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提出重庆建道德高地 称和谐不是管出来的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25日 09:59 重庆晨报

  据重庆日报消息 20至21日,中共重庆市委召开三届九次全委会,贯彻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和胡锦涛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精神,研究缩小贫富、城乡、区域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目标、思路和政策措施,并审议通过了《关于<中共重庆市委关于缩小三个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决定>的决议》。

  市委书记薄熙来作主题报告,市委副书记、市长黄奇帆作《决定(讨论稿)》的说明,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光国、市政协主席邢元敏出席了会议。市委副书记张轩主持会议。

  第一次全体会议上,黄奇帆就《决定(讨论稿)》作说明。

  市委决定将缩小三个差距作为本次全委会主题,主要基于四点战略性考虑:一是走共同富裕道路的本质要求。改革开放30多年,我们在做大“蛋糕”方面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然而“蛋糕”始终没有切分好,我们若能系统解决这个问题,走好民生导向发展路子,就能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一个“范本”。二是全面落实“314”总体部署的题中之义。重庆发展已呈现出“加快”、“率先”之势,但三个差距问题得到解决,才意味着我们全面完成了“314”总体部署。三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必然选择。重庆投资率已高达80%,寄望长久性地“高投资、高增长”并不现实,必须通过缩小三个差距,推动经济增长向内需拉动特别是消费拉动转型。四是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迫切需要。这些年,我们全面建设“五个重庆”,务实推进“民生十条”,解决了老百姓关切的一大批民生问题,但城乡二元结构矛盾依然突出,社会建设欠账还很多,居民收入差距还很大。我们必须抓紧解决这些突出矛盾和问题,让发展更多地体现共富与公平,不断增强老百姓的幸福感。

  黄奇帆说,市委促进共同富裕的主要目标是,到2015年,全市经济总量与居民收入同步倍增,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缩小到2.5:1左右,“圈翼”发展差距缩小到2:1左右,基尼系数缩小到0.35左右,基本建成西部地区重要增长极、长江上游地区经济中心和城乡统筹发展的直辖市,在西部地区率先实现全面小康。为此,市委将出台12条重点举措,努力实现充分就业,鼓励创业富民,增加农民收入特别是财产性收入,提高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发挥国企调节作用,推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支持区县发展和扶贫开发。

  黄奇帆同志就《决定(讨论稿)》作了说明后,薄熙来书记以《缩小三个差距,走共同富裕道路》为题,向大会作了主题报告。

  把经济规模做大的榜样很多,但缩小差距,实现共富,还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学

  薄熙来说,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市委对《决定》反复修改,从1万多字压缩到4000多字,简明扼要、直奔主题,但含金量很高,总投入有1万多亿。我们不能讲空话、放空炮,要言出法随、说到做到,要让大家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形成一个真正管用的稿子。

  薄熙来说,共同富裕是一个很大、很难的题目。现在,把经济规模做大的榜样很多,但缩小三个差距、实现共同富裕,还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学。小平同志有句关键的话:“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这真是至理名言。锦涛总书记在今年的“七一”讲话中,特别强调要“坚定不移走共同富裕道路”,这对于我们发展“三大成就”、经受“四个考验”、避免“四个危险”,都具有重大意义。我们这次全委会,就是要仔细贯彻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

  薄熙来说,“十七大”以来,重庆多次全委会都和“共同富裕”的大题目密切相连。每次全委会都在为“共同富裕”做铺垫。在一系列问题初见成效之后,这次全会就明确提出了“缩小三个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主题,最终来攻克这个大堡垒,向它发起总攻,这就是我们的工作逻辑!

  30年后再来复习小平同志的讲话,真感其高瞻远瞩,通观全局,讲问题入木三分

  薄熙来说,改革开放初期,小平同志就指出:“在改革中我们始终坚持两条根本原则,一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为主体,一是共同富裕。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也正是为了带动越来越多的人富裕起来,达到共同富裕的目的。”他特别指出:“即使百分之五十一的人先富裕起来了,还有百分之四十九,也就是六亿多人仍处于贫困之中,也不会有稳定。中国搞资本主义行不通,只有搞社会主义,实现共同富裕社会,才能稳定,才能发展。”30年后再来复习小平同志的讲话,真感其高瞻远瞩,通观全局,讲问题入木三分!

  薄熙来说,直辖以来,中央给重庆交办“四件大事”、明确“314”总体部署,都有缩小“三个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要求。江泽民同志提出百万移民、农村扶贫、振兴老工业基地、生态环境建设“四件大事”,件件关系到我市城乡居民生产生活,关系到缩小“三个差距”。锦涛总书记对重庆发展作出“314”总体部署,其中的三大定位和一大目标,建成“西部地区重要增长极”和“长江上游经济中心”,讲的是缩小东西两大区域差距问题;建设“城乡统筹发展的直辖市”,就是要缩小城乡差距;“在西部地区率先实现全面建设小康”,就是要求重庆率先实现“共同富裕”,他们的思想一脉相承,既要发展,也要共同富裕,而且坚定不移!

