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每隔60年拆旧建旧 巴黎老城之外重建新城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20日 10:37 大洋网-广州日报
东京每隔60年拆旧建旧 巴黎老城之外重建新城
法国蒂南市虽破旧但有保存完好的街区。
东京每隔60年拆旧建旧 巴黎老城之外重建新城
意大利罗马斗兽场,经历上千年,成为罗马的象征。

  本报讯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率广东省代表团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威尼斯、米兰等地就推进文化建设进行专题考察时提出,老城、老街、老屋是承载着历史记忆的建筑符号,有着丰富的文化沉淀,不能因城市扩张,一味推倒重建,新的城市规划,也不应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在改造城中村时,也不要全部推倒重建,如广州可选择保留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城中村,以留下城市快速发展的印记。

  就全世界范围而言,旧城的保护与更新都是一个充满挑战性的话题。不少发达国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在旧城和旧建筑的保护问题上都走过弯路。

  目前来看,意大利罗马和法国巴黎等城市对旧城的保护方法为其他许多城市所效法,保护的成果也赢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的肯定。了解他国在这方面的实践探索和经验教训,对于我们有着很大的借鉴意义。

  本报讯 在欧洲许多国家,人们对于旧城和旧建筑的保护经历了争论、曲折、从认识不足到逐步重视的过程。

  英、法等国早在19世纪就已经推出了各自的历史遗产保护法案,但是工业革命后也有相当一段时间,人们顾不上也认识不到旧城和旧建筑的保护问题。

  到了二战以后,西方国家的许多城市为了消除战争破坏的影响和解决住宅匮乏问题,曾经开展了以大规模改造为主的“城市更新”运动。其主要做法是,在城市中心大量拆除被战争毁坏或者并未毁坏的老建筑,代之以各种象征“现代”的高楼。

  20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才开始对此进行反思,并越来越关注旧建筑和城市遗产乃至社会文化的保护。

  四种旧城改造模式

  综观世界,旧城改造有以下四种模式:

  第一种是全盘改变,就地“以新换旧”,包括改变城市的宏观布局与城市风格。

  这种旧城改造接近于建一座新城,唯一不同的是,建新城市是全面铺开,旧城改造是一个局部一个局部完成的。

  第二种模式是保留旧城不动,仅对其进行局部维护与整修,选择附近的地域建立辅城(或卫星城),以充实完善旧城的现代功能,维持城市的运转。意大利罗马和法国巴黎就是这种模式的典型代表。

  第三种是不发展模式,维持旧城原样不变,只做局部维修,以意大利的威尼斯为代表。

  第四种模式是保留旧城的形式与精髓,更换外表的材质,把破旧的“旧城”变为全新的“旧城”。

  日本的东京是这种模式的典型代表。

  他国经验

  法国巴黎

  每个拐角处都有历史

  本报讯 巴黎建都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而城市自身的历史已有2000多年。站在艾菲尔铁塔上放眼望去,老城一片黄墙青瓦,全部是历史遗留下来的老建筑格调,即使拆除重建也保存原有建筑风格,没有高层建筑。

  二战以后,由于大量人口向巴黎中心区聚集,特别是大量移民的涌入,导致旧城保护与城市化之间的矛盾逐渐凸显。巴黎也曾经历大拆大建,当时一些文化人士大力呼吁,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旧巴黎城才得到整体保护。

  巴黎自1965年之后开发了9个城市副中心,将商务、住宅区迁出旧城安排到郊区,在旧城之外形成30多个新城区。

  维修老屋可获减税

  改造老屋需社区意见

  早在1840年,法国就颁布了《历史性建筑法案》,这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一部关于文物保护方面的法典。此后,1887年又颁布了《纪念物保护法》。法 国现代旧城保护法律体系的核心,分别是1913年颁布的《保护历史古迹法》和1962年颁布的《历史街区保护法》(通常称“马尔罗法”)。

  这两部法律分别是文物建筑与历史街区两个层次内容的保护法的核心。根据法律规定对文化建筑和历史建筑不得随意拆除,维修改建等也要经过国家建筑师的指导,符合规划要求的修缮可以得到政府的资助,并享受减免税赋的优惠。

  在巴黎,哪怕是街心的一座雕塑、路边的一座小教堂、民居的一扇窗都在讲述着她“每个拐角处都有历史”的荣光。即使是普通的民居,要改造,也必须征求整个社区的意见。

  1991年,塞纳河沿岸历史建筑群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对巴黎人“护旧”直接的肯定。

  意大利罗马

  古城外建新城成典范

  本报讯 在意大利,每年有20亿欧元的财政预算用于文物保护事业。1996年国家通过法律形式规定,将彩票收入的8%。作为文物保护资金,仅此一项每年就有15亿欧元左右的经费收入。

  首都罗马被誉为全球最大的“露天历史博物馆”,是世界上唯一在城市中心保存有大面积古遗址和待发掘区的首都。

  罗马以一墙为界,分为老罗马和新罗马。老罗马保留原有风格,内部是古罗马共和国、帝国、中世纪、文艺复兴、19世纪意大利王国时期的建筑和遗址、废墟。上世纪50年代,罗马新城建成,被打造成新兴商业区和居住区,建筑多为不超过10层的办公楼和公寓楼。

  老城是中心,地租和房价昂贵,住在里面的一般是有钱人和游客。罗马总人口约300万,大部分人住在新罗马,或更远的周边小镇。

  对罗马城内遗址的保护一般是遵循“修旧如旧”原则,即使有维修,现在的和古代的也有截然不同的区别。罗马新旧城分开的做法为世界许多城市所效法,成为解决现代与传统冲突的有效途径之一。

  日本东京

  拆旧建旧杜绝“危房”

  本报讯 二战中,东京遭到毁灭性的轰炸,如今的建筑物十有八九是新建的,但是大多风格仍沿袭旧城。

  事实上,定期或不定期将有价值的传统建筑物拆除,再按照原样重新翻建,这种做法在东京极为普遍。所以日本人心中几乎没有“危房”的概念。

  日本“拆旧建旧”的传统与其地理位置和历史有关。历史上的建筑物多木结构,易腐朽很难长期保留,另外地震等自然灾害较多。大的地震之后重建是普遍的做法。所以,日本在历史上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惯例:每隔60~70年左右就把旧房拆掉,然后盖新房。

  对于古老建筑物翻建的办法并不是先拆后建,而是先建后拆,先在原址旁边建新的,新的落成之后即拆毁旧的。

  现在,《文化遗产保护法》规定,地方可依据规定,指定区域内的文化遗产,并为保存和有效利用采取必要措施。因此,日本各都道府县及下辖地区都制定了“文化遗产保护条例”。

  (本文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作者:彭玉磊)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