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点评】喻国明:“微博辟谣”是个伪命题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12日 10:22 现代快报

  专访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

  现代快报:从最初说“照片都是PS的”,“确系拼接修改合成”,“不是我们的人”,到最后承认相关干部就是昆明“官员艳照门”中的当事人。尽管有的表态事后被“否认”,但是不论如何,在昆明“官员艳照门”中,相关方面的“辟谣”和信息公开仍然值得检讨和反思。在一些事件中,不管怎么样先断定“造谣”,也成为一些官员的习惯。问题是事后真相的暴露让一些部门的公信力受到损害。

  喻国明:在一些负面事件的揭露过程当中,相关的立足点,一定是按照传统惯性去掩盖事实,经常会用“人家造谣”的方式来打压揭露真相的人。我们不希望这种辟谣变成对公众揭示真相进行打压的一种借口。这是很可怕的。轻易对一个揭露真相的人打上“造谣者”的标签,是不合适的。即使要对所谓的“造谣者”进行打压,那么我们对不承认或隐瞒真相的人处罚应该更严厉。只有先做到这一点,其他的事情才能谈得上。

  现代快报:今天,我们该怎样辟谣,这个问题已经摆在面前,你怎么看?

  喻国明:“微博辟谣”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它是用传统思维来框定新事物的一种说法,总认为前提是某一个人可以成为真相的把握者、揭示者。但是这种人是不存在的,包括政府和企业在内。我们现在屡见不鲜地看到推诿、掩盖。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希图让他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吐露出来呢?对于政府,可以有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来要求,但是也是事后要求追究。问题在于这一过程当中,作为一个公民,怎么可能有公权力机关那样的调查权和强制的侦查权呢?

  现代快报:在微博时代,人人都是“麦克风”,信息的真伪有的时候很难辨别,我们又该怎样面对微博上的表达热情呢?

  喻国明:按照现代法理的角度来说,作为一个公民的能力是有限的,知情的角度是有限的,看问题的角度常常可能是片面的,甚至只是一知半解的。我们对于辟谣到底会以什么方式去认识,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一个公民,由于他的弱势地位,他只要言之有物,不是凭空捏造,依据某种凭据做合理推理,都是被认为是许可的。即使事后证明他的推理是错误的,也不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同时也不能被打上“是造谣者”的标签。否则就是不合适的。真相是什么?在微博的新的形式下,是一种结构性的信息呈现,是以整体的、过程的方式来实现的,“整体”就是说不是靠一个人揭示真相,而是靠一片人揭示真相,所以每一个人可能只是真相的某一个方面,甚至有的时候揭露出来的是有夸张的,但是,彼此之间在互相印证、互相纠错、互相补充,可能就能实现对真相的再现。总之,真相的暴露本身就是过程性的。拿马克思的话来讲,“用今天的报道来纠正昨天的错误,再用明天的报道来补充今天的不足”。结构性和过程性,是今天我们接近真相的唯一正确的办法。在这一过程中,某一个单独的报道,或者某一个单独的人,尤其是当他没有强行的调查权时,是不可能全面地、准确地把握全部事实的,有的时候有一些偏差是非常合理的,我们不该用“辟谣”这种方式去阻塞,不该打击公民揭示真相的热情,否则是对真相的一种打压,是一种表面似乎正确实际上不利于真相暴露的错误逻辑。

  现代快报:微博对“金庸之死”的辟谣堪称范例。现实中谣言毕竟存在,如何让它无处可逃?

  喻国明:只要我们运用好微博这样一个信息披露的市场,真相在大众的补充当中,尤其是权力部门以正视听的情况下,那么事实本身的力量足以使谣言无所遁形。如果有误导的话,那么政府就有责任出面。

  快报记者 刘方志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