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语”官员低调复出 干部任用公众话语权不足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12日 11:44 新京报

  以“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为代表的官员雷语,近两年不断爆出。在被广泛关注时,部分官员被停职,后无下文。记者采访发现,部分官员“低调”复出,官复原职或换职位复出者均有。

  对于官员雷语,有网友认为是现实的反射,多数雷语其实是“实话实说”。专家指出,官员雷语不断是因“摆不正心态”,对百姓无服务意识,更无敬畏之心。现行干部选拔制度需要改革,应增加公众对于干部任用的话语权。

  “你不要打我电话,一打就打局长,局长很不值钱是不是?你随便的群众就打我电话……”陈桂光说这话时,身份是福建长乐市环保局长。当地一家企业因环保问题与村民冲突,当时记者电话采访。

  这段网友称为“不火都难”的话语,让陈桂光“走红”网络,8月9日,他被停职。

  自2009年,郑州规划局副局长逯军责问记者“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被网友关注,官员“雷语”接二连三爆出,有少数官员因此停职。

  在中央党校党建部教授吴辉看来,“停职”只是舆论压力下地方政府的应急措施,并不意味着多大进步。“他们被停职之后,大不了换个地方再复出。”

  记者采访发现,被处理的官员有些已“复出”,官方都没主动公布消息,都是被媒体追问后“承认”。

  吴辉认为,不改革现有干部任用制度,官员对百姓无敬畏之心,此类话语还会继续出现。

  “雷语第一人”复原职

  郑州规划局副局长逯军“语惊四座”,被称为“雷语第一人”。

  2009年6月,郑州市须水镇西岗村该建设经适房的土地上建起别墅,有记者就此采访逯军,逯军说:“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

  逯军被停职调查,后无下文。

  他的复出被公众知晓,是一次偶然“误会”。去年12月29日《河南日报》刊登一份公告,河南煤炭建设工程质量监督中心站法定代表人由龙建业变更为逯军。

  媒体由此怀疑逯军复出。不过河南煤炭建设工程质量监督中心站回应称此逯军非彼逯军。

  随后,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郑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亮,张亮证实此逯军确非彼逯军,郑州市规划局的逯军已于2010年3月份就恢复工作,还在原单位,分管后勤,职务不变。

  这时,公众才知道逯军已复职。从被调查到复出,间隔9个月时间。

  当记者问被处理的官员复出为何不公开信息时,张亮的回答是“也没有记者问起这个事啊。”

  停职后换地方复出

  相对逯军,“为领导服务”的梁忠,复出的速度更快一些,只是换了个地方。

  梁忠是四川双流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勤务二中队副中队长。去年12月11日,首届西部动漫游戏节博览会在双流县体育中心召开,梁忠在附近执勤。

  “领导”的车马上要到,梁忠催促一辆堵塞着的奥拓车驶离,司机下车争论,梁忠说“我不管你啥子,你是为啥服务?我是为领导服务,领导重要还是哪个重要?”

  一网友拍摄了二人争论的过程,制成视频上传网络,引发关注。

  事发后,梁忠被停职,相关部门领导带梁忠到当事司机工作单位道歉。双流警方在网上回帖,“待事件调查完毕后县局党委将对梁忠进行进一步处理。”

  半年过去,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到,梁忠已调任治安大队行动中队副队长。8月10日,梁忠说自己5月份调任现单位。他说去年的事情是个误会,对工作没有影响,停职期间写了材料,不过不是检讨,是对事发过程的回顾。

  在因言停职又“复出”的官员中,谢林的速度最快。

  谢林原是四川省泸州市龙马潭区交通局长。他拖欠了两年的停车费,2009年7月29日,物业人员讨要时遭其殴打。谢林还说“老子要找人来整死你”。边上有人指出他酒后驾车,他辩解:“我车上装有酒,酒气跑出来了,身上就有”。

  当年8月5日,被网友称“整死你局长”的谢林,被“党内严重警告”,并被免去交通局长职务。

  不过,几天之后,谢林就有了新去处。8月7日,龙马潭区委组织部送他到位于龙马潭的泸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中心报到,10日出任办公室副主任。

  此举引起舆论关注。谢林接受采访时说事发后自己承认了错误,也找到有关部门,希望还留在交通部门,当个普通工作人员也行,有关领导说此事在网上影响太大,必须严格处理并调离交通部门。

  《成都商报》记者就此采访龙马潭区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邱斌。邱称对谢林的安排符合相关规定,谢林原是正科级,到管理中心虽担任副科级领导职务,但享受正科级待遇。

