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座城市的高铁梦:来北京听戏去上海看外滩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15日 10:19 新京报

  专家认为京沪双城将形成“同城效应”,沿线城市普获发展机遇

  高铁列车每停靠一站,会拉响汽笛问: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北京、上海说,是快捷;南京、济南会说是机遇;而滕州、定远会怯生生地说,是荣耀。

  京沪高铁将改变很多城市的命运,也改变这些城市生活的人们的命运,抑或是城市周边的乡村。京沪高铁开通前夕,本报记者沿着大动脉,走访北京上海两个特大城市,济南、南京两座省会城市和滕州、定远两座县级市,呈现这些被影响着的人们和城市。

  来北京听戏去上海看外滩

  【特大城市】

  北京、上海

  1957年,从上海到北京需两天时间。50年后,上海至北京的动车组列车开行,全程缩短到10个小时左右。京沪高铁开通后,将实现一日往返两地。

  对喜欢听相声的市民来说,郭德纲的听腻了,不妨坐京沪高铁去上海听听周立波的,无论大蒜、咖啡,或许别有一番风味。

  京沪高铁比现在的动车省时近一半。对常往返京沪两地的市民来说,如果不考虑票价,算是“宜出行”了。

  上海社科院城市与区域研究中心秘书长屠启宇认为,京沪高铁的开通,对于分处南北方的北京、上海两大城市来说,首先是拉近了时空距离,让出行更为快捷。

  在屠启宇看来,由于空间压缩,京沪之间将形成“同城效应”,南北方的概念也将淡化。两地市民的生活半径和活动范围也将随之扩大。

  对上海人来说,再来北京开会,可以早上坐车,下午赶会,晚上返回。坐火车不仅不用再看“老天”脸色,车厢活动空间大,也不用关手机而错过重要电话。

  对北京市民来说,想去上海玩,就跟周末去远郊区县玩一样,周五下班坐车去上海,周日傍晚坐车回京。特别是上海迪斯尼建成后,用这种方式去上海的市民会大大增加。

  屠启宇说,以前也有北京的朋友推荐不错的演出,但没那么大的冲动,为了看一场戏飞去北京,“动静太大”。但今后坐京沪高铁去可能性很大。因为在心理上,坐飞机总觉得是长途旅行。京沪高铁则让人感觉是从城市的一头到另一头,没有旅途劳顿感。

  京沪高铁给两大城市带来的绝不仅是出行快捷。多数专家的观点是,高铁的开通还将加快两地经济、文化、旅游等多方面的融合。

  屠启宇认为,上海要建成国际大都市,北京要建成世界城市,都需要有国际影响力。在这个意义上,一个城市如果是完全内向的,只是自我感觉良好,是不行的。要接受和容忍异质文化,从文化到经济探索融合,其带来的合力不可估量。

  两座“失落之城”获发展良机

  【省会城市】

  济南、南京

  在南京市的规划中,围绕京沪高铁通车,南京南站将建成一座南部新城。

  而数百公里外的济南,以济南西站为核心的西部新城正在崛起。

  作为沿线仅有的两个省会城市站,随着京沪高铁的开通,济南和南京也期待上演“新双城记”。

  作为四大古都之一的南京,是普通人眼里的“大城市”。但近年其经济和城市发展并不尽如人意。

  “三十年来,南京错失两大重要发展机遇。”南京市发改委、市规划局等部门官员坦承,一次是乡镇企业发展,一次是外向型经济发展。南京也从号称“天、南、海、北”四大最具影响城市之一的位子上“摔了下来”。省内经济辐射能力逐年下降的南京地位一度非常尴尬。

  同样的尴尬也体现在济南身上。山东区域经济研究院院长张志元说,从城市建设、发展环境等方面看,济南不仅落后于广州、杭州、南京等与山东经济同处一个等量级的经济大省省会,即使与地处中部的武汉、西安、郑州相比,也无太多优势。

  京沪高铁的开通,南京市有官员认为“这赋予了南京独特的发展良机”。济南市西区投融资管理中心主任王迪生则说“济南将成为受益最大的城市。”

  “南京南部新城区发展规划”预测,南京南站近期旅客发送量为4413万人/年,远期5822万人/年。就火车而言,80%的旅客将由南部新城地区出入城市。而王迪生说,京沪高铁开通将为济南西站带来每天10万人的客流,巨大的客流将带来巨大的商机。

  南京南部新城指挥部指挥长助理郑松则将南京比作“人才高地,价格盆地”。新城将成为集金融、保险、物流、商贸等为一体的现代服务业中心。

  他说,目前马鞍山,芜湖、扬州和镇江等地市民,买大件物品都来南京。高铁开通后,将强化南京城市辐射力和带动力,“是个磁场,将周边地区消费吸引过来”。

  在济南,京沪高铁对西部地区的经济带动作用已经显现。济南市槐荫区副区长李培杰说,前段时间,一个楼盘开盘时,一天推出600套,均价5800元/平米,立即被抢购一空。一星期后又推出400套,均价已涨到6500元/平米。

  争取到站点“做了很多工作”

  【县级市】

  滕州、定远

  京沪高铁新增3个站,山东滕州、安徽定远和江苏丹阳全是县级市。

  铁路专家、同济大学教授孙章点评说,县级市争取到京沪高铁这种大动脉的落脚,非常难得。这对拉动当地经济增长十分有利。

  争取到京沪高铁落脚,滕州、定远均表示“做了很多工作和努力”。

  在京沪高铁规划之初,滕州并不在停靠站之列。滕州隶属枣庄,而京沪高铁已在枣庄设了站。

  滕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殷涛坦承,“为扩大城市,争取高铁,滕州做了很多工作。”

  殷涛说,为争取高铁落脚,该市把104国道向西移了3.6公里,原104国道城市段成了市区道路,京台高速24号出口原来在市区内,现向北移了2.5公里。

  滕州是北京和上海南北大通道的中心,京沪高铁开通后,滕州至北京、至上海都只需2个多小时。这也使滕州市成为全国最早同时拥有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动车组、国省道、普通铁路、内河航运的县级城市之一。

  “以前要坐火车得到滁州或者蚌埠。”对于众多定远居民而言,出行大多依靠客车。出远门需先到邻近城市中转。

  定远有关人士介绍,京沪高铁原先在定远境内设站为加水站。“后经多方努力”,将加水站增设为客运站,定名为定远站。

  出行更便捷,是当地居民对京沪高铁最直观的感觉。在定远官员看来,尽管开发工程资金捉襟见肘,但高铁带来的发展机会和未来前景“值得期盼”。

  “高铁站落地,无疑将定远的发展‘提速’了10年。”定远规划局局长程启国说,京沪高铁拉近了定远与中国经济最活跃地区的距离,除了物流上的便捷,人才等经济要素之间的联系也会更紧密,定远到上海、北京都可以实现一天往返,经济交流的时间成本大大降低。

  今年,定远还将高标准建设14公里高铁连接线,并启动高铁站区建设。青岗村距离定远县城有14公里,正规划修建一条市政道路。目前修路的资金刚有着落。(记者 刘春瑞)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