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荣“弹响”江西生态发展平衡曲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14日 10:16 中国经营报

  荣主政江西以来,最大的工作之一就是推动鄱阳湖生态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而下一步如何平衡好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将成为苏荣主政江西的最大挑战。

  6月2日,江西省省长吴新雄履新电监会,至此在江西主政的“北东组合”也告一段落,“北”指江西省委书记苏荣(曾在东北、华北、西北长期工作),“东”指吴新雄(曾在东部城市长期工作)。

  就在吴新雄履新电监会的这一天,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飞临鄱阳湖视察旱情,陪同温家宝调研期间,苏荣对总理表示:“希望中央尽早批准兴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这个工程是民生工程、富民工程,还是生态工程。”

  尽管鄱阳湖水利工程备受争议,但苏荣的表态还是可看出江西决策层要力排众议推进此工程的决心。

  在政经观察人士看来,苏荣主政江西以来,最大的工作之一就是推动鄱阳湖生态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而下一步如何平衡好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将成为苏荣主政江西的最大挑战。

  苏荣的挑战

  修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是江西数代人的梦想。此工程计划投资100亿元,修建一条长2.8公里的大坝。而且该项工程也是江西推动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的核心项目之一。

  不过,江西修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受到了各界的质疑,有相关专家认为此工程会破坏鄱阳湖生态环境,会导致长江下游水位更低。

  这种反对之声,最终导致鄱阳湖枯水调控工程从鄱阳湖生态经济区总体规划中被分离出来,进行单独论证。从这点可以看到,江西如何处理好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平衡,成为了苏荣主政江西的最大挑战。

  在中共十七大召开后不久,原江西省委书记孟建柱履新公安部部长一职。在2007年11月30日,苏荣被中央任命为江西省委书记。此前,苏荣长期在中国的东北、西北、华北工作,算一个典型的北方干部。公开资料显示,苏荣曾经担任吉林省委副书记、青海省委书记、甘肃省委书记、中共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出任江西省委书记后,成为了目前在任的省委书记中,极少数担任过三个省委书记的高级干部。

  苏荣到任江西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江西就面临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同为中部地区、号称华中三角中其他两角湖南和湖北都分别获得了国务院批准的长株潭城市群、武汉城市圈综合改革配套试验区、上升为国家战略。而在这之前的200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若干意见》所支持的四个城市群名单中,也缺乏江西。在国家“十一五”规划里关于中部崛起重点支持地区的名单中,环鄱阳湖城市群未能入列。

  提速江西

  江西出现这种被冷落的局面,主要的原因是从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西的底子就很弱。在孟建柱主政江西六年间,江西经济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孟以工业化、城市化为发展核心,以打造“三个后花园一个基地”为定位,使江西在五年间GDP平均增长12%以上,在中部六省中排名第一。

  然而,在苏荣“接棒”时,江西并没有和中部邻居湖南、湖北一样得到中央政策的眷顾。

  对于苏荣而言,他出任江西省委书记的时候已经59岁。按照苏荣2008年元旦的话说:“我已年近花甲,到退休还有不到五年,我力争在大约1800天里,在江西的每一天都有实质意义,多干点实事和好事,尽量少出错,不做蠢事。在我离任的时候,只要江西民众说,这个人还行,干了点事情,我就心满意足了。”

  如何“干点事情”?推动江西赶超、崛起就是苏荣心愿。在此后的施政方略中,这一思路逐渐清晰。苏荣一方面顺势而为用“五个始终”的观点继承孟建柱的执政思路,以工业化和城市化为载体推进江西的的快速发展。在苏荣和吴新雄“北东组合”的三年半时间,江西的工业化程度继续提升,第二产业占GDP的比重从2001年35%上升2011年的55%,全省工业增加值在“十一五”期间由1455亿元增加到4359亿元,年均增长19.8%,占GDP比重由35.9%提高到46.2%。工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也达到60%以上。在2010年江西又培养出钢铁、食品、石化三个过千亿的行业。

  在“北东组合”主政江西的“十一五”期间,江西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6150亿元,相当于建国以来至“十五”期末投资总和的2.4倍。先后开工建设项目4.93万个,建成投产4.3万个,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65%。单在2010年江西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8775亿元,总量排名全国15名,超过了江西的GDP排名。这也促使了在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时候,江西的城市化率达到了44.06%,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上升了16.39个百分点。从全国排名倒数的城市化率水平,向全国的中等水平靠齐。在城市化和工业化两大动力的推动下,江西的GDP在2010年达到9435亿,在2011年特定跃上万亿大关,而苏荣上任的2007年江西的GDP是5469亿。

  可以说,苏荣与吴新雄主政江西自2008年来的三年增速,分别是12.6%、13.1%和14%。不过,从纵向来看,这三年中,湖南、湖北、安徵的增速都超过了江西,在2010年,这三个省的GDP增速分别为14.5%、14.8%、14.5%,是年江西GDP为14%。

