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治水“交卷”满一年 市民平均打7分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01日 10:20 南方日报

  南方日报讯(记者/曾妮)昨天,是广州治水工程“交卷”满一年的日子。去年的6月30日,广州581项治水工程完工,221条河涌宣布“告别黑臭”,广州的城市水环境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然而,一个巨大的问号却依然悬挂在市民心里——广州“治水”是不是面子工程?治理后的河涌会不会很快“打回原形”?带着这样的疑问,在治水完工满一周年之际,本报记者回访了广州中心城区五个区的十条河涌,结果发现:大部分河涌整治效果持久,依然保持“不黑不臭”,但也有个别河涌存在污染、发臭的问题。经初步统计调查,市民给广州市的河涌打出7分的平均分。

  为了了解治理河涌的整体情况,记者在越秀区、海珠区、天河区、荔湾区、白云区各挑选了两条代表性河涌进行回访。在挑选样本时,既挑选了该区的“样板河涌”,也纳入了知名度不高的一般河涌。回访中记者发现,十条河涌中,东濠涌、沙河涌、赤沙涌、康乐涌、猎德涌、大冲口涌、坑口地铁涌、石井河等8条河涌水质保持较好,依然保持了去年刚治理好时“不黑不臭”的状态,水质比治理前有明显改善;而白云区新市涌、天河区棠下涌污染状况有所恢复,河水浑浊,散发出较明显的臭味。据当地居民反映,新市涌、棠下涌污染“回潮”,主要是由于截污不够彻底,仍有污水直排河涌造成的。

  市民对广州“治水”的成果表示总体肯定,但认为“治水”仍需继续努力。综合居民对上述10条河涌的综合评分,广州市河涌治理得到了7分的平均分,主要的扣分因素在于“河水浑浊”、“偶尔发臭”以及河面环卫保洁问题。如石井河河面常漂浮较多垃圾影响景观,猎德涌水质较浑浊,东濠涌下雨时污水直排造成河涌污染、水体发臭等等。居民希望这些问题在今后的治理中能得到改善和解决。 据了解,今年广州将拿出55亿财政资金继续推动“治水”工程。继续对25条河涌进行整治,重点整治29个易涝点,东濠涌中北段和荔枝湾涌二期工程将继续“揭盖复涌”。在调查中,大部分居民对广州继续治水的计划表示支持,认为城市水环境的改善让居民得到实惠,提升了生活质量。也有市民指出,鉴于当前经济形势,政府在规划这类投资大、收效慢的公益性工程时应保持谨慎态度,不要搞“大拆大建”。

  越秀区

  东濠涌 老“护城河”焕发新生

  回访时间:6月30日

  回访河段:东濠涌越秀桥段

  水质变化:黑色——清澈

  气味:无臭味

  市民打分:8分

  扣分原因:“一下大雨河涌就变得很脏。天气热的时候,有小孩在河里游泳,还有人带狗到河边洗澡,太不文明,希望政府加强管理。”——居民高伯

  昨晚刚下过雨,东濠涌边的花园里,植物绿得格外生机盎然。高老伯抱着小孙子到河边散步,一岁多的小孙子对河水很感兴趣,老想俯身去玩水,却被高老伯牢牢扯住衣领——这种其乐融融的情景,自从去年东濠涌治理完工后,每天都在这里上演。

  高老伯说:“我们就住在附近,以前这条河涌水都干了,岸边很多食肆把垃圾直接倒进去,吸引很多老鼠,我从来不往这边走。现在整得很漂亮,我就天天来散步!”

  可能因为前一晚下过雨,东濠涌的水微微有点浑浊。高老伯说,天气好的时候,东濠涌水质很清澈,因为上游有一个净水厂,水都是经过处理才排进河涌里的。“不过下雨就好乌糟,什么污水都往河里排,很臭!”

  高老伯从报纸上看到,东濠涌上游要“揭盖复涌”,他表示支持:“东濠涌以前是广州的护城河,老广州的城墙就到东濠涌这里围起来。把东濠涌整好,可以还原一段历史,又能给广州增加一个旅游景点,我们举双手双脚赞成!”

