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版环渤海经济圈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06日 10:15 中国经济周刊

  滨海“一家人”

  “一个企业可以同时用塘沽的人力资源、用汉沽的能源、用天津港保税区的物流,这是多强大的团队!”

  《中国经济周刊》实习记者 李妍I天津报道

  坐在天津城际动车上,窗外的风景组成了一幕电影,每一个停下的站点,都可以看到“滨海新区”的宣传牌,蓝天、大海、高楼、港口……

  后排座位上的两位已经交上了朋友。“我是塘沽的。”“哦,我是汉沽的,都是一家人嘛!”

  “一家人”,这是人们提及并区时最习惯的表述。

  建立“高效”政府

  2009年11月,天津市委、市政府召开滨海新区管理体制改革动员大会。大会宣布:国务院批复同意天津市调整部分行政区划,撤销天津市塘沽区、汉沽区、大港区,设立天津市滨海新区,以原三个区的行政区域为滨海新区的行政区域。

  “当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三个区的领导不停在握手、拥抱。”一位参会的塘沽区管委会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回忆说,“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争议已久的管理机制冗繁问题终于得以破解。”

  在此之前,滨海新区的管理体制要画上几个树状图才能描述清楚,因为它包括塘沽区、汉沽区、大港区3个行政区,以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保税港区、生态城、旅游区等9个功能区,还有7个公安分局、5个工商局、6个国税局、5个地税局、6个法院机构和5个检察院机构。

  “别说外人搞不明白了,我们自己人都不一定理得清楚。”上述人士笑称,当时的滨海新区是“大区套小区,区中还有区”。“我们自嘲为‘联合国’,多国协商办事。”

  “协商”的弊端是难以统一步调。

  “一锅粥啊!”该人士感慨,“当时各区的总体规划由天津市审批,控制性详规由各区自行审批,项目和土地按权限分别由市主管部门和各区审批,产业难以聚集,功能区和行政区也难以分界。”

  于是,启动多年的滨海新区一直深陷于管理体制不畅的泥潭,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上层建筑的掣肘效应越发明显。

  “改革是根本动力,不改革,没有出路!”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表明了决心。终于,“最彻底”的改革方案在千呼万唤下诞生——经国务院同意,滨海新区将建立区政府,形成统一的行政架构,塘沽、汉沽、大港合并为滨海行政区的下辖区域,分别成立工委和管委会。

  至此,已经酝酿了15年的体制改革终于破冰,滨海新区掀起了机构和人事巨震:同级机构大幅精简、行政编制大量减少、行政区和功能区管理机构分离……

  沉疴已除,“精干”的新区政府将拥有更多的权责,同时,它也必将承载更多的期望。

  “新区的事在新区办”,“凡新区能办的事,支持先行先试”,天津市市长黄兴国表示:“赋予新区更大的自主发展权、自主改革权、自主创新权。”

  从此,塘沽、汉沽、大港成为了“滨海一家”。

  “三区辐射地域面积2000多平方公里,全境常住人口147万,此次调整力度之大为国内沿海区域所罕见。”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周立群教授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感慨道。

  津版“环渤海经济圈”

  并区后,塘沽、汉沽、大港的环渤海港口连成了一片,产业聚集效应和规模效应很快显现出来。

  仅以塘沽区北塘街为例。三年前,北塘人还以打鱼为生,贩卖零散海货,早晚经营集市。而现在,这里是著名的海鲜港和旅游区。

  在沿海码头上,上百个由集装箱改造的“商铺”连成了串。

  “每天都特别热闹,到了周末,人多得都挤不动。”坐在商铺——同时也是自家门口的老板娘告诉记者,这个码头主要卖鲅鱼、海茸、墨斗、八爪鱼、海贝等“稀罕物”。“我们这儿不卖小鱼小虾。”老板娘强调。

