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城市带来排水难 南京试用“生态草砖”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21日 10:47 现代快报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硬质化的路面,这让城市在暴雨面前变得脆弱,加剧了城市内涝。”快报记者采访中,多位生态专家和排水专家指出:大量封闭无法自由“呼吸”的地表,使得城市患上了“富贵病”:原本雨水到处都可以往土壤里自然渗透,现在只能在路面上汇成一条条“小河”,往容量有限的下水道里挤。专家提出:除了城市管网提档升级之外,也要让城市土壤自由呼吸,并且多种些蓄水能力强的树木。

  通常情况,应有一半降水渗入地表成地下水。但如果在地表完全封闭的情况下,土壤最多只能吸收10%的降水,这就加大了排水管网的压力。

  原本是泄洪通道的河流,一条条消失。据不完全统计,十多年来,南京消失的城市河流多达20条,全长超过15公里。

  树木可以截雨,就连落叶也能吸水,然而城区的大树生存空间已非常局促,落叶更是直接就扫走了,这就减弱了树木的天然蓄水能力。

  土壤“水库”功能被破坏

  “大洋百货门口,像大洋;淮海路就是海;珠江路是条江;清溪路就是条溪……名字都是哪个起的,太有预见性了!”网友调侃的话,概括出一场罕见急雨之后,南京多条道路被淹的情形。

  从安徽来宁打工的陈阿姨觉得很奇怪:城里到处都是宽敞平整的柏油马路,这么现代化的地方,怎么遇到暴雨就到处淹成这样?

  专家说,正是因为城市地表大面积硬质化,渗透能力差,加剧了城市内涝。南京的土壤压实现象非常严重,导致无法发挥原有的“水库”调蓄作用。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员、博导张甘霖做过研究:通常情况下,应该约有一半降水渗入地表成地下水,一半排入河道。但如果是在完全封闭的地表条件下,土壤最多只能吸收10%的降水。

  像南京这样的城市,绝大部分地表都被不透水的水泥、柏油层覆盖,雨水渗透不下去,只有转化为地表径流,淌进下水道。当遇到前天这样的暴雨时,排水管道的能力难以满足短时间内大量地表径流的排泄,就形成了内涝。大面积的硬质地面,一方面导致路面排水难;另一方面,下面的土壤也得不到滋润,地下水得不到补充。

  南京已开始用生态草砖

  南京市住建委有关人士告诉记者,这两年,南京在城市建设中其实也已开始重视这个问题,一些广场、人行道开始使用透水混凝土,停车的地方用镂空的生态草砖。但快车道上,目前主要还是采用不透水材质。他介绍,对于传统沥青路面来说,不透水其实是个重要指标,因为如果路面容易渗透,很快就会出现坑坑洼洼,影响通行。“这场大雨就会造成不少路段出现小的坑洞,造成路面不平整。”不过,他也透露,南京在河西一小段高架桥上,用透水材料已经做了试验段,效果怎么样现在还不太清楚。

  多种大树,也是水利工程

  绿化对城市防洪排涝也有重要作用。

  南京林业大学专家曾经给南京树木截雨能力排了一个名次:玄武湖银杏>灵谷寺栎林>下蜀林场栎林>清凉山枫香桂花树>南林大树木园朴树>栖霞山枫林。

  6个采样点的有效拦蓄量最低为8.78吨/公顷,玄武湖公园的有效拦蓄量最大,达到18.28吨/公顷,平均有效拦蓄量为15.06吨/公顷,相当于1.51毫米的降水。专家告诉记者,这个调查表明,不仅树木能吸水,一下雨,落叶也成了一块块海绵,最大程度地吸收水分。专家解释,“落叶”不仅包括我们见到的一片片枯叶,还包括凋落物已分解成碎屑或高度分解后形成的物质。枯落物层的吸水能力很强,吸水量一般为自重的2~4倍。

  然而,城区的大树受到环境影响,自身的生存空间已然非常局促,落叶更是直接就扫走了。这也减弱了树木的天然蓄水能力。多条河流消失,泄洪梗阻南京城区,原本是个河塘沟渠密布的地方,然而,在城市建设中,原本是泄洪通道的河流一条条消失,可以起到蓄水缓解作用的水塘、小湖泊等更是越来越少。

  打开现在的南京地图,你会发现,很多地方的蓝色河道线已是断断续续。据不完全统计,近十多年来南京消失的城市河流多达20条,全长超过15公里。就拿惠民大道来说,现在的马路下面就是内秦淮河在城北地区的主要支流惠民河,过去,这一片区的雨水主要就是通过惠民河往长江排放。1998年被填埋,建起了路。

