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城】成都:一个特大城市的“瘦身”之道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19日 10:19 四川在线-四川日报

  2010年成都市常住人口已达1404.76万人,成为人口“第四城”,“大城市病”也随之而来——

  7月11日“世界人口日”的主题被定为“70亿人的世界”,到2011年10月,全球人口将达到70亿。

  根据最新发布的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2010年成都市常住人口已达1404.76万人,10年净增加293.91万人,其中,主城区常住人口达529.54万人,10年净增加182.49万人。新增加的数字显示出城市发展进程中的经济活力,但快速增加的人口所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已引发各界的关注和思考。

  有专家指出,中国对城市的管理应该进入一个全新模式,对待外来人口的管理应该站在以人为本的角度,强调城市的宜居性。在城乡统筹路径和“世界现代田园城市”的定位下,成都能否给出较为科学的解答?

  □本报记者 颜婧

  人口之“重”

  来了就不想走

  29岁的张雪丹老家在彭山农村,目前租住在成都市金牛区“一品天下”附近。在成都工作6年,她在一个外贸公司做到了主管职务。张雪丹说,最近忙着看楼盘,在成都安家已成为“理所当然的计划”。多年来的融入,让她几乎没有眉山口音。

  张雪丹是庞大群体中的一员——与曾经的流动人口一心只想 “打工”的心态不同,不少从二级城市及农村来蓉的青年,已经不再打算挣钱回家修房子,而更愿意当一个真正的成都人。

  数据显示,2010年,成都全市常住人口总数达1404.76万人,位居全国各大城市第四,居重庆、上海、北京之后,排副省级城市首位。全市户籍人口为1149.1万人,按照这个数字,可以算出外来人口数量将近300万人。

  毫无疑问,成都已属于典型的超大城市。西南交通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戴宾分析,“2005年比2000年新增了111万人,而2010年比2005年新增了183万人,这表明成都市对人口的吸纳速度还在加快。与此同时,成都二圈层10年新增人口113万人,表明成都城市人口的向心集聚和离心扩散在同时进行。”

  “成都人口数字的变化,表明我省的经济社会活动仍是向空间上的少数点上集聚。”戴宾认为,四川缺少100—2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这就进一步强化了成都的中心地位,使得全省的人口、产业、资本、技术等各类要素向成都高度集中。

  此外,成都从2003年开始实施城乡一体化改革,一直致力于打破城乡分隔的二元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推行一元化的户籍制度,促进包括人口在内的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在全省范围内吸纳一大批农村转移就业劳动力。而员工基数很大的仁宝、富士康等企业相继落户成都,短期内就有成千上万人进出。

  而大城市集聚了更优质的公共资源,更是吸引流动人口“来了就不想走”的主要原因。

  城市之“忧”

  质量如何超越速度

  规模较大的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更容易获得规模经济效应,容易吸引企业的投资取向。但另一方面,外来人口也给城市带来环境、电网、自来水、交通甚至房价、社会治安等问题,“最近微博上有个段子:‘九眼桥的闹,人南路的堵,红星路上开车很烦躁’,这说明人很集中,面对资源大家用的时候都用,不用的时候都不用,压力极大。”

  那么,成都究竟能够承载多少人口?

  成都市统计局相关人士认为,这需要综合土地、水、大气等资源所决定的环境容量进行科学测算。戴宾分析,以成都目前中心城市的人口密度11388人/平方公里及最高值即14451人/平方公里的武侯区来看,密度并不算高,“按照国外大城市发展的经验,中心城区比较合理的人口密度应该保持在2.1万人/平方公里左右,密度太高过于拥挤,太低则不利于商业发展。”

  纵观我国60多年的城市化历程,外来人口对城市的贡献越来越大,“已经没有拦阻外来人口往城市集中的理由,而是应该如何为城市的人口服务。”戴宾说。

  “大城市”不应只看有多少人口居住,而是要看这里面的人生活质量高不高——采访中,记者多次听到这一观点。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人口快速向中心城市聚集、城市资源日益紧缺的同时,英国、法国、德国及美国都在打造自己的“田园城市”。

  目前,成都正以“世界现代田园城市”为目标努力进行城市建设。戴宾认为,统筹城乡让成都有效地提高了城镇化水平,为大规模转移农村人口提供了有效的平台和载体,用产业聚集和城乡互动来支撑和推动城镇发展。他认为,“统筹城乡之路有望让城市和农村找到和谐点,成为优化当下中国城市化路径的生动实践。”

  创新之“举”

  大都市区理念给大城市“减压”

  如何通过深入的实践,为城市化路径提供更多的清晰思路和创新举措,已成为多方的期待。

  7月,位于金堂的成都·中国节能环保产业城投产已有大半年,节能环保产业城方面的人士坦言,作为成都的三圈层,其产业空间和人口承载力远未饱和,但必须避开走以前那种高耗能、高污染、低附加值的道路。

  专家指出,一方面要提升城市的宜居性,另一方面也要促进人口的空间均衡,“一些街道和社区人口密度达到6-8万人/平方公里,大型商业设施、大型公共服务设施过于集中在城市核心区,出现了服务功能过度重叠的弊端。”因此,成都目前迫切需要合理疏解局部区域过密的人口,加快次级商业中心和次级公共服务中心的建设。

  此外,成都中近郊的郫县、温江、新都人口密度都已超过我国设定的1500人/平方公里的城市地域标准,“这说明成都已不是一个仅有中心城区的单体城市,而是以中心城区为核心、连同周边具有较高城市化水平的地域组成的大都市区。”

  要合理避免成都也患上北上广的诸多“城市病”,成都市统计局相关人士表示,从全省的角度来说,应完善我省城市规模等级体系,优先培育一批大城市、特大城市,使之成为我省新型城镇化的重要载体,促进我省人口的合理分布,减轻人口过快增长给成都带来的压力。

  戴宾认为,成都需要树立大都市区的发展理念,加快形成多中心、组团式、网络化的城市空间结构,统筹协调城镇、产业、人口、基础设施、生态环境的空间布局,促进人口的合理集聚和空间均衡。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