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官员艳照门始末:事发后官方态度多次转变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12日 10:26 中国新闻周刊
昆明官员艳照门始末:事发后官方态度多次转变
插图 阿东
昆明官员艳照门始末:事发后官方态度多次转变
成建军
昆明官员艳照门始末:事发后官方态度多次转变
网上流传的“艳照”
昆明官员艳照门始末:事发后官方态度多次转变
8月3日,昆明市发改委纪委监察专职干部刘兴贵(右)向媒体通报情况。图 CFP

  荒唐的艳照门不仅拷问官员的私德底线,也对系统内的监督提出了挑战

  本刊记者/杨正莲 杨洋 史广林(发自昆明)王维博(发自北京)

  多名男女赤身裸体的不雅照,挂在网上已经8天了。作为昆明市发改委一把手,胡炜彤还是“弄不清”照片里的“男1号”到底是不是他的部下——成建军。

  7月31日,一条题为“捡到U盘,疑似昆明发改委官员艳照视频,请纪委收货”的帖子在百度贴吧、天涯论坛和昆明信息港彩龙论坛等网站上疯传。发帖者称,自己在昆明某洗浴中心包房捡到U盘,发现几段自拍视频,并随帖子附带了3张图片。

  图片显示,至少有2男1女一丝不挂地坐在床上,另外还有一人趴在床上只露出下半个身子。这些人中,仅有一名坐在床上吸烟的男子面庞较为清晰,其他人则低头看不清脸。另外两张照片,则是几个赤裸身体的人抱在一起,画面混乱。

  发帖人声称,昆明纪检委的官员看到了可以打电话联系他,并留下一个手机号码。

  “个人行为跟组织上有什么关系呢,无非他就是我这个单位的人。”8月7日晚,《中国新闻周刊》致电昆明市发改委党组书记、主任胡炜彤时,胡仍不愿意提及事件进展,他说:“市里面已经有机构在处理这件事情了,我没有参与处理,所以我也不太清楚。”

  两天后,昆明市公安局宣布:成建军不仅参与了聚众淫乱,而且因此被敲诈勒索。

  “当事人”连夜要求删帖

  “把那个帖子删掉,我已经报警了!”7月31日23时左右,昆明信息港的电话铃声响起,正在值班的新闻中心副总监韩焕玉接起电话刚冲着话筒说了一声 “喂-”,话筒里就传来一名男子着急的声音。

  莫名其妙,韩焕玉觉得这个电话很奇怪。不过,他很快想起当天论坛里的艳照,帖子公布出来的短短几个小时内,网站的访问量一直在猛增。

  “我想应该是那个帖子。”8月7日晚上,韩焕玉在电话里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当时我就问他是哪个帖子,他说就是彩龙论坛上转发的那个上面有艳照的帖子,就是关于U盘的帖子,他说有人诬陷他,而且他已经报警了,要求我们删掉。”

  这次通话结束后,才过了十来分钟,要求删帖的电话再次打到昆明信息港。“你跟这个帖子有什么关系呀?”韩焕玉趁机问了几句,对方说:“那个帖子说的是我,但是那是PS的,我已经报警了。”

  在这次沟通中,韩焕玉记下了对方的手机号码,第二天一大早,韩焕玉的同事拨通了电话,并约好当面说明情况。

  下午两三点钟,昆明信息港的樊炫如约赶到位于呈贡新区的昆明市发改委采访。与上午对方爽快答应接受采访不同,樊炫在发改委办公楼底下等了一个多小时,采访对象才露面。

  “好不容易下来了,他说他要去公安局。”8月7日中午,樊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他让我们搭他的车,就在路上聊了一会。”

  “他一口咬定有人要陷害他。”樊炫说,那天成建军身着白T恤,不失干练而又表情严肃,但又明显心不在焉,有点紧张,就连否认的语气都不怎么干脆利落,“再问就不愿意多说,好像在想些什么事情。”

  在去公安局的路上,成建军告诉樊炫,他在7月31日下午3点钟看到网上的帖子。“看到帖子的第一个反应是,有人在诽谤他诬陷他。”然后,成建军就在住宅小区所在的昆明市五华区月牙塘派出所报案,“报案的理由就是他被人敲诈了。”成建军甚至还给樊炫看了一眼报案时所填写的材料和一个7月23日收到的敲诈勒索短信,手机号码归属地显示是湖南长沙。

  樊炫在成建军乘坐的那辆捷达车里面,跟他聊了20分钟,就被请下车了。“他说不方便一起去公安局,就让我下了车。”樊炫回忆,当时跟成建军在一起的还有发改委办公室主任邓永斌,他们说是要去公安局录口供。

  “男1号”究竟是谁?

