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的士成本监审报告 财税专家“看不懂”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05日 09:47 南方都市报

  南都讯 广州出租车调价方案前日公布,与方案同日寄送给听证代表的还有一份《广州市出租汽车运营成本监审报告》,严格的成本监审也是价格调整的重要依据,出租车运价到底调不调、如何调,这份成本报告可以称为是最重要的参考依据。昨日南都记者邀请财税专家解读该份报告,结果却是专家表示疑点太多。

  中大岭院财税系主任林江:

  看似无懈可击,实则问题不少

  “这份监审报告看上去无懈可击,好像加价很有道理,但仔细品味一下,有问题的地方实在不少。”林江这样评价成本监审报告。

  首先,什么样的成本应当由企业自己承担?什么样的成本是可以转嫁给乘客承担的?林江认为,开公司不是无本生意,将诸如购置设备等成本都加诸乘客身上未免过分,林江举例说,“就好像坐车去找工作,难道连坐车的钱都要面试单位出吗?”而且,燃料价格上涨公司也应当自己承担消化一部分。企业自己承担哪部分、多少成本,这是一个原则问题,不确定下来就没有讨论基础,成了走过场。

  “到底凭什么加价?”林江质疑,监审报告中为何不公布几家大企业的盈利状况,会不会是一个天文数字,企业又拿到多少补贴?林江认为应当公布几家大企业经审计的财务报表“司机是打工的,赚不到钱不一定就反映了这个行业的状况。”

  中大税收研究中心主任杨卫华:

  “我看不懂这份报告”

  “我是搞财税的,但却看不懂这份报告,”杨卫华这样对记者抱怨,在税费及附加一项中,大部分企业是按主营业务收入的千分之五计征企业营业税,司机再按每车每月9000元定额收入的千分之三计征司机营业税;也有部分企业只按每车每月9000元定额收入的千分之三计征营业税。城市建设维护费和教育费附加分别按营业税额的7%和3%计征。杨卫华表示,按照规定,交通运输行业是征收千分之三,不明白为何出租车行业还有两种不同标准。

  杨卫华还特别指出,在关于企业成本费用核减(增)说明中可以看出许多问题,比如部分企业车辆折旧年限低于4年的不符合规定,“才4年就折旧,那成本当然高很多,水分很多。”还有业务招待费被核减,因为部分企业的业务招待费开支已经超出了规定比例。

  预告

  听证会代表今天本报接热线

  今天上午10:00-11:00,本报将特邀本次听证会听证代表人大代表叶雪文、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律师彭浩中做客本报,接听热线,您可以就您的看法、意见和建议与代表沟通,让代表把您的声音带到听证会上。电话为020-87388888。

  代表反馈

  “里程5到10公里广州打的将贵过北京”

  听证代表黄志宁说,市民打的一般都里程较短,新方案对此区间的价格影响非常大

  出租车调价方案经媒体报道后,在公众中引发大讨论,以及引来各种质疑,不少代表和市民都认为现在公布的调价方案就等于涨价方案,认为方案中尚存在许多不明确之处。

  “不是调价方案,都是涨价方案,”政协委员、听证代表黄志宁:对日前公布的两个方案这样评价,黄志宁认为,广州与其他一线大城市相比消费较低,出租车价不能成为全国最贵的。“按照物价部门提供的数据,当里程为5公里时,北京的士价为14元,上海的士价为17元,若按照广州的士价的新方案一,价格将是16元,若按照方案二,价格将是17元。而当里程为10公里时,北京的士价为24元,上海的士价为29元,若按照广州的士价的新方案一,价格将是29元,若按照方案二,价格将是30元。这样一来,在5到10公里这样的里程上,按照新方案,广州打的将要贵过北京,与上海持平。”

  黄志宁还强调,不同意对于出租车是高端消费交通工具的定义,事实上很多收入高的人群都选择自己买车,无车一族在有急事、迟到等情况下最经常打车,而且大多打车里程较短,所以“起步价就是老百姓价”,涨起步价影响最大的就是普通市民。

  本次调价主题是取消燃油附加、建立与燃料价格挂钩的联动机制,但是黄志宁认为这存在偷换概念涨价的嫌疑,因为燃油附加本身就根据油价浮动,为何在这样的基础上还要涨价?

  政协委员、听证代表黄小彪:方案不一定要二选一

  “成本怎么算出来最重要。应当请审计机构对成本进行核算,使得市民相信公布的材料的真实性。”黄小彪认为,两个方案的提出都有其一定的背景,可能也并不是大家所想象的一定是为了推动一个而提出另一个。当然,两个方案都是不完美的。但是,目前的两个方案都有优化空间,不一定要二选一,如果有更好的方案也未尝不可。对于燃油附加费的问题,目前的方案实质上是把以前的附加费变为了起步费,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变化并不太大。

  政协委员、听证代表蔡锦鹜:应增加出租车投放数量

  “采取联动机制是科学的,它根据燃油价格有涨有降,但是具体的幅度需要仔细考量。”蔡锦鹜认为,目前的方案中,第二个相对来说更为合理,虽然起价高,但是涨价的标准也高,以后要涨价并不容易,候时费也不会有太大变化;而第一种从长远来说会涨得更多。

  蔡锦鹜还表示,目前广州出租车数量相对较少,交通压力大,搭车难,因而调价的同时,对出租车的投放数量也应当予以考虑。而出租车企业的盈利状况也需要渠道公布出来,这样才能保障市民的切身利益。

  微博吐槽

  多收的钱会进谁口袋?

  @陈万如:我想知道多收的钱会进谁的口袋里,别涨价到最后是消费者和出租车司机替出租车公司挣钱,能让出租车公司公布一下他们的成本账么?

  @古玉蝉:为什么不能效仿上海降低份子钱来提高的哥收入,茶水费侵蚀了多少利益?为什么没有一个说法。光喊涨价还用听证会作秀,无语!

  @深海胖子:总是把矛盾推到经营者和消费者面前,管理方、政府有关部门少收点不就不用涨价了?

  @麦子约:个人感觉钱都被出租车公司刮去了,的哥同志也很无奈,现在又搞得无车人士很无奈!

  @斋啡桔:出租车调价,受惠的究竟是谁?打车的人少了,的士不断增加,竞争更大,只会让的士行业更困难,但是的士管理公司的收入是没有改变,其实真正需要做的是理清行业里面的问题,压缩成本,比如不要更换华而不实的车型,降低管理费用,燃油补贴等!

  @南村辉辉:听证会听的是如何升吗?怎么不见成本利润分析,听证是否应该升!本末倒置!

  采写:南都记者 刘倩 张艳芬实习生 陈慧慧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