  上有中央明令,下有百姓渴望;前有领袖的预言,后有“两极分化”的风险;一定要打好这个攻坚战

  薄熙来说,重庆这些年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为改善民生、缩小差距,想了不少办法,做了一些事情。我们既把改善民生作为发展的目的,也将其作为发展的动力,走“民生”路、念“共富”经,初步走出了一条促进“共同富裕”的路子。现在有些人,只把共同富裕作为发展的起点和归宿,我以为,这还不够。“共同富裕”不仅是理想,也是动力;不仅是“起点”和“归宿”,而且贯彻于发展的全过程,是科学发展的动力和活力。

  薄熙来说,围绕共同富裕,市委、市府抓了一系列工作,人大推出了“代表在行动”,政协“800委员助推发展”,市纪委还搞了“三项治理”。“五个重庆”建设、“十大民生”、“打黑除恶”、“唱读讲传”、“三进三同”、“结穷亲”、“大下访”、“三项治理”等活动,均与“民生”密切相关。

  薄熙来说,当前,共同富裕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万众关注、众目睽睽。可以说,上有中央明令,下有百姓渴望;前有领袖的预言,后有“两极分化”的风险;而我们既有一定的工作基础,又有不进则退、不治则乱的压力。决不能只是少数人百万、千万地发家暴富,而工农大众却没份儿!现在重庆形势不错,但如果贫富差距扩大,咱经济规模再大,人民群众也不会买账!大家会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所以我们一定要下决心打好这个攻坚战!

  直辖以来,历任书记、市长都高度重视改善民生,带领一班人办了不少实事

  薄熙来说,一个地方的发展,是一个连续的、承前启后的连续过程。直辖以来,历届市委、市政府,团结带领全市人民,顽强拼搏,艰苦奋斗,一茬儿接一茬儿干下来,走到今天确实不易。这14年,重庆经济大发展,民生大改善,GDP从1500多亿到7890亿,增长了4倍,人均GDP迈上4000美元;财政收入从118亿增至1991亿;进出口、利用外资、工业产值都有长足的进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5300元增至17500元;农民人均纯收入从1690元增至5270元。经济、民生的发展变化都是显而易见的。

  薄熙来说,直辖以来,历任书记、市长都高度重视民生,带领市委、市府一班人办了不少实事,为缩小差距打下了重要基础。当年德邻、国强同志就提出了“富民”的口号;我们现在大力推进扶贫和库区后续工作,当年德邻、国强、镇东、汪洋同志都推出了整村扶贫、易地扶贫、库区安稳致富的任务,汪洋、鸿举同志还定下了“一圈”带“两翼”的举措;我们今天交通建设特别是高速公路的辉煌,离不开镇东同志当年的提速规划;我们今天能够甩开膀子大规模建设公租房,也得力于当年镇东、鸿举组建土地储备中心储备了大量土地资源;我们今天进行的户籍改革,又特别得力于当年汪洋同志拿下的“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这块牌子,使我们有了先行先试的机会。

  只要静下心来,搞点社会调查就会发现,三个差距已经不小了,需要高度重视

  薄熙来说,近年来,重庆经济、民生虽有很大发展,但“三个差距”仍很明显,有些还在拉大。贫富差距方面,按国际标准,基尼系数的合理范围是0.3-0.4,重庆为0.42。重庆还有城乡低保人口170多万,是北京的9倍、天津的8倍、上海的16倍。按国际标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合理范围是2:1,而重庆从1997年的3.1:1已扩大到目前的3.3:1。咱农村贫困人口140万,还有200多万60岁以上空巢老人,110多万留守儿童。在区域上,“两翼”还有14个国贫县,1600多个贫困村。在股票、存款、住房等方面,重庆主城20%的家庭拥有2套以上住房,还有人拥有3套、4套的豪宅,而近30%的家庭无自有住房。只要静下心来,搞点社会调查就会发现,三个差距已经不小了,需要高度重视。

  薄熙来说,“三个差距”不符合科学发展观,差距拉大会给社会造成很大危害。群体性事件的产生,多数涉及经济利益,不少与贫富差距有关。如果搞好民生,缩小差距,就能防患于未然。当年我们党之所以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得人心、得天下,就是由于始终与人民“同甘共苦”,官兵一致、军民一致,这是我们制胜的法宝。今天也绝不能丢了这个法宝。

  如果贫富分化,富人有钱没处花;百姓有急用却没钱花、不敢花;这样矛盾的消费状态,经济自然会大受影响

  薄熙来说,“三个差距”拉大,会遏制社会消费,内需难以启动。如果贫富分化,富人有钱没处花;百姓有急用却没钱花、不敢花;这样矛盾的消费状态,经济自然会大受影响。过去30多年,低成本劳动力为经济快速增长做出了巨大贡献,但这不仅在经济上难以持续,也将带来道义上的后果。过去中国人均GDP七八百美元,现在已是几千美元了,还照一二十年前的作法是不行的,于情于理也说不通。企业长期依赖廉价劳力搞加工贸易,也缺乏自主创新的动力。伴随着国内外经济的进步,这种落后的发展方式已经越来越行不通,走不动了。

  为民“谋利益”是实的,不是虚的,首先就要在分配问题上倾向于大众

  薄熙来说,三个差距,特别是贫富差距拉大,会导致人心涣散,侵蚀党的执政基础。小平同志曾严肃指出,“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了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我党的执政基础是工农大众。90年来,广大群众之所以愿意跟党走,就是因为我们党一直为人民大众谋利益。而为民“谋利益”是实的,不是虚的,首先就要在分配问题上倾向于人民大众,实实在在为人民大众着想,要注重劳动的价值。如果任由差距拉大、甚至两极分化,人们自然会怀疑党的政策,随之人心涣散。存在决定意识,分配决定生存条件。这些年一些国家的群体性事件、以至动乱,背后的原因不少是贫富差距过大,值得我们反思。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