钟。居民们可以自己开车,把已经分类袋装好的垃圾送到这里来。相比专车收集,这样做或许省不了太多钱,也没有额外奖励,但这显然成为了一种“乐趣”。

  记者看到,一对年轻夫妻自驾车来到收集中心门口,将车停好,从后备箱中取出5大袋垃圾,放到收集站免费提供的小推车上。收集站好像一家大型超级市场,树了许多蓝色标牌,上面指出对应的垃圾投放口接纳什么样的垃圾,细则上还有更加详细的说明。年轻夫妇只要推着小车找到对应投放点,把垃圾送入蓝色箱子即可,轻松利落。整个收集站,没有想象中的异味。

  尼尔斯又带我们走进垃圾站的一间小房间,里面有几排“货架”和橱柜,分门别类地放着杀虫剂喷雾罐、灭火器等废弃物。“这是专门收集有害垃圾的,你只要把垃圾放到这里的柜台,就可以走人。剩下的会有穿制服、戴手袋的专人来处理。”

  在斯德哥尔摩,一共有5个像这样的大型收集站,几乎全年开放。

  另外,超市也在垃圾回收链条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根据“押金回收制度”,消费者将喝完饮料的易拉罐、塑料瓶和玻璃瓶投入超市自动回收机后,机器就会自动吐出收据,消费者按照收条上的数字到收银台兑换现金,每只易拉罐或玻璃瓶可从商场领取0.5—2瑞典克朗(1瑞典克朗约1.04元人民币)。

  化垃圾为能源

  经过严格分类的垃圾将被回收利用,未回收利用的垃圾则被运到集中的回收工厂进行再生利用或焚烧。2005年,瑞典法律规定,填埋有机垃圾是非法的,所有有机垃圾都要通过生物技术处理变为堆肥、沼气或混合肥料,或进行焚化。

  瑞典环境保护机构高级顾问桑娜(Sanna Due)说:“如今垃圾变得越来越有价值,大家都争着要垃圾呢。”瑞典的垃圾处理原则是最大限度地循环使用,最小限度地填埋,优先顺序分别为减少垃圾的产生、重复利用、再循环、填埋。根据2009年统计数据,瑞典有48%的垃圾进行焚烧处理,35%回收再利用,14%作生化处理,1.4%非有机垃圾予以填埋(要缴税),1%是有害垃圾。

  焚烧处理产生的能源要么用来发电,要么卖给地区供暖系统。目前,瑞典共有30家城市固体垃圾焚化厂,其中16家是热电联产式,13家是锅炉供热式,可为81万户家庭供热,为25万个家庭供电,还有一家是为企业提供蒸汽。

  瑞典政府于2006年制定“焚化税”,即按照焚化厂的电能产量交税,电能产量越高,交税比例越低,目的是推广热电联产式焚化炉,减少供热式焚化炉,从而提高能量利用效率高。

  记者曾在斯德哥尔摩看到一根高大的烟囱,排放出白色的雾气。据介绍,这就是垃圾焚化厂的烟囱。联想广州垃圾焚化厂迟迟未能定址,国内一些专家反对盲目上马垃圾焚烧厂,就是考虑投资和运行成本高,焚烧过程会产生二恶英等有害气体。瑞典人对焚化厂没有NIMBY(邻避,即不要在我家旁边)心结吗?更何况桑娜告诉我们,“有些垃圾焚化厂离居民区才1公里左右”。

  一开始当然也会排斥。以位于瑞典第三大都市马尔默的SYSAV废弃物处理厂为例,这是瑞典南部最大的垃圾焚化厂,接收、回收并处理瑞典南部的家庭和企业的废弃物。建厂之初,投资方花了差不多10年时间和附近居民沟通,并且拿出可行方案,才渐渐为当地人接受。

  焚烧过程中,垃圾转化为焚化炉底灰、烟道气、粉尘颗粒和热。SYSAV公司的1 号、2号焚化炉建于1973年,烟道气回收最初只采用一个简单的过滤系统,用石灰除去其中的酸性物质。

  2000年开始,瑞典对旧的焚化炉进行改造。2005年,SYSAV公司安装了多功能烟道气清洗系统,可以分别去除氯化氢、二氧化硫、氢氟酸等污染物,严格确保烟道气排入大气时,空气污染低于国家标准,还能同时回收余热。所以现在人们看到的烟囱排放出来的白烟,主要成分是水蒸气。烟道气回收物可用于中和矿山废料,并一起填埋。焚烧产生的能源,则可以卖给政府,或供应地区的家庭取暖,或转换为电力。

  拉斯坦·尼尔森(Rustan Nilsson)在SYSAV专门接受市民咨询、提供教育普及,平时经常带学生们到厂区参观。他介绍:“从生态循环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废弃物也是一种资源。我们根据每种废弃物的潜在价值,以最符合可持续发展的方式来处理。凭借这种理念,2010年,我们已经做到97%的垃圾得到循环利用或被用来制造可再生能源。”

  现在SYSAV每年能“消化”55万吨垃圾,胃口填不满,还会从挪威“进口”垃圾。每年产生的能源可为7万户家庭供暖。数据显示,2006年,该厂收入为7.14亿瑞典克朗。

