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港秀英港将成历史 海口港口变迁见证城市发展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28日 13:15 南海网-海南日报
新港秀英港将成历史 海口港口变迁见证城市发展
一座城市的港口变迁
新港秀英港将成历史 海口港口变迁见证城市发展
港口推动城市发展,又因城市而改变。图为海口秀英港。海南日报记者李幸璜摄
新港秀英港将成历史 海口港口变迁见证城市发展
6月14日,新港码头的工作人员在码头合影留念。
新港秀英港将成历史 海口港口变迁见证城市发展
6月14日早晨,各类船只寂静地停泊在海南省海口市新港码头。潘华清 摄

  “北枕海安、南近交趾、东连七洲、西通合浦”的海口自古就是海陆交通要道,在民国《琼山县志》里的地图中,海口北面海岸线上依次分布众多大小港口,这些港口如今有的已不复存在,有的名字虽在,却早已换了模样,让人不得不感慨世事的变迁。

  港口,是滨海城市的发祥地。港口推动城市发展,城市的发展又促进了港口的发展。沧海桑田,海口曾经的古港驿站已成为远逝的风景。“白沙津”、“海口浦”、“新港”、“秀英港”、“马村港”……这一个个港口名字,或已成为记忆,或即将成为历史,但它们却如海边的珍珠一般,点缀这片海域,见证了海口的巨大变化和辉煌发展历程。

  2011年6月24日,傍晚。

  海口海甸溪岸边停靠了大大小小的渔船,渔民正在渔船上忙着各自的活。河岸边,一些居民来这里或散着步,或聚在一起悠闲聊着天,隔离着城市的喧嚣,享受着海口这座现代都市里的惬意和慢调生活。

  但谁又知道,这片城市宁静的角落,曾是“帆樯林立”的热闹港口,而随着城市的发展,渐渐消失变迁,留下来的只是老人们星星点点的记忆。

  从白沙津到海口浦,从海口浦到新港,从新港到秀英港,再到马村港……随着海口城市东拓西进,港口也循着由东向西的轨迹逐渐变迁。

  从白沙津到海口浦

  南渡江是海南第一大河,在它的入海口,大量泥沙冲击沉淀而逐渐堆积成滩。到了唐朝,白沙门和海田村(海甸)两个长条型的岛屿出现。而在北宋,在南渡江入海口处,便形成了海口最早的港口———白沙津,也叫“神应港”。

  据称,“白沙”因洁白无瑕、质地细腻的沙滩而得名,“神应”则与一个神话传说有关。明万历《琼州府志》记载,神应港“旧名白沙津。宋元帅王光祖曾开,未就。淳祐戊申忽飓风作,自冲成港,人以为神应,故名。”

  宋朝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许多中国的瓷器、丝绸、香料等经海上运到马来西亚、印尼等地,而拥有丰富物产的海南岛既是海上“丝绸之路”中淡水、食品的补给站,又是“香料贸易”中非常重要的原料产地。

  顺理成章地,白沙津成为当时海南岛对外贸易的主要港口,各种船只停靠港口,在这里进行交易,成为岛内外商品集散地。海上贸易兴盛,有力促进了当时海口经济的发展。

  此外,白沙津也是岛上居民出海谋生的主要口岸,又是历代王朝驻扎水军的海防要塞。宋中期的琼州渔民将捕获的鱼、螃蟹、虾、刺参、牡蛎、生蚝、海参、海胆、海螺等海产制成干货,以及海带和紫菜等海藻类,还有最受欢迎的沉香,全都经由白沙津的商人们装船运往大陆。

  到了南宋淳熙年间,白沙津开始办理对外贸易与外籍船舶进出港口业务。据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记载:“琼州白沙津,蕃舶所聚之地。其港自海岸屈曲,不通大舟,而大舟泊海岸,又多风涛之虞。王帅光祖欲直开一港,以便商旅;已开而沙复合,人亦难之。忽飓风作,自冲一港,尤径于所开者。”

  可见,当年白沙津常有外籍船舶进出港,贸易繁盛,推动了港口的繁荣。随着白沙津的繁盛,与之相邻的海口浦(即海田)也逐渐发展起来,岛内货物运输和仕商往来十分频繁,散落于大街小巷,而此时靠港的商铺林立,出现了“商贾络绎、烟火稠密”的兴盛局面。于是,白沙津便成为当时海南最大最繁忙的码头。