  谋划国家战略

  落后周边省份,显然会让江西的决策层脸上无光,对于苏荣和吴新雄的“北东组合”,如何让江西能够拥有一个国家战略的区域规划,就成为了重中之重。因为有了这种国家战略,可以相对减少江西和别的区域,尤其是和相邻中部省份在国家政策层面的差距。于是在苏荣到任江西才两个多月,江西就在2008年初提出了,鄱阳湖生态经济带的概念,并向国务院上交申请。2009年12月12日《江西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被国务院批复,上升为国家战略,从提出申请到获批只用了695天,这创造了一个国家规划从申请到批准的最快纪录。

  国务院批准的《江西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明确,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包括南昌、景德镇、鹰潭3市,以及九江、新余、抚州、宜春、上饶、吉安市的部分县(市、区),共38个县(市、区),国土面积为5.12万平方公里。该区域以占江西30%的国土面积,承载了江西近50%的人口,创造了60%以上的经济总量,是江西综合实力最强、发展潜力最大的地区。

  换言之,苏荣打造鄱阳湖经济圈的主要目的,是让江西既要青山绿水也要金山银山。生态是江西的品牌,所以苏荣也提出了“一大四小”的绿化方案,这项方案推动江西的绿化面积达到了63%,排名全国第二。但除了保护生态,对于现在依旧处于欠发达阶段的江西而言,必须将发展放在第一位。在这个规划中,发展的内容一方面是大力提升城市化,建立鄱阳湖城市群。尽管江西这十年内城市化提高到44%但和全国49%的城市化率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的人口已占了江西的50%,毫无疑问是城市化的核心地带。另一方面,江西也把工业产业带集中布局在这个生态经济区的各大城市上,九江的石化、能源,南昌的电子信息、家电、汽车、光电,景德镇的陶瓷和直升机,鹰潭的有色金属,新余的钢铁与光伏,抚州的生物医药、纺织,宜春的新能源、生物医药。这些都是江西优势的产业,将是江西实现“十二五”工业产值4万亿元的主力军。这也体现了苏荣对于江西既要生态,又要发展的主政思路。

  随着吴新雄的调离,既在国土资源部又在甘肃工作过的北面干部鹿心社南下江西接棒省长一职,和苏荣组成“北北组合”。如何在这种产业快速增长的过程中,能源出现短缺,同时又要保持好生态环境。如何平衡这种生态与发展的关系,给“北北组合”和江西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的建设提出了新的课题和挑战。而能否实现“十二五”期间万元GDP能耗下降16%的目标,将是衡量“北北组合”政绩的一个重要标准。

  观点

  江西需要龙头战略

  区域经济的发展必须要有龙头战略。目前江西进入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时代,无疑也需要龙头。

  第一个龙头,必须有城市群的带头大哥。现在区域经济之争已经从城市个体之争转向城市群的群体之争。目前江西之所以在全国经济总量上依旧排名中下,这和江西没有龙头城市有关。省会南昌的GDP去年仅有2200亿,排名全国48位。短时间来看,南昌迅速崛起,并不容易,尽管江西主推鄱阳湖城市群,但也必须看到这个城市群的经济总量并不大,累计在6000亿元左右,和杭州一个城市经济总量相当。所以江西需要换位思考,做个配角融入到武汉、长株潭、鄱阳湖城市群构筑的中三角大城市群之中去才是上策。随着武广高铁,昌九高铁建成,沪昆高铁即将建成。武汉城市群,长株潭城市群,鄱阳湖生态经济圈融合会更加紧密,三地目前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上海。如果三方能够破除行政壁垒,减少内耗,实现共生发展,是可以打造出中国经济第五极。而这种第五极,自然对江西的发展有益。

  第二个龙头,是必须抓住科技的龙头。既要保护生态,又要大力发展,能够实现这两重目标的只有靠科技之手。江西目前突飞猛进的光伏产业,尽管是高能耗,副产品还可能带来污染。但在欧美7家全球领先的光伏企业中,因为技术过关,有些厂都设立在风景区。这说明江西能够在一些产业的关键技术上,予以突破,是可以带来生态、绿色与工业发展双赢的。

  第三个龙头,是工业企业和产业的龙头。江西全部工业增加值在2010年是4359亿元,但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只有3101亿元。从规模工业占全部工业的比重来看,低于全国水平,更远低于沿海发达地区的水平。而主营业务收入超100亿元的工业企业江西只有10家。这充分说明了江西的工业集中度不够,小型工业企业过多。对此,江西需要聚集龙头工业企业和龙头工业产业的发展。江西提出了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目标,而工业增加值规模已经达到6275亿的湖南也才提了7大产业。这样的不聚焦,实质上在削弱江西工业未来的竞争力。

  苏荣简介

  中共江西省委书记,江西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1948年10月生,吉林洮南人,1970年1月入党,1974年1月参加工作,研究生学历,是中共十四届、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委员。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