  垃圾分类回收产生的另两大资源是通过生化处理得到沼气和堆肥。

  在瑞典二代生态城区、马尔默的西港区,住宅区中都有厨余垃圾处理器。住户或者餐厅的食物残渣通过厨余垃圾粉碎机处理制成浆状,送到沼气厂在生物反应器中发酵,就可得到沼气燃料或生物肥料。1吨食物残渣可制造120—180立方米的沼气。

  按计划,2008年—2012年,斯德哥尔摩收集食物废渣生产沼气的量要从4500吨提高到18000吨。大多数沼气用作环保汽车和公交车的燃料。

  斯德哥尔摩垃圾管理协会的尼尔斯说,1995年该市就引入了使用沼气的卡车收集垃圾,现在全市共有75辆环保垃圾收集车。有600家餐馆也志愿加入食物残余处理体系。

  桑娜表示,2007年,全国9.5%的餐厅厨余以及2%的家庭厨余得到生化处理。“目前我们开始意识到食物残渣收集很有必要,但是如果要进一步提高厨余垃圾的回收利用,税收必须降低,不然没人愿意尝试。按照2008—2012年垃圾处理战略计划,希望至少35%的餐厅、蔬果店的食物残渣,以及10%的家庭厨余能够进行生化处理。我们的目标是到2015年,减少20%的食物浪费,这样每年就能节省180亿—280亿瑞典克朗。”

  谁生产,谁负责

  垃圾回收不光是消费者的事情,企业生产者也要负责。

  1994年,瑞典政府提出了“生产者责任制”,法律规定生产者应在其产品上详细说明产品被消费后的回收方式,消费者则有义务按照此说明对废弃产品进行分类,并送到指定的回收处。这条法令适用于包装、废纸、汽车、轮胎等。生产商必须保证废旧物品的收集、运输、再利用和填埋处理的程序合法化,即必须以健康和环境保护为着眼点来处理废旧物品。

  以废旧家用电子、电器产品回收为例。消费者在购买时已经支付了废旧家用电子电器的处理费用,而处理废旧家用电子电器所需要的产品基本信息和资料只有制造商才掌握,所以从道义上讲,制造商们有义务将废旧家用电子电器回收,它们对零配件的再利用也是最有发言权的。

  对于没有能力组建回收再利用体系的企业,瑞典成立了专门机构,如REPA(生产者责任制登记公司),使它们可以加入这些机构并交纳会费,让机构代为履行生产者责任制的义务。

  瑞典的爱立信公司曾对废弃手机进行过示范项目的研究。项目开始阶段,40%的手机零售商店参加回收废弃手机,其中92%的商店希望爱立信公司能加入手机回收系统。

  爱立信公司的具体做法是先由零售商收集废旧手机,然后经人工拆解分成6类,包括塑料、印刷电路板、显示器、电池、电线和其他金属部件,外包装纸壳和使用手册。回收后的塑料将作为建材用于生产高速公路的隔离墙。电路板中的汞、铜等金属元素另由专业公司提取,有机物如环氧树脂则转化成燃料。显示器在经过无害化处理后被填埋。电池将交给电池生产商,部分回用为原材料,部分卖给不锈钢生产商。电线和金属部件中的金属将被提炼回收。外包装纸壳和使用手册等运送到城市集中供热厂作为燃料。

  目前,我国国内也已经有不少企业担负起在环境保护和资源循环利用的责任。利乐中国有限公司企划传播经理杨蕾告诉记者,就废弃物的再生利用而言,最理想的目标是从资源回到资源。例如用于包装牛奶和饮料的复合纸包装,最好能让纸板回到纸浆,铝回到铝,塑料回到塑料,这样不仅可以提高经济效益,更重要的是能够实现物尽其用和资源节约的最大化,同时推动复合纸包装回收与再生利用的产业链高效运转起来。

  所以要真正实现“从资源回到资源”,必须将纸、塑、铝彻底分离。从2007年起,山东天艺塑胶有限公司联合山东聊城大学专家,共同研发更适合中国国情的铝塑分离技术。经过两年攻关研发,“中国版”铝塑分离技术终于取得成功,这项技术可以从利乐包装中分离出高纯度的铝粉和塑料,不仅实现了利乐包装的资源化,也提高了再生产品的附加值。

  但是利乐也有它们的困局。由于垃圾分类意识尚未在中国消费者中普遍形成,简便易行的垃圾科学分类的标准化也存在缺位,中国消费者通常把厨余垃圾和包括无菌纸包装在内的其他可回收垃圾混在一起,使得其在回收时难以被分拣,为后端的再处理增加了难度。

  目前,拾荒者仍是中国垃圾分类的主力军。能卖上价钱的就要,卖不上价的就不要;废品回收站是拾荒者的下游,在整个废弃物回收利用产业链中处于承上启下地位。所以,回收站的收购价和出售价直接影响拾荒者的收入和再生加工企业的成本。

  “目前以无菌复合纸包装为原料的再生制品市场并没有完全打开,还存在较大的产品升级、产能扩充的空间。如何进行技术升级,开发附加价值更高的产品成为了这些再生加工企业面临的一大问题。”杨蕾说。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