  8月1日,建军节。作为艳照门的疑似男主角,成建军猝不及防地开始了他的公开亮相之旅。不过,公众真正知道他的名字,却破费周折。

  尽管当面采访到成建军,樊炫的报道中并没有直接提及成建军这个名字,而是谨慎地表述为,“本网工作人员见到了在昆明市发改委工作的‘艳照门’当事人成某”。随后,羊城晚报、生活新报等媒体记者向昆明市发改委求证时,得到却是否认信息。

  8月1日下午4时,羊城晚报记者拨通了昆明市发改委的联系电话,接电话的一位女士听完记者的陈述后,简要且坚决地说:“第一,我们没有这个人;第二,我们已向昆明公安局报案了。”言毕,即把电话挂断。

  当地另外一家媒体也在采访发改委时被告知,“网帖反映的内容不属实”。被采访对象给出的理由是,从网上照片看,无法证明发改委有这么一个人,“照片很模糊,网上的照片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不排除有些人带着敲诈的目的含沙射影。”

  昆明市发改委的表态并没有打消网民的疑问,细心的网友开始搜索帖子中的手机号码,发现号码与多个网站上公开的昆明市发改委官员成建军的联系方式一致,有人甚至把成建军今年3月接受电视台采访时的截图贴到了网上,该截图和艳照中男1号的头像十分相似。

  8月2日,昆明发改委态度开始变化。发改委纪委监察专职干部刘兴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收费管理处副处长成建军为“多人性爱不雅照”当事人,并称已将此人调离原工作岗位。

  仅仅过去一天,刘兴贵在 8月3日又对媒体表示,昆明市发改委中有成某这个工作人员,但视频中的人是否确系成某,还有待公安机关调查,“在权威部门发布调查结果之前,不好下结论。”他说,此前说成建军是“当事人”并非是指成是照片中人,而是指被照片涉及的“当事人”。

  “男1号”到底是不是成建军本人? 8月8日上午,刘兴贵在位于呈贡新区的发改委办公室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8月1日一上班,成建军就向领导汇报了网上艳照的事,发改委随即成立了专门小组,一组是由办公室主任邓永斌为首的3人调查组,另一组则是由他负责的3人信息组,主要任务是和媒体沟通。

  但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调查组此后并没有开展工作。“我们的调查组并没有开展工作,公安机关也没有要求我们配合,没有任何调查部门要求我们配合。”刘兴贵说,“至于这个照片也好,这个事情真与假,不是发改委该过问的事情,应该由纪检部门或者公安部门来下结论。”

  不仅如此,发改委对外宣称,因为心理压力大,发改委已为成建军调整了岗位,并且不接受任何采访。“从来我都是这样讲的,他正常上班,在其他办公室。”自从艳照事件发生后,跟媒体周旋了一周的刘兴贵,讲话已然非常谨慎,“现在没有一个调查结论之前,他不会见任何人。”

  吊诡的是,尽管多家媒体此前报道发改委也向公安局报案了,但是刘兴贵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坚持认定,只是当事人第一时间报了警,“不存在发改委报警这个说法”。

  谁发布了鉴定结果

  就在刘兴贵对媒体否认成建军是照片男主角的当天,一则“照片经鉴定是PS的”消息出现在云南网上。3日晚7点42分,该网发布消息:记者从昆明市公安局获悉,经昆明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检验部门检验认定,近日在网络上传播的昆明市发改委艳照门三张图片均为人工拼接修改后形成。

  但当地公安局及宣传部门在当天接受媒体采访时,均否认发布过该消息。《北京晨报》报道称:“看到该信息以后,该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云南网相关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称该信息是昆明市市委宣传部发布的。记者又致电宣传部进行核实,对此,宣传部表示从未发布过该信息。随后,记者又向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办求证,得到了相同的答复:没有发布过相关信息。”

  当人们怀疑这是一则“假消息”时,同样的消息次日再次出现在昆明日报网络版上,同样标明来自昆明市公安局,令本来严肃的鉴定结论变得神秘莫测。当天,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方人姚志宏在其个人微博上粘贴了昆明信息港消息,并最后补充了一句:“就图片本身而言,通过警方的图形视频专家鉴定确被加工处理过。鉴定结论8月3日已经向有关单位部门进行了反馈。”面对网友的质疑,姚志宏解释道:“不矛盾,结论是没有发布,但结论是已经作出并反馈了的”。

