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干部人事解读:三任佛山市委书记连续升迁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03日 10:53 南方日报

  编者按

  “知识改变命运,平台施展理念”,陈云贤出任广东省副省长后,一位网友在微博中如此写道。抛开陈云贤所代表的一批从佛山走出去的高级知识分子、进取的官员的个人特点不谈,单就地域来看,改革开放以来广东政治版图上的众多明吏均有“佛山缘”,佛山俨然成了培养和锻炼省级干部的重要“练兵场”。

  为什么是他们?前日,本报“时政南方眼”专题解读了从佛山走出的高级官员的特点,反响热烈(参看“延伸阅读《佛山“大户人家”干部受青睐》(摘编))。今天本版,我们想探讨,佛山的土壤对官员的成长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佛山的官员群体是否有某种鲜明的共性?在今天的A02版,我们则将深入分析,陈云贤副省长任职佛山期间,在区域政治、经济以及发展理念上给佛山留下了哪些财富。

  佛山又出了一位高官。

  7月29日,佛山市委书记陈云贤被任命为广东省副省长。这是继黄龙云、林元和之后,第三个被提拔到省部级领导岗位的佛山市委书记。三任佛山市委书记连续升迁,不仅为佛山吏治史上所罕见,即使在整个广东政坛,这一现象也不多见。

  佛山出官,俨然已成为传统。在黄龙云、林元和、陈云贤之前的20多年时间里,曾经在佛山担任要职的卢瑞华、梁广大、凌伯棠、黎子流、欧广源、陈用志、雷于蓝、潘逸阳、李玉光等人,先后成为省级干部,如果再加上目前在广东各地担任党政主官的正厅级干部,比如徐萍华、杨浩明、林浩坤、刘海、梁毅民等人,佛山输出的省级、厅级干部无疑是一份长长的名单,其数量在广东名列前茅,其能量对广东产生重要影响。

  佛山出高官,看起来有点偶然,但其实是一种必然。

  作为一个地级市,佛山所统辖的区域不断变小,但佛山所作出的贡献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大、越来越多。这一显著特征,也构成了佛山盛产高官的背景。

  在全国上百座大中城市中,佛山的综合实力排名第12位以内。而在全国第一经济大省的广东,佛山的经济总量一直稳居第三。

  从中国改革开放打响第一枪开始,佛山就一马当先,气势如虹。那时的佛山上演了“农村包围城市”的大戏,广东四小虎佛山有二,以“南海模式”和“顺德模式”为核心的佛山经济发展经验举国关注。那时,一批佛山官员被委以重任,有的被提升为副省长,而更多的被调到周边地区主政,比如南海县委书记梁广大主政珠海、顺德县委书记黎子流先主政江门,而后又主政广州。进入20世纪90年代之后,担任佛山市长的卢瑞华走上了广东省省长的位置,成为佛山输出干部的标志性事件和标志性人物。

  佛山输出干部的数量和势头强劲,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佛山经验”的草根性和可复制性。作为广东的一个地级市,佛山显得更广东、更岭南。由“草根经济”所构筑的经济大厦以及经济社会发展的路径和模式,佛山更能体现广东特色,也更能在广东各地复制。3800平方公里的佛山,是举世闻名的制造业重镇,星罗棋布的企业,造就了大大小小的老板群体。一个没有被充分正视的现象是,佛山官员调到哪里,佛山老板就把企业开到哪里。佛山老板对佛山官员的信任和“捧场”,不仅强化了佛山官员的能量和含量,也催生了佛山企业向外扩张的规模和速度。正是因为这样的特质,佛山官员才一直风生水起、阔步前进。仅仅在最近一年时间里,就有徐萍华到肇庆任书记,刘海、梁毅民分别去江门、茂名当市长,而今陈云贤被任命为副省长,无疑又是佛山输出干部的标志性事件和标志性人物。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称佛山是“大户人家”。但大户未必就一定出大官。佛山之所以又是大户,又出大官,除了“佛山经验”可复制性之外,还在于佛山政坛不仅有敢作敢为的执政之气,更有团结清廉的为官之风。