  专家介绍,天然排水生态系统是任何人工手段都无法比拟的。一些小池塘、小湖泊,也相当于蓄水池,当暴雨来临时,它们可以起到分流缓解的作用。这些河塘沟渠被填之后,收水量和速度已远远下降。被填河的地方,往往也是易淹水的“重灾区”,而流淌在地下的暗河,早已失去河流的功能,只是一条臭水沟而已。

  “能不能把一些暗河再恢复呢?”市民赵先生说,首尔的清溪川原本也被埋成了地下臭水沟,李明博任市长时下了很大的决心拆高架,复原了清溪川,这项工程改变了整个首尔的城市风貌。南京能否也重新打开暗河的“盖子”,让它们重现天日? (孙兰兰 )

  他山之石

  德国80%的城市地面采用透水材料

  既然城市路面硬化导致排水管道压力过大,加剧内涝。有市民提出建议:城市里的路面,能不能多用些透水材料,直接消化路面的雨水,补充地下水,同时也减轻市政排水压力。

  在德国,即使再大的雨,也很少见到路面积水。这与城市80%的地面改用透水地面有关。德国的市政根据不同区域铺就不同的透水路面。人行道、步行街、自行车道、郊区道路等受压不大的地方,采用透水性地砖;自行车存放地和停车场的地面,会选择有孔的混凝土砖,并在砖孔中用土填充,有利于杂草生长,从而使地面的40%有绿化功能;居民区、公园和街头广场选用实心砖,但砖与砖之间会留出空隙。道路两边还修有引流暴雨的沟壑。

  地铁口水直灌 为何不建玻璃房

  地铁解释:原因有两个

  “眼看水直往里灌,电梯也是毫无遮挡,就算是室外的,这样也影响使用寿命。”近日,有市民在“南京网络问政”上询问:“这地铁站口上方为何不搭建遮阳遮雨的玻璃房呢?”昨天,地铁部门正式回应,地铁车站部分出入口采用敞口形式是有原因的,并不是因为舍不得钱。

  这两天大雨,很多敞开式的地铁站口雨水倒灌,楼梯上水哗哗往下淌,被网友戏称“瀑布”。“其实我觉得很奇怪,也不明白,就拿集庆门大街站来说,这个站有7个站口,仅有6号站口是搭建了遮阳玻璃房。我想,如果全部搭建了遮阳玻璃房,不仅遮阳挡风雨,而且还能美化街头市容市貌。否则,那光秃秃的一个站口多难看呀!既然建了,为何不能建得美观大方又让乘客进出口时舒服点呢?马都买了,这马鞍还舍不得花钱买呀!多么不协调呀!……”日前,就有市民将此建议发到了“南京网络问政”上。昨天,地铁表示有苦衷。

  地铁称, 南京地铁车站出入口建设原则上尽量采用有盖(雨棚)形式,以方便运营管理和乘客使用,但目前投入使用的地铁车站出入口仍有相当一部分采用敞口形式,原因主要有两个:

  (1)规划部门从保护城市景观角度提出的建设要求,如汉中门广场、西安门广场、下马坊公园内出入口采取敞口是为了减少对文物古迹的视线遮挡,维持南京特有的文化氛围;

  (2)地铁沿线用地产权单位的要求,地铁二号线建设占用了部分沿街单位的用地,这些单位已给予地铁建设一定的支持,因此地铁在建设中也尊重土地产权单位的意见,尽量减少对其沿街立面的影响,承诺出入口采用敞口形式,如明故宫站占用部队用地、南航用地,大行宫站占用南图、江宁织造府用地,雨润大街站位于明基医院前的出入口附近、苜蓿园大街站位于中山陵服务中心前出入口等就是基于这类原因采用敞口形式。

  不过,地铁表示,市政设施的出入口采用敞口形式非常普遍,如南京市地下过街通道出人口基本都采用敞口形式,市民也基本适应和认可了这种出入口形式。但是,对于敞口出入口可能出现的问题,他们也相当重视,在建设中已采取措施,如楼梯台阶面层采用火烧面防滑石材、楼梯侧面设水槽、通道口布设截水沟和排水箅子、选择防水型扶梯等;地铁运营部门在雨天也采取铺草垫、及时扫水等措施,减少对市民出行的影响。“出入口采用敞口对地铁运管管理、市民使用确实带来一定的不便,在今后地铁新线的建设中,我们将尽最大可能与沿线用地单位协商,并与规划、园林等城市管理部门做好沟通,减少敞口出入口数量,让市民更满意。”(毛丽萍)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