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水危机:绕不开的“边污染边治理”怪圈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14日 10:35 21世纪经济报道

  暴雨冲不走杭州水危机的阴霾。杭州苕溪水污染瞬间反弹,再度引起各界广泛关注。

  此前,6月4日至9日,杭州接连发生4起重大环境污染事件,包括娃哈哈、万马电缆(002276)在内的多家知名企业的“意外”事故,不断冲击杭州的城市应急链,也对当地数百万民众的知情权和健康权造成巨大挑战。

  面对连番险情,我们不禁追问:城市水系为何如此脆弱?重大环境污染如何追责?

  环保失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6月10日凌晨1点40分,苕溪应急现场指挥部接到杭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报告:因突发暴雨,浙江万马电缆股份有限公司东侧的东山南路雨水管道内部分残余污水溢流苕溪。

  现场人员立即对溢流口进行封堵,但暴雨越下越大,降水量明显超过了地下排水管道的排水能力。消防大队紧急调运7个大型空储罐,累计转运封存了400多吨污水。

  6月10日晚,杭州市政府再次召开应急工作会议,部署苕溪饮用水源污染事故处置工作。会议指出,要对严重失职、监管不力的临安青山工业园区管委会有关责任人进行处理。

  此前,余杭水厂在6月5日监测发现,苕溪原水中出现10种左右的挥发性苯烯类有机物质,其中包括微量二氢化茚、二聚环戊二烯等有机物。

  余杭区各水厂的源水均取自苕溪,可能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污染。

  余杭水务公司董事长李冰石称,污染水源的几类物质不在国家卫生部门规定的饮用水检测指标之内,此前也从未检测到。那么,当地自来水是否存在安全隐患?李冰石始终没有回应这个问题。

  经杭州市环境监察支队调查认定,金质丽化工、万马电缆等4家企业系这次苕溪污染事件的“元凶”。

  而本报记者了解,早在2005年7月5日,金质丽化工公司就曾违反环保“三同时”制度,但仅被临安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罚款了事。浙江万马电缆公司亦是“带病”运行。6月9日,就在下游余杭恢复正常供水后的数小时内,环保执法人员在该公司又发现一处非法排污口,红色污水直接汇入数米开外的苕溪。

  临安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黄国林告诉记者,万马电缆公司2005年入驻该开发区,金质丽公司等另外3家企业早在2002年就入驻了。它们当初均通过了“环评”。

  那么,临安经济开发区已招商进驻的80多家企业,究竟有没有污染防控机制?

  “有污染防控机制。”黄国林辩称,开发区管委会是服务部门,没有环保监管责任,也没有环保监察能力。

  临安环保局监察大队大队长张亦斌说,开发区内,一般污染企业占60%-70%,其他为重点污染企业。一般污染企业每隔3个月检查一次;重点污染企业,每个月检查两次。

  “环保局人手少,忙不过来。”临安环保局张副局长直言,“我们的嗅觉不敏锐。”

  治理危机

  6月12日,余杭区瓶窑镇塘埠村白湖组村民叶滨向记者举报,当地一家名叫“杭州岳塘工贸有限公司”的工厂,非法经营塑料垃圾回收清洗、烘烤加工业务,对塘埠村杨家水库造成污染,泛着恶臭的废水最终直接进入苕溪流域。

  2010年5月18日,余杭区环保局曾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该厂停工,“如果企业仍然非法生产,将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以及请区政府对其采取断电、断水等强制措施”。然而,时至今日,这家工厂仍在生产经营。

  同样是在余杭,杭州贝因美公司(002570)今年4月上市时,绿色浙江、绿色龙江、自然之友等13家环保组织举报其“未进行国家环保部门的环保核查”,但此事最终没有下文。

  而毗邻余杭的湖州德清县东苕溪流域今年5月则爆发332人血铅超标事件。环保部认定这是因企业违法违规生产,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监管及应对不力造成的,并决定对湖州市实施全面区域限批。

  浙商资本投资促进会蔡骅指出,在发生严重污染事件后,一些地方政府往往以关停迁移作为应对严重污染企业的对策,只重视快速“灭火”,却忽视了对环境责任的界定与担当,轻视了对环境受害者的赔偿。

  而据本报记者了解,太湖苕溪流域污染治理工程已于2006年进入国家科技部“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重大专项,总投入资金达300余亿元,实施周期长达13年。

  最近,浙江省也宣布出资100亿元实施“苕溪清水入湖工程”,并启动钱塘江流域小城镇环境综合治理项目,力争到2020年安全供水普及率100%,污水处理率70%。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