  究竟谁在急于代表公安局发布消息?《中国新闻周刊》联系云南网和昆明信息港相关人员求证时,云南网一高层领导说是通过特殊渠道得知这一消息,具体是什么特殊渠道就不方便透露,而昆明信息港工作人员称是接收到网站高层领导的短信通知。

  消息的发布反反复复的同时,鉴定的结论同样受到公众质疑。

  云南摄影家协会一位资深后期制作人在看过照片后分析,从照片光线的分布看,现场光源是顶光,特别是疑似成建军的男人额头上有两点明显的高光点。

  该制作人通过使用PhotoShop打开照片,使用“反相”功能得到胶片的负片效果,可看出疑似成建军男人的身体左侧颜色较深,且颜色分布均匀自然,与图中女子手臂、图右男子手臂、腿部光源来源一致,均为顶部光源。

  “从专业角度讲,要找到两张光源匹配度如此高的照片可能性极小。”上述专家称。

  一位在影视广告从业10年的编辑认为,床上坐着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直视躺在床上的另一人,表情丰富,极其自然,三人眼神表情有种高度默契。

  “要将别人的头像事先抓拍或收集,需要花费相当的精力和时间,而后才能天衣无缝地嫁接拼合。”该编辑认为,照片更像是暗藏的取证之作,而非故意伪造。

  “参与了淫乱,也涉嫌被敲诈”

  戏剧性的变化出现在8月9日。当晚20时,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召集媒体,通报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

  情况通报会称,2011年7月31日,五华分局月牙塘派出所接到市发改委工作人员成某报案,自称7月23日至7月31日多次收到敲诈勒索短信,对方称掌握其参加淫乱的资料,向其勒索人民币6.3万元。

  公安机关调查后发现,7月31日凌晨,互联网“百度贴吧”“天涯社区”先后出现网名为“巍巍西山”“东泰山”发表的留有成某电话号码的相关贴文和图片。

  经过警方调查,成建军既是敲诈勒索案件的受害者,也是聚众淫乱的参与者。事件起因是犯罪嫌疑人通过互联网交友网站寻找到成建军,并于今年4月将成建军引到预先准备好的昆明市内一居民小区住宅内聚众淫乱,并暗中使用摄像机将淫乱场面秘密拍摄成视频,再以视频截图对成进行要挟。

  “4名涉案违法犯罪嫌疑人已先后在昆明、湖南、河南等地被抓获,而对成某的违法行为,公安机关也将依法作出处罚。”

  警方特别解释,互联网上涉及本案的图片,经警方技术鉴定、涉案人员供述和当事人成某陈述,犯罪嫌疑人对截图做过“技术处理”。

  这样的结果出乎公众的意料,网络舆情研究专家、武汉大学信管院与计科院教授沈阳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当下,网民的话语方式在不断演进。一方面,官员的“私德”问题得以更直接地暴露于公众视野;另一方面,论坛、微博等网络平台,因其各自独特的沟通体系与传播效果,也对我们的监督制度提出新的挑战。

  在沈阳看来,虽然犯罪嫌疑人发帖时带有“目的”,但后面网友利用论坛、微博等手段进行追问显示了网络对官员私德监督的“第三方力量”。

  沈阳说,官员艳照门向我们显示了不受监督的权力是如何淫乱的,“当反腐要靠艳照门的时候,纪检监察部门应该反省。”

  沈阳建议,纪检监察机关高度重视官员私德,并将网络监督作为纪检监察的一个重要工作内容,对各级官员的网络评价及时进行梳理警示,防微杜渐。

  反腐专家、中央党校政法教研部教授林吉吉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称,近年来官员的作风问题日趋严重,尤其是从2007年开始,落马的贪官几乎无一例外都有生活作风问题,原因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权色交换,另一个就是感情出轨。林吉吉认为,私德问题主要原因是重视不够,监督不够,大家都知道,但是没有人报告,最终在官员内部形成风气,以致见怪不怪。对官员腐败问题应该采取零容忍的态度,出了问题要发现一起严处一起,这样官员才会有一个权衡,不至于因小失大。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任建明认为,约束官员的私生活,比较直接的办法还是加强监督,监督机构需要更多有独立性和授权,才能更好地行使职责。

  (实习生韩朝、彭玺睿对本文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