  沙河涌 河水浑浊刚刚“及格”

  回访时间:6月30日

  回访河段:沙河涌杨箕段

  水质变化:黑色——黄绿色

  气味:偶有臭味

  市民打分:6分

  扣分原因:“水质不黑不臭,只能说是刚及格。”——媒体从业者张小姐

  流经杨箕村的这段河涌,被许多人称为“杨箕涌”,其实它是广州最长的河涌——沙河涌的下游。沙河涌流经这里,最后在珠江宾馆旁汇入珠江。它本来的源头在白云山,去年的治水过程中,水务部门在上游建了一个“长虹湖”为沙河涌补水,现在它已经成为一条人工调水补水的河涌了。

  媒体从业者张小姐在这附近住了四年,见证了沙河涌的变迁。“以前这条河涌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干涸的,一到夏天,河底的黑色淤泥被太阳一晒,臭得不行,我住十几楼都不敢开窗。现在好多了,我每天上下班路过这里也不用捂鼻子了。”

  由于职业敏感,张小姐经常观察这段河涌的水质。“大部分时候保持了刚治理完时的状态,河水是绿色的,看上去很浑浊,不过并不臭。下雨的时候河水变成黄色,还从上游冲下来很多垃圾。”

  张小姐给这段河涌打6分,刚及格。她说:“不黑不臭是最基本的要求,这样的河涌实际上既缺乏生态功能,景观功能也不强,因为它很难给人以美感。把分打低一点,给有关部门一点压力,希望他们继续努力。”

  海珠区

  赤沙涌:滨水绿道驴友最爱

  回访时间:6月30日

  回访河段:赤沙涌海军基地段

  水质变化:黑色——清澈

  气味:无臭味

  市民打分:10分——驴友“Pingo”

  赤沙涌本来是海珠区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河涌,去年治理好之后却成为一条“明星河涌”。清澈的河水,整洁的堤岸,河边还建成了一条绿化很精美的绿道。赤沙涌绿道是广东省一号绿道的一条支线,走这条线路,可沿赤沙涌、过仑头村,通往黄埔涌,经桥梁、码头连接海珠区内其他绿道。一路行经小洲村、黄埔古村、黄埔古港、龙潭村、琶洲塔,海珠特有的水乡风情一览无余。建成之后,这条“支线”已经成为广州驴友最爱的一条自行车骑行线路,即使这里交通不算很方便,但每个周末仍吸引大量驴友前来“骑游”。

  驴友“Pingo”说,赤沙涌绿道把水景和田园绿色结合得很好,看得出当初规划的时候下了不少心思。他对赤沙涌打了满分:“有一次邀佛山那边的朋友一起过来骑行,他们说没想到广州还有这么干净的河涌,以前还以为广州的河涌都是又黑又臭的。”他还表示,过去一年他经常来赤沙涌玩,发现这里的水质一直很好,说明这条河涌的治理是“既治标又治本”。

  康乐涌:乱摆卖成行成市

  回访时间:6月29日

  回访河段:康乐涌康乐村段

  水质变化:黑色——暗绿

  气味:偶有臭味

  市民打分:8分

  扣分原因:偶尔还能闻到臭味——投亲老人赵老伯

  七八米宽的河面看上去有些狭窄,暗绿色的水面上漂浮着很少量的垃圾;由于空间逼仄,这段河道并没有精心整饰的绿化带,只有两排简单的白色石栏杆,与别的河涌相比,康乐涌也许谈不上是“美景”,不过熟悉其过往的人都知道,现在的康乐涌与治理前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从湖北建宁来广州投靠儿子的赵老伯对此有同感,他告诉记者,几年前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康乐涌臭不可闻,河水全是黑色的。经过治理,现在的康乐涌只是偶尔能闻到一点臭味,水虽然没有湖北老家的清,但他认为已经很不错了,所以他给康乐涌打出了8分的高分。

  记者注意到,与一年前刚治理好时的情况相比,如今的康乐涌水质保持还不错,没有被“打回原形”。河岸两边建了供人散步的走道,现在却被许多小摊档占满了,看上去很杂乱。一位卖衣服的小贩告诉记者:“前段时间河涌里扒龙舟,有关部门不许我们在这里摆,把棚子都拆掉了;扒完龙舟之后,我们又把棚子搭了起来。”

