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恩宁路改造:先拆迁后规划酿成永久之痛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14日 10:15 金羊网-羊城晚报
广州恩宁路改造:先拆迁后规划酿成永久之痛
一位老街坊伤感地在一座将拆的旧房外徘徊 羊城晚报记者 郑迅摄

  ■关注恩宁路新规划

  新规划引来老街坊一声叹:为何来得这么晚?各路专家反思恩宁路改造———

  先拆迁后规划酿成永久之痛

  羊城晚报记者 吕楠芳

  随着各家媒体对恩宁路最新控规全面铺开报道,公众对此次广州旧城改造的宏图大计有了进一步了解。值得关注的是,恩宁路具体规划还在不断深化,征收工作却早已开展,规划一变,早期搬迁出去的恩宁路街坊心里又不痛快了:之前说要拆的地方,如今要保留,然而人已去,楼或空或拆,老街坊只能望新规划而叹息。

  一直密切关注恩宁路改造项目的广州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历史文化保护专家杨宏烈表示十分遗憾,“先拆迁后规划,造成恩宁路永久的痛,值得广州旧城改造工作吸取教训。”

  恩宁路既被视为广州旧城改造的先行点,能为广州留下了哪些经验呢?

  批政府工作:

  先拆迁后规划 决策很不成熟

  恩宁路地段不少历史建筑已经被拆得面目全非,一纸迟来的保护规划对它们意义全无。面对这样的事实,杨宏烈直言,政府部门应为此付出代价。“还没做好规划,就跑到香港招商,就开始拆迁赶人,边施工边设计,这是政府决策不成熟的表现,以至于恩宁路的改造问题打了五六年的拉锯战。”杨宏烈曾经数次前往荔湾区规划局,希望看到具体相关的规划图,但此前版本多是支持拆迁,保护意识极为薄弱,相比之下,新规划有了很大的进步。杨宏烈认为,这都是居民、志愿者、专家以及媒体努力的结果。

  杨宏烈介绍,对于历史地段的开发,国际上早已确立了相关原则,即先研究再规划,先调查民意再做决策,先保护再改造,先考虑民众利益再考虑政府盈亏。

  中山大学教授、博导、广州知名城市规划师袁奇峰形容恩宁路的改造过程是“先搞了———搁浅了———改变思路———成为残局”。他认为“恩宁路改造对以后行政有好处,政府思路不能够不连贯”。

  挺政策公开:

  今后旧城改造 请让公众参与

  “不论是政府、开发商、居民还是专家学者,都应该从恩宁路事件上思考更多的问题。联系到整个旧城改造,普遍存在补偿标准多变、规划政策多变的毛病,这使得居民忐忑难安,改造工作必然受阻。”杨宏烈认为,今后涉及与居民利益、历史文化保护息息相关的旧城改造工作,必须保证规划的公众参与性以及政策的公开性。

  袁奇峰认为,除了“保护名城’的既定目标,在目前房改清晰了住宅产权的背景下,旧城改造显然应该以和谐为导向。他说:“其实恩宁路在媒体关注、市民参与保护下能有现在这样一个结果,是因为广州有大规模新区拓展,市政府土地财政已经有出路。”

  论文化保护:

  善待历史建筑 尽快公布名录

  吉祥坊9、11-1、11、13、15、17号,被列入恩宁路建议保留历史建筑名单,但是,目前已成为一堆瓦砾。“那些地方应该连片保护的,都是民国的民居,而且质量非常好,值得连片留下来”,在拆除前曾实地考察过其历史文化价值的广州大学岭南建筑所所长汤国华说,可惜它们在2年前被拆除了。

  “如何保护好这些文化肌理,就是要深入调查分析研究,所以,没有详细、完整的规划就拆迁是不对的,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正确的旧城改造程序应该是先对旧有建筑做调研,确定保护建筑,哪些可以拆,哪些不能拆,然后再针对可以拆的部分制定规划,吸取各界对规划的意见,修改确定之后,才能开始拆迁。”身为恩宁路改造项目顾问小组成员之一的汤国华认为,现在的程序完全是反的,先拆,再规划,规划完了发现有人反对,再改,把一个旧城改造的时间越拖越长,最终是拆了房子成废墟,留下来的房子迟迟得不到保护,也日渐破败。

  在广州还有大量像恩宁路街区内的历史建筑,如恩宁路昌华街的民国洋楼、朝天路、中山六路等周边的民国华侨房等,汤国华表示,广州正进入大规模旧城改造时期,为避免出现恩宁路前期规划中大拆大建的失误,市政府就应尽快公布历史建筑名录。

  谈经济平衡:

  别再匆忙上阵 没钱就宁可等

  旧城改造应该由谁筹资?完全靠政府似乎不大可行。对此,袁奇峰表示,没财力,宁可等。袁奇峰认为,当公共财政有一定实力时,可以实施民办公助;现在没有能力,不等于将来没有能力,所以旧城改造宁可等。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