  “现在的渔民都只做买卖不下海了,下海的都是大船。”她一指,上百艘大小各异的船艇停靠在码头边,红旗招展。“那是专门打鱼的船,下海范围、网眼大小、打鱼时间都有规定的。”

  据这位老板娘介绍,附近的十几个码头都“各有分工”,“卖的海货都不一样”。“这样才能形成规模,价格统一,定位明确。”老板娘很内行地介绍道,“不像以前,鱼啊虾啊的都一起论斤称,根本卖不出价来。”

  北塘经济区管委会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介绍说,并区前各区域相对独立,各自为政的局面导致不同程度的重复建设和产业雷同,“竞争大于合作”。

  而现在,“整个渤海湾都在搞‘码头经济’,并区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在合作的基础上再分工,明确各自定位,最终实现集体共赢。”

  在码头正对面,是当地政府就地取材,用经过密封和加固处理的集装箱搭建成的“海鲜城”。

  错落有致的架构、干净漂亮的玻璃门窗、搭满阳伞的前街、时尚的涂鸦墙……还有露台,客人坐在上面,可以看到整片海景。

  并区后,北塘的“功能区效应”大于“行政区效应”。

  “北塘与周边多个街道合作,共同打造两大知名旅游品牌——‘北塘海鲜’和‘做一日渔民’,以后要让人们听见北塘两个字就想到美味的海鲜和悠闲的渔民生活。”上述管委会人士说。

  当地著名的“北塘小镇”也将于“十一”开门营业。“这是滨海新区‘十大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北塘未来的旅游胜地。”该人士介绍说。

  北塘小镇占地45公顷,如今已经可以看到明清风格的城门和初具雏形的廊檐勾角,炮台营楼座的主体也已封顶,东区沿河会所正在精装修,凤凰街局部建筑及酒吧街大部分主体也已清晰可见。

  “北塘小镇营业后肯定能带动周边经济的快速发展,其辐射效应将非常大,甚至成为整个渤海湾的核心点。”北塘经济区管委会人士说。

  人+能源+物流=吸金

  在并区前,功能区拥有财力优势,但不掌握土地等要素,行政区拥有土地资源,但缺乏财力支撑。

  因此,“土地、资金、人才、技术等生产要素流动不畅,影响了新区的整体竞争力,大量的内耗损伤了对外招商引资的能力。”塘沽区管委会一位工作人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说,并区后的滨海新区在资源利用上充分体现了“抱团”优势,形成了合力。

  “世界500强企业中有70多家在滨海新区投资,这里已经成为外商投资回报率最高的地区之一。”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滨海新区内优势互补、共同发展的格局已经形成。

  “一个企业可以同时用塘沽的人力资源、用汉沽的能源、用天津港保税区的物流,这是多强大的团队!”

  在汉沽,已经形成了以海洋化工为主体的产业基础,拥有“天工”、“芦花”、“津脂”、“飞鱼”等一批在国内外市场上知名的工业品牌,全区共有工业企业300余家。

  “汉沽的制盐、化工、轻纺、机械加工等都做得很成熟了,可以为企业提供厚实的产业基础,所以成为重要的能源基地和制造基地。”富士康(天津)科技集团人士表示,“塘沽的人力资源和环境都非常好,而且有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天津港保税区和国家级海洋高新技术开发区,很多企业都在塘沽设置了总部。”

  在塘沽,钉子厂、水泥厂、煤场等被一栋栋高档写字楼取而代之,临海的村镇也变成了别墅区,有办公用的,也有住宅用的,全部沿袭了老北塘的四合院风格,红顶白墙,一圈整齐的木栅栏。

  沿着宽阔的双向道行驶,很快就能看到“大牌林立”的经济开发区,斯坦雷电气公司、诺和诺德、诺维信、霍尼韦尔、雀巢……

  “都是投资的企业建的办公地。”附近的村民介绍说。路边大大的展板也红得耀眼,“临海办公——迎着海风享受后现代生活”。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