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承载的青岛记忆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22日 11:11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当下,青岛的马路上自行车的影子已经不多见了,可在上世纪80年代,青岛生产的自行车也曾经辉煌一时 ,从“大国防”到“大金鹿、小金鹿”,在全国各地叫得很响。再往前追溯,德国年历记载,青岛是中国最早拥有自行车的城市,早在20世纪初德国传教士就将自行车带到了青岛。

  >>>上世纪初自行车由德国传入青岛

  据德国年历记载,青岛是中国最早拥有自行车的城市,早在20世纪初德国传教士就将自行车带到了青岛,时间是1903年~1905年。那时的自行车价钱昂贵,骑车的人多是洋行买办阶层的阔佬阔少们。他们拉响车铃(那时是拉铃)招摇过市,神气十足,旁若无人。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日本产的“宫田牌”、“富士牌”大飞轮自行车,又源源不断地输入青岛。随后,英国的“兰陵牌”、“三枪牌”大飞轮自行车也相继涌入。当时不仅青岛,整个山东甚至华北各地区的自行车市场,也被英、日、德各国所垄断。

  曹海泉是本市自行车业的创始人,他于1915年在山西路开设了同泰车行,经销由德国、英国和日本各洋行进口的自行车及零件,并兼营维修业务。由于营业发达,于1927年迁至胶州路。1932年在内蒙古路开设同泰橡胶厂,生产自行车车把、车架、车瓦、叉子等。随后又有郭口路的钺发铁工厂、和兴路的长顺铁工厂、济宁路的得聚成铁工厂、腾县路的洪泰、同顺铁工厂、辽宁路的金城、光美铁工厂、沾化义祥铁工厂加入自行车业,联合生产“地球”牌自行车,这就是自行车公司的前身。

  >>>上世纪30年代组织骑自行车春游活动

  大约是在上世纪20年代,有住沧口一带到市里上学的富家子弟不愿意坐火车上学,虽然一次才一角钱的火车票钱,但需定时发车,于是骑自行车上学成了首选。日本二次占领青岛时期,自行车在青岛已经很多,。

  1934年4月29日青岛市体育协进会以倡导市民“增进身体健康,练习耐劳精神”为目的,组织举办了青岛春季郊游旅行会徒步组、自行车组活动。从过去的老照片里,我们可以一睹那时青岛市民春季休闲精神生活。

  新中国成立前,由于汽车罕见,自行车的快捷方便便成了运输货物的首选,但笨重的货物需要依靠地排车。我家里当时开黄酒厂,做好的黄酒由专门的运输工人用自行车带五六个酒凝子从沙岭庄送北京路或直接送货到饭店,量大就靠火车运输,再通过自行车送货上门。大酒凝子一次能装10公斤,小的装5公斤,由于酒凝子是泥陶瓷做的,容易碎,后来有了木桶代替。

  >>>上世纪70年代自行车大量走进普通家庭

  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自行车是城乡普通劳动者的主要交通工具,工人上班,农民进城,学生求学很多都用上了自行车。自行车虽小,价格却很昂贵,在那时候买一辆自行车,要耗掉半年的工资。青岛自行车厂产的“大金鹿”(一开始叫“大国防”)要凭条购买,便宜也得一百五六十元钱,不过一般家庭都有了自行车,是必需的生活用品。自行车、缝纫机、手表号称三大件,也说明了改革变化前的无奈。

  我家的第一辆自行车是1978年买的,父亲用自行车作为上下班的交通工具,我只有在严格申请的条件下才允许动一下。大姐婆家在崂山登瀛,每天只有两趟公交车,主要是为了省钱,回婆家要求我带着送去或接回。从阎家山到登瀛有40公里,多远的路,还带着个人,但因为有车骑,感觉不到累,骑起来心里充满自豪感,那感觉不亚于现在开宝马。

  我下乡回城后,父亲退休了,自行车成了我主要的交通工具和生活必需品,赶李村集买土豆换大米,到菜店带供应的大白菜,去煤店里捎供应的取暖煤。有了孩子,把自行车前面绑上一个小椅子,送孩子上托儿所成了自行车的重要工作。可是好景不长,1981年我的自行车被人偷去了,好在单位看到我的实际情况,给分了个自行车票,当时黑市买个票就要50多元。有了第二辆自行车我是倍加珍惜,买了好几把大锁保护它。

  随着现代国内汽车业的崛起汽车已经进入家庭,但骑自行车的人还是不少,有的主要用它来锻炼身体。

  几十年来,我与自行车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直到现在,随着国内汽车业的崛起,时尚的私家车已经进入普通家庭,可我无论到哪里去还愿骑着自行车去,因它不燃油不浪费,既方便又实惠,更何况,现在它最主要的功能是——锻炼身体。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编辑: 张珍珍]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