  “但是白沙津过于频繁的交易,渐渐地,这里的航道屡遭浮沙及淤泥淤塞而变浅,大型船舶只能逐渐停泊在白沙口之外,等待潮涨而进。”海口市地方史志办副主任王海云说。

  因而,到了元初,“迁津建浦,港口码头移到海田的通津村”,因为距离府城仅十里,又靠近雷州半岛,于是海口浦逐渐代替白沙律的交通地位,成为全岛地物产出入的基地以及仕商往来的中心。

  从海口浦到新港

  在海口的市志里,说起海口的得名是因为宋开宝五年(972年),在海田村建浦,由于当时的海田村位于南渡江的出海口处,“海口浦”由此而来。史书记载,“迁(白沙)津建(海口)浦,自浦渡海称‘海口港’。”

  宋代的“海口浦”指的是“海田村一带”,其繁忙的码头就在这一带。海口得名源于此,迄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

  由于地增人多,海口浦不断扩大,港口码头由东自西逐渐移到通津,而此时北门外的水巷口建成了官渡,成为琼州府的官渡与商埠码头。元至治初,文宗潜邸时,自此登岸。

  于是,北门外至府城出现了海口市内最早的南北往来大道。而因为水巷口成为官渡和商埠,当时这里已是相当热闹和繁华。

  据史料记载,宋元时期的海口浦是海口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也是贸易中心,故有古海口市之称。海口浦港口,成为海口古城的发祥地。

  清代,海口浦对外交往和贸易日益频繁,当时许多海南人也从这里踏上了远赴南洋谋生之路。据记载,清道光年间,由海口至越南、新加坡、泰国等国的帆船每年不少于百艘,出洋的大都是三桅帆船,因为对外贸易和对外交往频繁,会馆、商埠、沿海街道相继兴建。

  光绪二年,海口港附近设“琼海关”,在长堤建码头,可泊浅水船只,此即成为海口港原先码头。而此时的海口港则成为帝国主义掠夺本岛资源、倾销外国产品的门户。

  民国以后,往返于海口至南洋的国内外轮船就有十多艘,从这里出洋的海南人逐渐增多。随着城市发展,港口两边建筑逐渐增多,再加上港口使用频繁,淤泥日渐增多淤塞,海口浦港狭水浅,轮船上下旅客和货物仍需要由帆船转运。

  昔日的海口浦港口,随着城市的发展已渐渐远去,如今的海甸溪,已是现代都市里一条温柔的小河,“帆樯之聚,森如立竹”港口繁华景象已成为历史。港口的繁盛使当时的海甸溪两岸成为海口商业和城市中心,从得胜沙、中山路、解放路一带商业的繁盛印迹,可见当年这里的繁华景象。

  城市发展需要港口,也依赖港口,尽管旧港口渐渐消失,但是新港口则会随之出现。1939年日寇侵琼,为便于掠夺海南物资,日军在书场码头栈桥东海湾增建一座栈桥码头和一条防波堤,并改称秀英码头,但大都作为军用,商旅出洋仍要在长堤西路堤岸转运。解放后,秀英码头成为了海南的出入门户。

  1962年经国务院批准海口港为对外开放口岸,海口港成为海南和外界联系的主要桥梁。1973年,广东省投资在海口门(原海口内港入海处)兴建“海口新港”。

  从新港到马村港

  海口新港位于市区南渡江支流海甸溪出海口,距秀英港7公里,曾是海南物资主要集散地,也是旅客出入海南岛的主要港口。

  从2005年起,海南省就开始推进海口秀英港、新港和马村港“三港合一”,新港从此陆续将客运业务进行转移。

  同时,随着海口城市的不断发展,尤其是大货车中心城区限行政策的实施,对新港码头的作业产生了巨大影响,新港加快了对客滚船调整的速度。2008年,新港港区的化肥、粮食、饮料等货物装卸转移到秀英港,而从新港发班的海口至北海的客滚船航班也转到秀英港发班。

  2011年6月15日,海口新港码头营运的“海口—海安”客轮航线也转移至秀英港区营运。这意味着海口新港将正式告别客运历史,结束了它的港口使命。

  从古时的白沙津、海口浦,到新港,再到现在的秀英港,海口港口经历了自东向西的变迁,其实也符合了海口城市西进的发展轨迹,反映了海口城市的演变和发展,港口的发展史折射的正是海口的历史,见证了海口乃至海南的辉煌。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