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观察】多个城市变“水城”病灶何在(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22日 10:11 潇湘晨报
【城市观察】多个城市变“水城”病灶何在(组图)
一辆通过武汉积水路段的越野车车牌被水流冲掉(6月18日摄)。
【城市观察】多个城市变“水城”病灶何在(组图)
在位于钱塘江上游的浙江省常山县县城南部,人们在强降雨时乘船转移(6月19日摄)。
【城市观察】多个城市变“水城”病灶何在(组图)
一辆轿车在武汉的积水路段熄火(6月18日摄)。图/新华社

  “到武大游泳,到西湖看海”的背后,是城市规划欠科学、防洪排涝设施滞后的现实

  近日,不断有网民在网上发帖“有图有真相”地讲述各自城市因暴雨发生严重内涝的情况,这些网帖显示:以往鲜亮的城市在瞬间变成“水城”,交通中断、出行不便、财产受损,各种问题逐步显现,暴露了一个个看似实现了“现代化”的城市在城市排水系统的规划设计、建设管理等方面的严重落后,这也让一度埋在地下的城市排水系统问题浮出水面。

  我们的城市为何“伤不起”?城市内涝“病灶”何在?这一“城市流行病”的根源在哪里?据新华社电

  网帖爆料到武大“游泳”,到西湖“看海”

  近期,《武汉江城水上乐园,欢迎省内外的人民前来游玩--暴雨席卷,人民苦中作乐…》《六月到武汉去看海,在武大操场游泳,坐公交冲锋舟》等多篇反映大雨导致城市内涝的帖子在天涯论坛引来了数万网民的“围观”。

  网民“牧阳光”在一篇帖子中说,6月18日武汉大雨导致全城内涝,微博上出现最无奈的话语:今天最浪漫的事情是陪女朋友在武汉看海,各大院校普遍被淹,爱玩的“童鞋”在操场上尽情畅游,至于是否有人在操场上摸到武昌鱼不得而知。而随帖发出的图片显示:城市街道如同“江河”,浸身水中的公交车犹如“小船”,武汉大学其中一校门前积水已淹没了半个出租车……

  不仅在武汉,其他遭暴雨侵袭的城市也纷纷有“涝景”被曝光。一张浙江杭州“水漫金山”照片在微博上被网民疯狂转载,从图片上看,建在湖面上的九曲回廊已经被水淹没了。而在杭州网民“浮夸翁”在转载照片的同时不忘调侃一句:“传说今天在杭州最浪漫的事,就是带着你心爱的人去西湖边看海!”

  记者调查众多城市防洪排涝能力严重滞后

  暴雨后,记者在湖北、浙江、江西等地的一些城市以及上海进行了实地调查。

  ——武汉:城市排水标准仅可应对“一年一遇”

  武汉市水务局排水处坦承,作为一座老城,武汉很早就有了地下排水系统,随着城市不断发展,这种标准已不能适应今天城市发展的需要,如管网、箱涵等排水系统的口径还是按照“一年一遇”的标准建的。

  “武汉作为中部最大的城市,面对强降雨显得太无力。城市地下下水管道规划跟城市规模本身不相匹配,加之全市干道都在地铁施工,严重影响地下管道的疏通能力!”署名“孤手摘星_2010”的网民说。

  ——浙江:很多城市几乎是逢雨必涝

  记者在杭州、衢州、金华等城市看到,积水久久难以消退,道路通行受阻,居民的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对此,浙江省建设厅规划处处长姚昭晖表示,城市排水系统建设的滞后是掣肘城市排涝功能的主因。“与近年来快马加鞭式的城市地面建设相比,城市排水系统的建设却跟不上步伐。面对倾盆大雨,城市排水系统‘小马拉大车’,显得力不从心。”

  ——南昌:城市内涝逐减,源自20多亿元城市排水投入

  今年6月14日晚开始,南昌6小时降下31.5毫米暴雨,一些街道路段也出现了内涝,但整个城市“水上漂”的场景已经不复存在。

  江西省建设厅城市建设处副处长李日龙说,南昌之所以会在几年内结束“水上漂”,其原因在于2003年以来对城市地下排水系统20多亿元“看不见的投入”,南昌市从热衷于地面上的绿化、亮化、美化等看得见的“面子工程”,改为同时投巨资建设城市排水系统等看不见的“里子”。

  ——上海:大雨“倒灌”进地铁

  记者从负责建设运营上海地铁的申通地铁公司了解到,近期上海进入梅雨季节,在暴雨过程中,上海轨道交通部分地势较低的地面站有漏水现象,其中,一些地势较低的站点还出现了雨水倒灌进车站的情况,一些正在施工的工地与地铁设施对接处也出现了漏水,有的车站顶部伸缩缝出现脱落也导致暴雨中漏水,而个别车辆内部漏水的问题则系空调管道阻塞,导致应该排出的水倒灌到车厢内。

  目前,经历了连续暴雨的考验,上海地铁开始连续动态关注雨情变化,紧急启动防汛应急预案和措施,并提升了路网保驾等级。

  反思“一日千里”外,更应“一管百年”

  150多年前,法国专家雨果就曾说过,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如今,众多网民疾呼,“城市建设不能光有一日千里的热情,更应具备‘一管百年’的思维”。

  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教授周婕分析说,造成城市滞水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极端天气越来越多,设计排水管网依靠的数据难以跟上灾害天气的变化;二是地面硬化等人类活动使原本可以依靠土壤、沟渠湖泊、地下河等吸纳的水现在只能依靠管网收集,而水域面积又在不断减少,如武汉市目前的水域面积就比1981年时减少了三分之一;三是城市排水管网主、次、支网不完善,很多支路没有雨水收集系统,妨碍系统排水能力的发挥。

  浙江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高级工程师吴乃康告诉记者,改变城市“逢雨必涝”局面还需要解决几个“跟不上”。一是城市急剧扩大,城防建设“跟不上”;二是主要江河上游控制性拦蓄工程相对不足、堤防高度不够、洪水有效调蓄能力“跟不上”;三是堤身单薄,管涌、溃决时有发生等整体抗洪能力“跟不上”;四是城市规划欠科学、已有防洪排涝工程调度不合理,系统规划指导“跟不上”。

  周婕、吴乃康还建议,除了在流域治理基础上进行城市防洪工程布局建设外,当前还迫切需要做好流域水系的生态环境保护。建设城区时综合考虑城市综合防洪和排涝能力,兼顾看得见的地上工程和看不见的地下工程,以减小城区防洪压力,起到滞洪和调蓄水量的作用。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