  “免职”背后雷语层出

  综合媒体报道,近期有4人因言论不当被处理,尚无复出消息。

  其一是上文提到的陈桂光。另一是“西北风书记”,山东高密柏城镇堤东村原支书宫厚财,目前在家“病休”。他曾在另一乡镇任副科级干部,2007年9月到堤东村担任下派村支书。

  今年4月30日,山东卫视报道一则新闻,堤东村100余亩土地在2006年被村委会征用于“新农村建设”后无补偿,村民打电话质问村支书宫厚财:“又不调地,又不补偿,什么也不给,你这样叫我们喝西北风,你当书记的,你忍心吗?”电话另一头的宫厚财回应:“我当书记的,就是希望你们喝西北风。”

  宫厚财由此被网友称作“西北风书记”。5月3日,高密市新闻中心证实,宫厚财被免去职务。宫厚财本人解释是,因为不是面对面沟通,产生了误解。

  8月11日,柏城镇夏姓宣传委员电话里说,宫厚财身体不好,一直在家病休。

  除了陈桂光和宫厚财,贵州毕节市公安局上个月有一人被停职,一人被免职,两人被处理有关联性。

  今年5月中旬,贵州毕节市一名中学教师报案称被一官员强奸,阿市乡派出所副教导员钟显聪一句“戴避孕套不算强奸”震惊网络。

  今年7月钟显聪被停职调查。在钟被调查期间,有记者采访毕节市公安局政委郭少全,当被问到钟显聪工作日中午饮酒时,郭少全回了一句“公安部五条禁令是违法的,因为不是全国人大常委会讨论通过的。”

  7月18日,郭少全被免职。

  对于这两人的近况,昨日,毕节地区公安局说,“暂时没有消息公布”。

  雷语显官员两面性

  中央党校党建部教授吴辉注意到,雷人官语已不是个别现象,东南西北都在冒出。

  在冒雷语的官员中,被处理的只是少数。检索2010年和今年两年近50例著名“雷语”事件,受到处理的是8起。

  其中,去年底之前被停职的4人中,已有上述三人复职。另一人,广州新光快速路公司一项目部长梁建春,因反问记者“是不是拉屎也要告诉你”被停职,他实际是企业人员。记者未能与其取得联系,尚不知现状。

  “随便就可以复职,这说明了停职措施的随意。”吴辉说,国外一些国家规定官员一旦发生绯闻等负面影响,必须先辞职,这在我国是不可能的。

  他认为,官员敢说那些话,是因有恃无恐,想让他主动辞职也不可能。

  “实际上给这些官员做出停职的处理决定,依据也是不明显的。”吴辉说,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包括党政干部任用、处理条例,对于官员言论并无具体规范和规定。

  吴辉认为对于雷语官员的停职、复职具有很大随意性。他说,在新媒体时代,官员雷语可能让地方没有面子,为消除网民愤怒,地方采取临时、机动性措施,趋利避害,以挽回社会影响。等避过风头,再将官员复职任用。“有多大的制度规范性呢?”

  “必须引起重视。”吴辉认为,诸多官员发“雷语”,背后存在深层次问题。他认为,这些雷语,是官员在没有约束时,平时所想所做的自然表露,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在正式场合,官员会是“为党服务,为人民服务”的口气,到了非正式场合,面对群众,本性暴露,“这就是官员的两面性”。

  吴辉提出,根据现有干部任用制度,公众对官员的任用难有发言权,虽然官员口口声声说“权力是老百姓给的”,但内心里认为是上级给的。

  他认为,要使干部对百姓心存敬畏,就要改革干部选拔制度,增加公众话语权。(记者 钱昊平)

  ■ “雷语”选录

  ●“凡事都有第一次”

  2009年12月,有市民投诉自来水服务中有霸王条款,市长信箱回答:“你好,来信收到。凡事都有第一次”。

  ●“请报道正面新闻,否则我可以不接待”

  2010年1月,镇江市房管局一名谢处长面对记者电视镜头采访时要求正面报道。

  ●“跟政府作对就是恶”

  2010年10月,重庆市江津区委书记王银峰怒斥开发商的一段录音被爆出:“你知道什么叫恶不?跟政府作对就是恶!”

  ●“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2010年9月江西宜黄拆迁自焚事件后,宜黄一官员对强拆自焚事件梳理和分析。

  ●“领导就得骑马坐轿,老百姓想要公平?臭不要脸”

  2011年5月,诸多网络论坛上爆出吉林省辽源市环保局长在一次全局大会上的讲话。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