  天河区

  猎德涌 依水楼盘升值

  回访时间:6月29日

  回访河段:猎德涌珠江新城段、猎水源

  水质变化:黑色——浑浊的绿色

  气味:基本无臭味

  市民打分:7分

  扣分原因:“水质还不是很理想。”——珠江新城居民王先生

  早上刚下过大雨,猎德涌珠江新城的水位高涨,快与桥拱平齐了。河水看起来流速很急,呈黄绿色。中午时分,住在附近的王先生不顾星星点点的雨丝,在河边发呆,他对记者说,平时有时间的时候,他经常到这里散步。平时水位没有这么高,大概只到桥墩的一半左右,基本上没有臭味,天晴的时候河水是暗绿色的,下雨时河水有点偏黄色。刚治理完的时候,河里能看到很多小鱼;现在鱼少了,偶尔能看到一两条。 这段猎德涌位于珠江新城内,周围有许多高档楼盘。王先生告诉记者,没治理时这段猎德涌又黑又臭,如果房子能看到“臭河涌”,对于房子估值是一种劣势,治理之后水质好了不少,现在靠河边的房子都升值了。

  王先生对目前猎德涌的水质仍然不是很满意,因为现在河水仍然比较浑浊。但他又担心如果继续治理,工程投资势必巨大,他认为政府现在应严格控制这类投资。

  猎德涌的上游金田花苑段建了一个名为“猎水源”的小景点。居民陈先生说,治水完工一年来,这段河涌水质保持都比较好,与过去不同,现在的猎德涌有源源不断的活水进行补充,所以水质能够得到保障。许多住在附近小区的老人家已经爱上了这个地方,每天早上傍晚都来这散步、锻炼。

  棠下涌 水浑味臭仍需努力

  回访时间:6月29日

  回访河段:棠下村段、科韵路段

  水质变化:黑色——暗绿色、黄绿色

  气味:有臭味

  市民打分:5分

  扣分原因:“很臭、很脏。”——白领杨先生

  “刚治好的时候,水挺绿的,臭味也没了;今年臭味又冒出来了,有时候还很臭。”白领杨先生每天从五号线科韵路站出发,乘坐地铁去上班。科韵路地铁站旁边的棠下涌是他上班途中的必经之地。杨先生说,棠下涌“久治不愈”,可能跟上游的城中村乱排污有关。

  记者来到棠下村段实地查看,发现这一段河涌确实有比较明显的臭味,即使不下雨,河水仍呈现出浑浊的黄色。沿河涌走一圈,没有看到明显的排污口,不知污水是从哪里偷偷排入棠下涌的。

  荔湾区

  大冲口涌 碧波依旧古榕故然

  回访时间:6月30日

  回访河段:大冲口涌下游

  水质变化:黑色——碧绿色

  气味:无臭味

  市民打分:8分

  扣分原因:“留两分希望政府继续努力。”——居民

  麻石铺成的石板道,倾斜着垂到河面上的古榕,路边民居低矮的房檐,走近大冲口涌,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岭南水乡的温婉气息。“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正在檐下躲雨的时候,一位老伯坐在屋里跟记者聊了起来,“以前这条河涌很宽,还可以走船。我小时候经常跳进河里游泳。后来河水变黑了,住在这里的人经常把垃圾丢进河里,反正它都那么脏了,也没有人爱惜。一下大雨,脏水全部冲进家里,好邋遢。”

  老伯告诉记者,去年大冲口涌整治好以后,这里每天都有人来钓鱼,收获还不小。大冲口涌与珠江连通,有关部门每隔几天就把水闸打开放珠江水进河涌冲刷,有了活水,大冲口涌告别了黑臭。老伯说:“过去一年都是这样,一点也不臭了。”

  坑口地铁涌 臭气消失 悄然变身

  回访时间:6月30日

  回访河段:坑口地铁涌省实路河段

  水质变化:黑色——绿色

  气味:无臭味

  市民打分:7分

  扣分原因:“不臭了,但河水仍然比较浑浊。”——居民

  坑口地铁旁的河涌连通着珠江和花地河,是荔湾区一条比较重要的河涌。河畔坐落着广东实验学校,高三毕业生小黄在这条河涌旁边行走了三年,现在也到了告别的时候了。“读高一的时候,这条河涌的水还是黑色的,经常能闻到臭味。后来我没注意,好像慢慢就不臭了。”小黄说,自己每次都低头走路,没注意到河涌从什么时候起了变化,现在要离开学校了,他突然觉得这条河涌其实还挺可爱的。

