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微博发力:从拼粉丝到解决问题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06日 10:09 第一财经日报

  核心提示:最近由微博引发的江苏溧阳卫生局长“开房”和“郭美美事件”更是表明,微博不再是可有可无的玩意儿,而是可以成为社会管理创新的一种方式,可以成为社会情绪的减压阀、官民关系的润滑剂。

  田享华 张送萍 王璐

  关注南京的人,今后只要在新浪微博上成为“南京发布”的粉丝,那么对于当地发生的灾害和突发性事件,就能在1小时内获得最权威的消息。

  6月27日,南京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务微博建设的意见》(下称《意见》),其中明确:对于灾害性、突发性事件,要在事件发生后的1小时内或获得信息的第一时间进行微博发布。

  这可能是全国第一份针对政务微博下达的专门文件,尤其是明确了时间概念。而最近由微博引发的江苏溧阳卫生局长“开房”和“郭美美事件”更是表明,微博不再是可有可无的玩意儿,而是可以成为社会管理创新的一种方式,可以成为社会情绪的减压阀、官民关系的润滑剂。

  “黄金一小时”

  其实,新浪微博账户“南京发布”从4月1日开始“织围脖”,至今也才3个月,但这个南京市委宣传部的官方微博势头却越来越猛,人气也越来越旺。截至昨日发稿时,“南京发布”的粉丝数已经超过13万、“微直播”近40次、微博数超1400多条……虽然其粉丝数比起新浪微博政务类微博粉丝状元“成都发布”的92万多尚有距离,但在制度上的超越,“南京发布”却领先一步。

  关于《意见》,南京市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处处长潘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比较复杂的突发事件和持续发展的事件只能是尽量做到尽快发布,另外对于事件持续发展、事态复杂等情况可以采取速报现象、缓报原因,速报事态、慎报处置等方法有序、有度地进行发布,“如果是涉及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水、电、气、自然灾害等事件,要尽量做到一小时之内发布。”

  对于南京的做法,云南红河州州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伍皓对本报记者坦言:“在预报热点事件、突发事件的时候,我们都提倡能够在第一时间让公众知晓,满足公众的知情权,这是非常必要的。”他认为热点事件之所以常常愈演愈烈,重要原因就是信息不对称,这个时候非常需要有客观、真实、准确、及时的信息,提供给公众作判断。

  在传统媒体时期,一个事件的发生到传播会有一个“黄金24小时”的概念,这通常是一份报纸的编辑、印刷、发行的周期;然后在网络时代初期,这个周期被压缩成为“黄金4小时”——一个地方发生重大事件,在4小时之后任何地方都会知晓;但在微博广泛应用之后,这个周期进一步被缩短,那就是微博时代的“黄金一小时”。

  “所以,我们也要求,一旦有突发事件,第一时间发布,当然越快越好。”不过,伍皓也强调,“一小时发布微博”也不能一刀切,因为省和市、城和乡都是不一样的,要考虑到具体情况,像云南这些地方,发生一个自然灾害之类的事,如果在一个偏远的小地方,可能就做不到一小时发布。

  “现在是传播的时代而非宣传的时代。”潘涛也对媒体表示,政务微博应注重效果,不仅要反应迅速,内容更要有针对性,表达方式也要与老百姓的语言合拍。而伍皓也强调,微博只是一种工具和手段,微博的重要特点在互动性,只有充分发挥这个特点,社会才能实现有效的沟通和互动。

  从“拼粉丝”到解决问题

  作为中国“政府微博第一人”,伍皓虽然曾经因活跃于网络而承受了不少压力,甚至一度关闭微博,但现在已是在新浪微博上拥有94万粉丝、腾讯微博上拥有477万粉丝的“意见领袖”。

  像他这样的官员不在少数。新浪微博公关部负责人员告诉本报记者,根据最新统计,在新浪微博开通且经实名认证的政务机构和政府官员数量已经过万,“政务部门和政府官员一般是结合热点事件参与讨论,新浪微博并不会对他们特别推荐。”

