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城市病的三个剖面(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13日 09:36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杭州:城市病的三个剖面(图)
城市病的三个剖面

  ●交通拥堵带来城市“肠梗塞”

  ●外来工看病难带来黑诊所泛滥

  ●资源污染带来跟风抢水

  5月25日早高峰,为了治堵,杭州交警部门对因患了“肠梗塞”而不堪重负的中河——上塘高架采取试限流,封闭了两端各两个入口(匝道)。结果,涌入高架的车流量确实少了,但同时,地面道路却被堵得结结实实。

  交警最终决定收兵,提前了近40分钟“开闸”放流。等到晚高峰来临时,“试限流”已经成了过去时。

  在这个案例里,交警成了医生,限流就像“治病”,治的是一种越来越严重的城市病。

  城市病症时而发作,让城市人或狼狈不堪,或隐隐作痛。

  肠梗塞(交通拥堵)

  拥堵是典型的城市病。你会发现,现在城际之间到达速度越来越快,但人们往往困在城中间。

  这是微博上的一个段子:杭州一哥们送朋友坐高铁回沪,开车从城西送至杭州城站,挥手作别。分钟后,朋友短信至:已到,多谢款待。这哥们在哪里?他的车还堵在中河高架上呢……

  从什么时候起,早上必须比之前早起半小时才能保证不迟到;下午两三点钟打车也变得困难;杭城“的哥”因为生意难做,出租车周转效率低,纷纷南下,换城市开出租,或干脆改行。

  前天下午3点多,记者打车时遇到一“的哥”,怒斥庆春路大堵,摇头叹生意难做。“在你之前有一个客人是去利星的,堵了半个钟头,我没耐心了,对他说你下车吧,我不收钱还倒贴十块给你。”那乘客收了钱,大夸杭州的哥有钱。师傅都气乐了。

  当摇下车窗,看着身边自行车一辆辆潇洒而去,当转了一圈又一圈找不到停车位,把车开回单位打车出门时,不禁困惑,我们的城市是不是病了。

  2010年底,杭州市机动车保有量183.25万辆,一年增幅超过16%。今年1~4月份,市区新增机动车上牌量月均增长1万辆以上。截至目前,市区汽车的保有量已超过了73.4万辆,估计年内将突破80万辆。

  地铁仍在建,快速路网未成形;而每年还有数万人走进驾校,随时准备加入“本本族”。

  这两年里,交警部门想出了错时上班、单行线、禁左、限行、潮汐车道等等办法,但是还是阻止不了车流滚滚。坊间动议收取拥堵费,杭州目前的态度是“备而不用,近期也不会实施”。如果将来交通状况恶化,可能会收取交通拥堵费,引导市民错峰出行。杭州市交警部门人士表示,拥堵费是“交通问题最后的一道防线”。

  这不由让我们想到梁思成日记中对北京的预言:“北京城不会得感冒,但总有一天它的交通会得心脏病。”现在,不止北京,几乎中国所有的大中型城市都被逼到了治堵的悬崖边上。

  牛皮癣(黑诊所泛滥)

  一套老办公桌椅、一张简陋的单人床、一个听诊器,这就开起了诊所。

  宁波江东桑家村,是一块本地人和外来人口混居的地区。在这里,像这样的黑诊所,远不止一个。近日,记者在桑家村暗访,在一条长约300多米的小巷里,就发现了2家类似的黑诊所。

  在一条小巷的尽头,记者就看到了一家黑诊所,里面十分简陋,大约10平方米大,没有挂包括行医资格证在内的任何证件,屋子里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套破旧的沙发,墙壁上挂着3瓶刚刚打过的点滴瓶,桌上零星散落着一些卫生棉。若不是门口贴着一个硕大的红十字,很难让人相信,这里竟然可以看病。

  在另外一家诊所,记者在暗访中亲身经历:一位40岁左右的“医生”穿着便装,仅用一张上厕所用的卫生纸擦了擦镊子“消毒”,就要伸进记者的口腔,查看咽喉。

  在这里看病的王文华告诉记者:“我周围很多人,都去这里的诊所看病,也没见出什么事。关键是这里看病便宜,比起其他正规的大医院,省的钱可不是一点点。我们赚钱也不容易,因为一个感冒,跑到大医院花个一两千,实在是不甘心。”去年感冒,他去大医院看了看,连续挂了一个星期的吊针,感冒没见好转,钱却花了2000多元钱。

  知情者透露,还有更多的黑诊所,藏身在居民楼中。在这里藏身的上十家黑诊所,不知被取缔了多少回。可是,取缔了,再开。反反复复,黑诊所依旧还在,来看病的人依然有。

  桑家的黑诊所,只是宁波城市发展扩张带来城市病的一个缩影。据统计,全国流动人口数量到2000年已达1.4亿,其中绝大部分是农民工。农民工的增加为城市提供了充足的廉价劳动力,促进了城市建设和城市发展,但同时也带来一些社会问题,农民工的看病问题就是日益凸显且未得到重视的问题之一。为了省钱,外来工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往黑诊所跑。这让一些外来工聚居的城乡结合部,黑诊所滋生蔓延。

  跟风病(抢水抢盐)

  6月4日傍晚,杭新景高速新安江出口互通主路段内,一辆运输苯酚的危化品运输车因故障突然熄火,司机报警并请求施救。到了晚上10点50分左右,意外事故发生了:一辆运钢管的重型货车追尾撞上了危化品车,部分苯酚泄漏。因为距离新安江较近,加上当晚天降暴雨,约有20吨的苯酚随着雨水流向了新安江,并造成污染。

  6月6日,端午当天,新安江水污染见诸各大报端。正忙着打扫房间晚上邀请朋友来家里过节的戚小姐接到朋友短信:“你在干吗啦,电话也不接,赶紧存水!超市都快没水了。”

  戚小姐赶紧换了件衣服,开车直奔大超市。一进超市,戚小姐就推上推车直奔主题,看到很多人推车里都装满了矿泉水,想买大瓶子包装的,货架早空了。

  回到家,戚小姐又想到家门口那家小杂货店去看下,再囤点水。结果老板跟她说,只剩下3大瓶农夫山泉了,“刚才有人开了车来收水,说我这20多箱他都要了,我就给了他10箱子,你别急,其他地方的矿泉水很快就补过来了。”

  戚小姐这下才安心了,其实不抢都没事,这年头就怕抢,中国人多,一抢什么都荒。

  说起今年年初,日本地震后发生的抢盐风波,谢女士都觉得好笑,现在家里囤了一箱盐,估计至少得吃到后年了。很快,有关部门及时辟谣,盐业公司也站出来说存货充足,一场抢盐风波渐渐平息。

  名词解释

  城市病,英文名city disease。其定义是:由于城市人口、工业、交通运输过度集中而造成的种种弊病。

  今年5月,浙江最新版的权威人口数据出炉, 2010年11月1日零时标准时点上,人口普查登记的全省常住人口为5442.69万人。温州常住人口最多,有912.21万人,杭州市常住人口有870.04万人位列第二。10年里,杭州人口增了26.5%。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