  记者在现场看到,可能由于刚下过雨,这条河涌河水呈黄绿色,看上去比较浑浊,河面上还漂浮着一些树枝树叶,河水基本没有臭味。

  白云区

  石井河 黑龙变绿龙 居民不忍再倾倒垃圾

  回访时间:6月29日

  回访河段:石井河石槎路段

  水质变化:黑色——绿色

  气味:偶有臭味

  市民打分:7分

  扣分原因:“河里经常漂浮着垃圾,有时候上游大水冲下来,把河里很多黑色的淤泥冲起来浮在水面上,很难看。现在偶尔还有臭味。”——居民朱阿婆

  石井河石槎路河段旁有一排低矮的小平房,朱阿婆一家在这里住了七年,他们天天与石井河相伴,见证了石井河的变迁。朱阿婆还记得,去年治水工程完工后,石井河的变化带给她的惊讶:“以前这条河像墨水一样黑,风一吹带过来的臭味,闻了就头晕。政府去年整治完了以后,这里基本上就没有臭味了。河水也变成了绿色的,过去一年都是这样。”

  石井河曾经是广州最有名的一条“黑龙江”,如今,“黑龙”变成“绿龙”。朱阿婆说,一开始她也怀疑治水是不是面子工程,过一阵子又会“打回原形”,没想到过去一年来石井河的治理效果一直保持着。这段石井河水体呈绿色,虽然不清澈,但与治理前墨汁般的黑水相比,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了。河边种了花草,堤岸也重新整饰过,修建成了一条绿道。朱阿婆说,现在每天都有人到河边来散步,有时候河里还能看到小鱼吐泡泡,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以前河涌很黑很臭,我们住在这里的人都把垃圾直接倒进去。”朱阿婆不好意思地说,“现在大家都不乱倒了,河涌整得这么漂亮,不忍心再去污染它!”

  新市涌 仍有臭味 堤岸脏乱

  回访时间:6月29日

  回访河段:新市涌棠溪段

  水质变化:黑色——黄色

  气味:有臭味

  市民打分:4分

  扣分原因:河涌治理没有明显效果,到现在还有恶臭味。——洗车店员工小李

  黄色的河水,漂浮着一片片黑色的淤泥,河边几家洗车档、餐饮店,杂乱的河边绿化带里,还有人随地大小便的痕迹,站在河边还能闻到明显的臭味——这是记者6月29日上午在白云区新市涌棠溪段看到的景象。

  新市涌也是白云区一条重要的河涌,流经人口密集的新市墟,过去由于沿河有许多生活污水直排,是白云区污染最严重的河涌之一。去年治水工程完工后,新市涌水质一度好转,不过这次回访中记者却发现,新市涌有“打回原形”的迹象。

  涌边洗车店的员工小李告诉记者,去年有关部门调来很多钩机在河里清淤,挖走许多黑色的淤泥,之后又进行补水,不过这般治理之后效果似乎不是很明显。小李说:“这条河涌一直很臭,有时候一阵风吹过来,熏得人都站不住。”他认为这是河涌截污不彻底,仍然有很多污水排入河涌导致的,“现在刚下过雨,水位比较高,平时水位低的时候,可以看到河涌两边都有一些排污口在向里面排放污水。”

  专家观点

  中山大学水资源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陈晓宏

  主涌水变清 支涌污染仍严重

  长期关注广州水环境治理的陈晓宏教授指出,完成了本轮治水任务,并不说明广州的水环境治理宣告完成了。目前广州主干河涌的水质已经开始变清,但支涌的污染还是比较严重。“我本人也去看过越秀区、原芳村区的一些支涌,目前大部分支涌由水闸关住,而水闸里面都是黑臭的污水。这就有可能在暴雨期排涝的时候,污水污染已治好的主干河涌。”陈晓宏指出,目前还有一些支涌没有纳入整治,而支涌的整治更加任重道远。

  陈晓宏指出,广州的城市规划往往追求“大而集中”,房地产开发往往变更规划,导致城区人口密度、建筑密度过高,污染源大大超过城市区域环境承载能力。在高人口密度和高建筑密度的情况下,广州不可能通过一两年整治,就回到30年前在河涌中游泳、钓鱼的状态,这要靠全市民众比较长时间的努力才可以逐步实现这个目标。

  治水的关键是控制污染源,包括生活污水和工业污水。他建议,广州要借产业转移降低人口密度,要将人口从乡村向城市的单向迁移转变为双向迁移,从而降低城区的环境负荷,从根子上控制好污染总量。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