  据记者统计,新浪“政务、外宣类”微博前十名的粉丝数累计近500万。而在今年4月发布的中国首份《中国政务微博研究报告》(下称《报告》)中,“全国政府机构微博十强榜”主要是公安系统在腾讯网上的“平安微博”,截至本报昨晚发稿时,其前四名的粉丝总数超过1000万,前十名的粉丝总数近2000万。

  由伍皓主推的“微博云南”目前在新浪政务类微博,粉丝数以近92万仅次于“成都发布”,位列第二。在他看来,开微博不仅是为了粉丝数——虽然粉丝越多影响力越大,“关键是要把它办成公众平台,让公众参与,要能够解决实际问题。”伍皓举例说,“平安红河”微博只要遇到需要反映的问题或求助,就马上会启动一套机制,真正去解决这些问题。

  与不少勤于“编织”的官方或官员微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也有一些政府官博在开张后就难得更新,或者干脆成了“空壳”微博。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去年11月开通的“南京市体育局”,虽拥有24万的粉丝,但至今也才3条微博内容,且有两条还是最近几天才发布的。

  另据记者了解,由于开设微博已经成为大势所趋,甚至会成为一些系统内部考核与评比的标准,因此也有个别公权力部门管理微博的工作人员私下“拉”粉丝,甚至向某些“微博掮客”购买“粉丝”。对此,伍皓认为,不必刻意追求粉丝数量,“只要能帮助公众解决问题,受到公众的信任,自然而然粉丝数就会增多。”

  社会管理创新利器

  专业人士估计,不重复的微博用户已经有2.5亿,占全国网民数量(约为4.75亿)的一半,从这个角度而言,微博已经成为主流的媒体和平台。

  国际上的情况也相似。比如,美国政府在处置墨西哥湾漏油等重大灾害时,就直接使用过微博来发布信息,以避免多元传播造成的信息遗漏和误传。现实中,美国政府与Twitter、Facebook这类网络企业也确实有密切的协调沟通。

  “虽然此前也有官方媒体报道微博‘乱象丛生’,但现在已经不用担心微博会突然消失。”《报告》主笔、复旦大学张志安博士认为,现在微博正在健康成长,尤其是它对政府管理而言,依然是风险可控的媒介,“虽然微博上也会有一些挑战性的、抗争式的声音,但是政府部门也应该清楚,这并不是网民意见的全部,更不是民众意见的全部。”

  昨天《人民日报》在“人民时评”栏目上也发表评论《微博之力如何撬动现实》称:“面对公众通过微博介入公共事务、表达个人观点的‘不可逆转现象’,社会管理者的媒介素养尤显重要。”不仅如此,该评论还将微博从一个大众喜闻乐见的网络应用上升到另一个高度:社会管理创新离不开“虚拟社会”管理创新,越早认识到这一点,工作就会越主动。

  此前,伍皓在云南省委新闻发言人任上曾对本报记者说:“我们在率先做一些尝试,利用好新兴媒体。我们以后还会在这方面做一些探索,比如云南州市一级的新闻发布,也在利用这些渠道。”而现在他在红河履职后,更是力推各级政府部门开微博,尤其是公安系统的微博。现在,红河州即便是基层派出所也都开了微博。其中“平安红河”在新浪以及腾讯上的粉丝数总共已近20万。伍皓说,他们还在新华网、人民网、网易等都开了微博,同步更新,以面对各种网友群体。

  “政府部门如此,党政官员也如此,像一些县委书记、旅游局长也都开设微博。”正如伍皓所言,“现在已经不是在‘玩微博’,而是把它作为社会管理创新的手段。”他说,平时可能没事,一旦有事情,公众需要找到相关的官员,这就是很好的平台。

  不过,张志安博士告诉本报记者,目前政府微博的主要功能还是发布信息,基本上遵循“重报态度、慎报结论、再报进展”的原则,这也表明地方政府始终掌握着主动权,仍倾向于单向度发布信息,对于民众的质疑和询问,反馈还嫌不足,“倾听的姿态还是不够,目前微博有用但有限。”张志安认为,这种网络平台的搭建还需要现实体制机制的改革,才能最大化地发挥微博的作用。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