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三畏:厦门副市长称德国上网不便为低水平谎言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02日 12:41 南方人物周刊

  今天的官员要想颠倒黑白地拿“国际惯例”来忽悠,还得增加一点技术含量

  7月9日,厦门副市长臧杰斌先生在厦门市“文明办网文明上网经验交流会”上,报告他的“德国考察成果”时说——

  “德国那个普通老百姓啊,要上这个互联网,非常非常难!……很多人攻击说我们大陆啊,我们政府啊,对新闻封锁,对意识形态管得太严,其实不是这样,西方人对这个意识形态,对这种新新媒体,它的管理远远超过我们。应该说我们的国家,是非常文明、非常民主的国家,大家应该感到很幸福。我们现在上互联网很简单,在那里要经过很多很多的审批途径,很多渠道,而且费用很高。”

  臧副市长讲话的文字原貌大致如此(省略号代表口语中不必要的几处重复)。但还有一种精髓,是这段精湛的文字所不能传达的,那便是副市长的语重心长,一脸诚恳。不过,这是一个非常低水平的谎言。讨论这样的话题,是令人沮丧的。

  听那个会议的名字,臧副市长的听众,应该有“办网”的,也有“上网”的,副市长如此敢讲,如果当时全都忍住了笑或者忍住了骂,那一定是因为副市长的气场,否则,换了何三畏去讲那段话,要不当场更正、道歉,恐怕不行——说白了,这样讲话不仅侮辱了听众的人格,还侮辱了听众的智商。

  事情原本就是清楚的,澄清的过程就是笑骂的过程。所有的信息都表明,在德国,家庭网络申请即可安装,不需要官方机构审批,可以选择的公司比中国多得多,网速比中国快得多,相对价格也比中国便宜。德国网络也有被禁止的内容,比如否定纳粹大屠杀、纳粹的标志。但这是依法禁止,不是网站私藏的敏感词……顺便说一下,早在2007年《人民日报》就以赞赏的口气报道过德国网络是如何方便。

  在互联网时代,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的信息自由状况都是公开的,不需要出国去考察。可是,受过法律硕士教育的臧副市长,不仅去德国考察白白浪费了厦门人民的钱财,而且在信口开河之前也没有点开德国某个城市的政府网站,和自己管理的政府网对比一下。

  最重要的,臧副市长碰到了现代社会的敏感神经。任何一个国家跟臧副市长的“指控”纠缠在一起,都是非常负面的国家形象,就会为国际社会所不耻。正如他所说的那样,面对国际社会“攻击”中国的互联网管理,中国政府也是毫不让步,严厉反击的。因这是一个国家的基本荣誉,不得不捍卫。

  同样,臧副市长也许不知道,他动了战后德国的国家政治的底线。如果事实真是臧副市长所说的那样,德国就没有现代化。德国政府违反了德国法律,德国公民应该起来反对;因其违背国际通讯自由的相关规定,违背国际人权公约,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负担着带头谴责侵犯公民自由的义务。

  好在臧副市长说的不是真的。

  而德国也没有太重视臧副市长的言论,仅仅是其驻华使馆博客发表了一篇名为《德国上网自由》的日志;德国国家旅游局在官方微博上做了一个带有“德式幽默”的说明,使事件化解于民间,化解于中国的网络。但是,如果把事件中的角色倒过来,是不是会政治化和国际化,并且牵涉到民族情感呢?我觉得不仅副市长本人,中国各方面都应从这里学到一点什么。

  庆幸的是,检索网民对臧副市长这番宏论的回应,尚未发现一条支持和赞同。这说明副市长散布的谎言是多么的绝对。最重要的是,说明了今天的公众不再是井底之蛙,官员要想颠倒黑白地拿“国际惯例”来忽悠,还得增加一点技术含量。

  臧杰斌生于1963年,在其少年时代,官员说谎的水平并不比今天的臧副市长高。那时,当官方宣称,饥馑和封闭中的中国人民生活得很幸福,一切不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台下的人民会以感激的心情报以雷鸣般的掌声。但这是以成功的信息封锁为前提的。

  四十多年后,当臧杰斌一代开始主宰这个社会,情况变化了,臧副市长的谎言只能立即穿帮。从他不认错,不道歉(连微博都重新做了隐私设置,取消了网友评论)的脾气看来,他可能觉得自己生不逢时。但从公共利益和政治文明的角度,则可以说大家都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时代。

> 相关阅读:
德驻华使馆回应厦门副市长:德国上网不难不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