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中国“最郁闷”十大城市(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17日 10:03 中国新闻网

  西安——“破落”之罪

西安——“破落”之罪西安——“破落”之罪

  西安历史悠久,前后有13个王朝在此建都。历史不仅给西安留下了无数的地上地下宝物,也让生活在这皇天后土上的人,滋养了一种“王者之气”。

  在鼎盛的汉唐时期,西安是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起点;西安有3100年的建城史,曾有13个王朝在此建都,历时1100多年,是中国历史上建都朝代最多,历时最久的城市;唐代的西安是世界第一个人口超过百万的大都市;秦始皇统一中国时,西安曾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和外交中心。这一切辉煌的过去,如针毡一样,让现在没有激情、越走越慢的西安坐卧不安。

  昔日长安,经济繁荣,文化发达,是当时欧洲人神往的东方天堂。然而在如今城市建设高速发展的时代,西安却像一个生病没落的贵族一样,让人提不起精神。西安城市中那深沉浑厚的古色古香,并没有让她在改革开放的市场经济大潮中,走得更快。优越的历史、厚重的文化长久地侵蚀着这个城市的人民,优越过头到失去了新一次的奋起机会。相比北京、上海等城市的快速发展,西安显然像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一样,负重前行,失去曾有的辉煌和历史赋予的优越。

  西安人依然端着饭碗,蹲在门口吃着泡馍,叹息着黄土地上群困和失落。如今的西安作为西部开发的首推城市,已经成为落后城市的代表,一个几千年来世界最强大、最辉煌的城市失落了,这是世界和中国文明的莫大损失,莫大悲哀。

  98年克林顿访华首站就选在西安,在西安古老的钟楼上,这个美国佬慷慨激昂,发自心底给西安人一些安慰,他的“要了解一个民族,就要了解这个民族从哪里来”的名言,让西安人再次感受到了西安的大度和非凡。

  然而历史终归代表了过去,西安人必须走出自己影子,激发三秦儿女的力量,让西安这位沉睡的老英雄,再次叱侘风云,重振汉唐的雄风,让这座厚重的城市再次被激情点燃!

  北京——“堵”城之罪

北京——“堵”城之罪北京——“堵”城之罪

  北京的性别是雄性,政治文化中心,决定了京派男人不能不“拽”,京城妞儿绝对够“冲”。北京爷们和姐们喜欢开车,开起车来也只能用一个“飚”字形容。

  但这些牛B的哥们姐们,更多选择了乘坐“开往春天的地铁”。他们喜欢地铁,不是因为这里时不时会发生艳遇,而是因为北京地面交通的“罪恶”状况,无法忍受。

  有人说北京这个极包容的大城市,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生艳遇。事实上用“任何地方”这种字眼来强调堵车才最贴切。

  而且近两年来北京堵车的高峰期越来越不明显,而变成了时时刻刻让你停在任何一个诺大的马路“停车场”中。就跟恋爱一样,越来越没有时间性季节性。长安街、二环路、三环路、四环路、中关村、国贸CBD,等等,凡是你叫得响的,听名字像点样的地段,都TNND是车头和车屁股,空气中是车屁股和开车人嘴里冒出来的各种气体,交相混杂,影响车子性能,损害人体健康。也许哪天北京管“养路费”叫“慢性自杀费”更为合理。

  有专家计算过,北京一年因堵车而造成的损失大约有60个亿。

  塞车——作为我们北京爷们姐们们的日常遭遇,你自己算过么,你在塞车的路上究竟付出了多少青春和金钱?

  目前很多市民堵车的上班路上要花1-2 个小时,不管您是开车上班,还是乘坐公交,这堵车待遇都是不能缺少的。就按平均时间1.5小时计算,您一天来回3小时在路上;一年52个星期,去掉春节和2个黄金周,剩49个星期上班;假定你是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上班族,每周上班5天,一年内您要上班245天。245天您上班堵在路上的时间为735个小时,如果您还没有感觉的话,那这样理解吧,你每年有30.6个日日夜夜在充满尾气的路上堵着、呼吸着、愤怒着,一句话,慢性自杀着。

