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记忆】青岛“红瓦绿树”的由来(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29日 10:29 青岛新闻网
【城市记忆】青岛“红瓦绿树”的由来(图)
青岛迎宾馆见证城市传奇

  寻访人: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青岛理工大学教授徐飞鹏

  精彩点评:1901年,德占时期的《城市规划》出台,明确规定此后建筑屋顶不准再使用瓦垄铁,一概改用红色的陶土瓦。这就奠定了青岛此后百余年的城市色彩。即使再往后的日占时期和国民政府统治时期的建筑风格,在色彩与样式上也大多遵循了德国建筑的风貌。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末,晚年移居青岛的康有为在一封家书中称赞,青岛“碧海青天,不寒不暑;绿树红瓦,可舟可车”。由此,“红瓦绿树”的城市风貌成为青岛最富诗意的写照。

  一栋栋沉默的历史建筑,却是曾经中西方艺术碰撞与交融的汇点,是这座城市历史文脉的承载者之一。从何时起,青岛具有了这般别具一格的风情?市建筑界的专家、青岛理工大学教授徐飞鹏,从最具代表性的德国风格建筑——青岛德国总督楼旧址博物馆(迎宾馆)说起,谈到了青岛多元文化风格交融的历史建筑留下的风貌传奇。

  近代以来,历史为青岛镌刻上了许多的异国印记。徐飞鹏认为,多元文化的交会使得青岛具备了会通古今、涵盖中西的文化特质。其中,德国总督楼是兼具中西建筑艺术风范的代表作。

  据了解,德国总督楼是德占时期历届德国总督的官邸,始建于1904年,1908年完成,集中体现了西方建筑史上诸多风格的流变轨迹。1999年,因其出类拔萃的建筑规模和样式而入选《世界建筑精品集》。徐飞鹏表示,该建筑较为典型地反映了19、20世纪之交德国乃至欧洲建筑思潮的某些特殊征候。在装饰上较多运用了当时在德国国内最新潮的“青年风格派”手法,例如狭长而紧凑的小窗户的设计、铁艺的运用、崇尚自然主义的雕花,还有石砌的外墙山花。

  尽管德国总督楼充分彰显的是德意志民族文化的“侵入”,但也因为设计者对中国文化的好奇和新鲜感,融入了些许东方文化元素。例如,建筑塔楼的屋顶与明清时期中式建筑的屋顶坡度比例完全一致,还有北面“女儿墙”的琉璃瓦的运用,也是明显的“中国风”。

  徐飞鹏说,其实中西文化在建筑中对话的实例在青岛并不少见。如当时的德国子弟小学(现江苏路小学)的外廊就具有苏州园林式的雕花与木作,椽子类似于中国传统的斗拱,可谓中西交融。这种跨文化图景引申了艺术多样性和文化多元化的意义。

  据徐飞鹏介绍,青岛城市化的早期,依然使用灰砖、黑瓦的建筑模式。1901年,德占时期的《城市规划》出台,明确规定此后建筑屋顶不准再使用瓦垄铁,一概改用红色的陶土瓦。这就奠定了青岛此后百余年的城市色彩。即使再往后的日占时期和国民政府统治时期的建筑风格,在色彩与样式上也大多遵循了德国建筑的风貌。

  而从建筑风格上,这些“红瓦”建筑又区分为多种门类:有传承自德国中世纪以来日耳曼民族传统建筑手法的“半木构样式”(现已不多见);有在当时颇为盛行的“文艺复兴式”,如胶州帝国法院(现市南检察院)、警察署(现市公安局);有局部“青年风格派”建筑,如基督教堂、红房子;还有受法国古典主义影响的建筑,如胶澳总督府(老市府)等大型公共建筑。

  近年来,不少德国学者或友人纷纷来青,透过这里的建筑探寻历史。例如曾著有《单威廉与青岛的土地政策》一书的波恩大学教授马维力,在80多岁的时候还专程来青,与青岛的特色建筑对话。而德国学者华纳来青做研究期间,为徐飞鹏等业界学者一直争论的迎宾馆屋顶上的图腾石刻解开了谜底:那不是人们曾以为的羊头或者麒麟头,而是诺曼龙,龙头指向北京。显然,当时建筑的主人已经蓄谋向中国的政治经济中心“纵深发展”。(王娉 孙为武)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