  佛山之所以成为全国地级市的“大哥”,顺德、南海之所以成为全国县域经济的领头羊,不能不说是因为拥有一批敢于开拓进取、敢于喝“头啖汤”的干部。借债起飞、靓女先嫁、双轮驱动、大部制改革、文化统领发展、智慧佛山……这些在全省乃至全国都富有影响的发展思路背后,无一不凝聚着佛山官员的胆识、智慧和创造。更为可贵的是,这样的创新传统一直在佛山政坛上传递。它不是个人表演,而是群体行为。佛山本土出身的官员虽然文凭不高,但开疆拓土的能力极强。在这片资源短缺的南国水乡,他们练就了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功夫和本领,也形成了佛山官场的气场和磁场。欧广源、黎子流、陈用志就是因为接力赛般带出了一个了不起的顺德,而相继走上了省部级领导岗位。

  是佛山的实力决定了佛山的地位。而佛山的地位又决定了上级派干部主政佛山时会慎之又慎,优中选优,这就形成了“能人治佛”的良性循环。黄龙云、林元和、陈云贤莫不如此。他们突出的个人能力一旦融入佛山这片充满活力的土地,所爆发出来的能量更能投射到更远的地方,他们的仕途也更能延伸到更高的位置。

  佛山出官,一个必须承认的前提是佛山干部的团结和廉洁。佛山班子没有相互内耗的恶习,也没有贪污腐化的丑闻。功夫得到验证,作风经受考验。如果佛山也像别处一样大案频发,书记、市长成了贪官,那绝对不会有今天这种景象。原因很简短,哪怕一颗耗子屎,也会坏掉一锅汤。

  佛山出官,是个人能力和群体合力的结果,亦是变压力为动力使然。当佛山官员先后登上更大舞台的时候,广东政坛的“佛山现象”也呼之欲出。佛山有为,干部有位。佛山奔腾不息,佛山干部一定不会在岭南止步。(作者系资深媒体人、知名时事评论员)

  -延伸阅读

  《佛山“大户人家”干部受青睐》(摘编)

  陈云贤任广东省副省长,让佛山输出的干部又一次引起关注。

  佛山,这片改革热土上的干部一直颇受重用。从改革开放之初的卢瑞华、梁广大、凌伯棠、黎子流到如今的欧广源、陈用志、雷于蓝,再到赴外省任职的潘逸阳;从佛山区划调整后的第一任市委书记黄龙云到林元和,再到陈云贤,佛山输出省级干部的数量在广东名列前茅。

  政情观察人士分析认为,佛山在广东的地位决定了这里的干部更受青睐。“在重要岗位干过的干部,获得重用的机会当然会更多。”

  佛山经济总量排全省第三,省委书记汪洋曾称“佛山是大户人家”,佛山下辖的顺德、南海均长期引领中国县域经济发展。

  一个令人瞩目的事实是,最近三任佛山市委书记都有在企业长期任职的经历。广州市政协主席林元和先后在安徽省阜阳轴承厂、阜阳针织厂、阜阳卷烟厂工作;广东省政协主席黄龙云拥有在广州钢铁厂近20年的从业生涯;现任佛山市市长李贻伟也有着12年的企业任职经历,先后转战江门造纸厂、佛山市泰嵩纤维内底板制造有限公司、佛山市工艺美术公司、佛山市工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企业。

  这并非巧合。改革开放以后,佛山输出的干部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有企业从业经历。前省长卢瑞华1966年从中山大学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佛山市开关厂当工人,在企业干了约17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李玉光在意大利航空航天公司、德国西门子公司、佛山市电器工业总公司、广东劲兆电器集团公司等众多国内外企业工作过;肇庆市委书记徐萍华曾在广东制药厂工作;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杨浩明曾在广州市城市开发总公司黄埔分公司任职。

  佛山党校副校长何劲和认为,这对于他们的从政颇有裨益,在市场经济中,竞争不仅存在于企业之间,也存在于政府之间。在企业打拼过的人,往往具有更强的竞争意识和挑战精神。他们主政一方后,可以更好地带领城市在城市竞争中获胜。

  除了相似的经历外,佛山近几年走出的一批新干部呈现出明显的专家型特点,以卢瑞华、陈云贤、潘逸阳、李玉光为代表。他们大多毕业于名校,拥有硕士、博士学历,拥有某一专业的深厚学养,有的还在国外镀过金,并在一些高校担任兼职教授职务,给人以现代、知性的感觉。

  如李玉光毕业于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是工学博士后,曾在意大利航空航天公司微重力研究中心任顾问、研究员,在德国不莱梅大学任研究员;现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常务副主席的潘逸阳是哲学博士,曾参加中组部在美国乔治城大学举办的金融风险防范与危机管理专题研究班学习;前省长卢瑞华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获得硕士学位,是佛山开关厂的工程师,曾担任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兼职教授;现任佛山市长李贻伟是法学博士,高级工程师。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