  上面是您健康和青春的损失,那么我们再来算一下您上班堵车损失的金钱吧。假定您月工资为5000元,按照月工作22天,每天8小时工作,那您平均每小时的工资是28元,(好可怜)很明确,你一年堵车735小时折算城经济损失就是20580元,年薪的1/3耗费在路上。这下您知道这60亿的损失中有自己的功劳了吧。

  上海——消费之罪

上海——消费之罪上海——消费之罪

  上海的气候、土壤和环境,都能让人变得精明。但,越是精明的上海人,就越是痛苦,因为上海这地方除了空气和甜言蜜语是免费的,任何东西都很贵。

  上海人的恋爱不能只有甜言蜜语,没有实际付出都是瞎扯。

  上海是一个极具消费性格的城市,由于长期受到欧风美雨的浸淫,这个城市的“小资”情调比哪个城市都重,可以说是深入骨髓。这就造就了一大批在消费观念上前卫而时尚,讲究精致的生活享受和品味的青年男女。这部分人“崇洋”心理比较严重,这种“洋”倒不完全是指国外的产品,而是那些符合国际审美标准和情趣,在包装、口味、名称上皆很“洋气”的产品。

  所以上海人的日常生活消费较全国都要高上一截,从出生到上学、工作、找对象、结婚都是“奢侈”的。任何地方都张着嘴等着你的银子。那种只有牵手、接吻,而没有哈根达斯的恋爱,绝对不会发生在上海。

  往大说,就上海房地产而言,2006年上海市中心商铺上市相对增多,包括国际丽都黄金走廊、大众金融大厦、旺角广场、百酷流行广场、城隍布庄等市中心商铺。其中,依托成熟商圈发展起来的商铺更受市场关注,如南京西路商圈的国际丽都公馆以30501元/平方米的成交均价成为12月的单价冠军。同时,淮海路商圈等几个主要商圈在2005年12月的销售数字也创下新高。

  上海的个人商品住房价格在近2年内一路攀升,一举超越北京、广州,稳坐第一交椅,给高消费之都增加了一个超重量级的砝码,很多生活在上海的人为此背负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往小了讲,上海年轻人的日常消费习惯,对价格敏感度降低,更注重的是品牌、舒适程度和生活方式,与父母辈相比具有强烈的“享受生活”的观念。

  上海这个超级时尚消费之都,有着其他城市不可比拟的超级时尚美女。这些婷婷玉立、丰姿高雅的上海小妞们个个打扮入时,擅长消费。她们从一生下来就决定要为上海的商业经济贡献毕生的财力,同时也贡献自己老爸和老公的毕生财力。这也导致了上海男人的另一面——精打细算,精明能干——养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不容易。

  当然,也不是上海男人就不消费,他们也有自身的各种需要。在这样一个城市,恐怕在公共厕所进行个最简单的“仪式”,还要1个大洋(而其他城市的公共厕所都已取消收费)。上海人的精明养成有劳于此,难怪只要公交车不开空调,乘车人都会少付一个硬币,但大多情况下是,不管需要与否,空调都开着,浪费于此。管中窥豹,想想每晚灯火辉煌的上海夜色,可谓名副其实啊。

  在上海,高消费人群的比例正在迅速上升。就目前状况,20%的高消费人群是外籍人士,80%则是中国人,而其中本地与外省市消费人群的比例相当。

  是时尚引领着消费,还是消费制造了时尚?我们不想太过较真儿,只是当我们把上海的阳光和月色交织起来,突然发现,消费,悄悄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这个时代上海人的消费习惯正在发生巨大的改变,80年代出生的独生子女正步入消费年龄,他们更倾向花钱而不是存钱。

  成都——安逸之罪

成都——安逸之罪成都——安逸之罪

  一提到成都,就有种浑身放松的感觉,这里的每个空气分子都是慵懒的,浸透的让你不想思考。成都是个养人的地方,自古有“天府之国”的美誉,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悠闲自得,得过且过,没有很强的进取心,人们将自己的生命建造在消遣场所和麻将桌上。

  在这个舒适安逸的城市里,有两样东西是不能缺少的,就是令人垂涎的美食和美女。

  成都的美食特别多,而且特别便宜,让人们很少几个钱就可以好好的吃一顿,而这些人在美食之余更多的会掏上几元钱,在一个大众茶馆里要上一杯盖碗茶,再花二块钱捣个耳朵享受一下,一份报纸消耗掉一整天,再或者在麻将堆上码上一天“长城”。成都人似乎总是那么悠闲,而不像其他大城市人群那样忙碌奔波,整个一个 “大爷就要享受”的心态。成都人每到周末,就邀上亲朋好友,涌向成都周边的小城镇和乡村,玩上一天麻将。怪不得有人说笑,飞机飞经成都上空的时候,都可以听到成都人“哗哗”搓麻将的声音。

  这就是成都人深入骨髓的闲情雅致。

  不提任何一个城市的美女都情有可原,唯独成都美女不能不提。

  独特的气候条件和饮食习惯,成就了成都美女们的细腻皮肤和魔鬼身材。而这些自知妩媚的女孩们,也总是足够过火地展示着自己热辣时尚的魅力,让那些行走在街头的男人魂不守舍,不断地撞电线杆。在这个城市,如果你没有想过和这些美女有点瓜葛,反而觉得有些不正常了。

  午夜的成都,灯火闪亮,各繁华街道,总有美女闪烁其间,通着电话约会,打着出租赴约,潮湿的空气里,弥漫着暧昧的味道。成都的美和青春在享乐和自我陶醉中溜走。

  也许,不能再“乐不思蜀”了。

  拥抱成都最后暖阳 找个公园免费晒太阳。

  深圳——艳遇之罪

深圳——艳遇之罪深圳——艳遇之罪

  随着改革开放一声号响,绝大多数中国人还不知道何为市场经济的时候,深圳已经开始了疯狂的特区建设。此后20年,内地的劳力和美女不断向这个新崛起的城市涌去,挖掘自己年轻资本下的金子。这个混血城市的市民来自全国各地,交相混杂,共存共容,由于缺乏城市文化,本地除了在经济上给人一鸣惊人的之外,在刑事案件上也是遥遥领先全国各大城市,在深圳没被抢过东西的人几乎是另类,而在深圳没有过艳遇的人比另类也强不了多少。

  有人说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年轻的有些把持不住。这个城市大多数白领或蓝领打工者,喜欢这个年轻的城市,是他们把她建设的漂漂亮亮,可谓劳苦功高。每一个来深圳打工的人,都曾在深圳找到过自己的爱情,而也是在这里,很多人丢掉了自己那自以为亘古不变的千年之恋。这是一个容易被金钱袭击的城市,这个城市给背叛和出轨提供了超多的理由和砝码。对他们而言,来自深圳的伤害只有爱情。

  爱了,伤了,醒悟了,就自在了,在这里不在有什么亲情包袱,可以更放肆地挥霍爱情,更开放地遭遇艳遇。

  在深圳,“时间就是金钱”,一切都以速度致胜,因此从生存需要的“合租”快速转为生理需要的“同居” 也颇为正常。

  深圳的夜生活全国闻名,霓虹抚摸着满街孤独寂寞的男男女女。白天他们努力的工作,用青春和智慧为自己的后半生买单。晚上他们放逐夜色,为自己的精神寻找麻醉和抚慰。

  深圳的夜晚容易让人空虚,这里的爱情和金钱是人们最大的追求,同时也最遭鄙视。

  深圳的夜晚容易寂寞,酒吧成了好去处。去酒吧的人,大多要喝酒,酒后的深圳充满了艳遇。

  深圳的艳遇多数是对生存压力的另外一种暂时解脱,甚至于可以超脱生理境界,将其理解为一种精神生活?于是人们不得不去艳遇,在这里几乎只有陌生人,所以欲望如此熟悉,爱情却很陌生。

  深圳有条著名的“爱情路”。路面不宽,总长约4公里,一侧直接面朝大海,一侧是婆娑的棕榈树绿化带,每天都有很多情侣走过。4公里,深圳爱情的道路,但就是这不太长的“情侣大道”,爱情却总是奇迹般的发生,即便只是一场邂逅。

  作为有车族的你,为北京的堵车感到实在无奈。

  作为坐公交的我,同样感到无奈,我换那条路线都要迟到,都被扣钱。

  无奈啊,罪恶啊——堵城。

  何时能让北京这座既古老又时尚的城市享受片刻的安定与舒缓,让这个城市没有堵车,只有艳遇。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