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超载严重已成为城市新交通隐患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17日 12:03 东北网-黑龙江晨报

  6月23日,在哈市松北区万宝镇,一辆自卸半挂车与一辆满载7名农民工的面包车相撞,面包车内7人当场死亡;7月30日凌晨,在群力新区,一辆载有13名农民工的微型面包车与一辆本田雅阁轿车相撞,面包车驾驶员及一名农民工当场死亡,车内8名农民工受伤……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超载的“送工车”频频出事。

  包车去工地 核定12人挤进22个

  8月13日4时许,记者来到香坊区红星路附近的红星村。

  尽管天刚蒙蒙亮,在红星菜市场门前,七八辆哈飞“路宝”和松花江微型面包车排成一队等候拉客。

  4时30分,许多背着各种工具的农民工在菜市场门口聚集,一些农民工开始三五成群地和这些等候在此的司机讨价还价,另一些谈妥价格的农民工开始上车离开。5时许,菜市场门前聚集的农民工越来越多,甚至堵塞了交通。

  记者以“工头”的身份与一辆“路宝”车的车主搭话。

  记者:我送10个民工去南直路与长江路交口的工地。

  司机:10个人有点多,七八个人还没问题。几点接送啊?

  记者:早晨五点半送,下午四点半接回来,七八天。

  司机:四点半不行,那时候交警正出勤呢,超载那么多人被抓着就完了,六七点钟之后还行,交警都下班了。

  记者:我多出点钱去不?

  司机:接、送各50元,一天100元。

  记者:这么近的道,便宜点吧。

  司机:你知道我得冒多大的险啊!我的车是不能私自拉活的,拉那么多人,让交警抓住事就大了。

  记者:那你不怕被抓呀?

  司机:早上没啥事,交警还没出来呢,晚上我就躲着点走。只要你把钱给到位,冒险也认了。

  当记者试图与另一位车主“谈生意”时,这位车主警惕地表示:“我只拉熟客,别的活不接。”

  5时30分,一辆车牌号为黑NC7192的面包车坐了8个人后,沿着红星路往香坊方向驶去。

  5时40分,一辆车牌号为黑AE2762的面包车本来是3排座,最后一排是3人座,前两排是2人座,为了增加车内空间,座椅的靠背全部被拆掉,乘坐3人的座椅坐了6个人。

  这辆车还在座椅旁增加了小凳子,使车内原本就狭小的空间变得更加拥挤。此时,车内已经坐了7个人,几分钟后,又有几个背着工具袋的农民工从车后敞开的门挤进车内。

  记者数了一下,这辆面包车离开的时候,车内共坐了14个人,坐在中间的农民工只能靠抓住同伴来稳住身体,坐在最后的两名农民工的脸已经贴在了车后风挡玻璃上。14日5时30分许,一辆没有车牌的面包车沿铁路街逆行进入哈西大街,最后停在一处工地门口。这辆定员12人的面包车上,竟然陆续下来22个人。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道里区的朝鲜屯、哈慈附近,松北区一些在建工地附近,有多处这样自发形成的“送工车”车场,每天早晨4点多,就会有各种车辆聚集到此,送农民工去各个工地。

  “送工车”隐患堪比残土车

  记者在红星村采访时,一位司机告诉记者,以那一装了14人的面包车为例,就是以每小时五六十公里的正常速度行驶,遇到紧急情况踩刹车根本停不下来。

  7月14日,记者随哈市交通行政综合执法支队的执法人员在朝鲜屯附近出勤时,两辆载满农民工的大客车从朝鲜屯驶出。经查,两辆车荷载人数均为43人,但都超载,其中一辆车竟然挤进了58人,超员15人。该车司机表示,正准备送这些农民工去松浦大桥附近的“观江国际”建筑工地。

  8月8日,哈市交警部门针对“送工车”进行了一次突击检查。在不到3个小时的执法过程中,20余辆临检车辆中就有9辆超载。

  根据哈市交警部门统计,2011年上半年,哈市道路交通死亡人数达168人,占哈市各类事故死亡总数的85%,其中一次死亡3-9人的较大事故全部为道路交通事故,松北区“6.23”特大道路交通事故就是其中之一。

  7月25日,哈尔滨市政府召开的“保安全、促发展”百日攻坚战新闻发布会特别强调,进一步做好残土车、“送子车”、“送工车”、港田摩托车和运沙车的集中整治工作。

  工地不提供住宿 “送工车”钻空子

  “送工车”很难遏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很多建筑工地为了节约管理成本,不给工人提供集体住宿的宿舍或工棚,工人不得不自己找住的地方。为了节省开支,农民工只能选择住在相对偏远的郊区,红星村就是其中之一。

  在红星菜市场附近,有很多低矮的平房,虽然条件简陋,但是房屋价格与市区相比便宜很多。红星菜市场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这附近有很多房子中间带个小过道,两侧对门开的那种小屋,每个小屋20多平方米,一个月的房租不超过300元,一般是三四个人合租一个小屋,摊到每个人头上不超过100块钱。”

  “不给工人提供住宿的地方就是为了减少麻烦。”群力新区一建筑工地的包工头刘某告诉记者,以前,工地的工棚曾出现过着火、丢东西等情况,工地处理起来很麻烦,又没法杜绝,所以干脆就让工人自己找住的地方。“现在很多工地都这样。”刘某说。

  “我们就是为了多挣点钱。”当记者在红星村采访时,一位司机直言不讳。这位“路宝”车的司机说,“送工车”的活只在一早一晚干,他们白天还能再干点别的活,两不耽误。虽然有的面包车是按趟收费,但也有的是按人头算钱,从10元到20元不等,多拉一个就就意味着多挣10块钱,超员是必然。他和记者说:“早晨能揽到活的时间就是从四点半到六点的一个半小时里,如果能抢点时间的话就能再跑一趟,这样一来闯红灯、逆行是不可避免的。”

  司机为了赚钱,农民工则是为了省钱。在与民工聊天中,记者听到几个人都称呼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为“小胖”。“小胖”告诉记者,他最近和几个老乡去群力新区干活,9个人拼一辆车,车费是150元钱,大家均摊,多一个人大家就能少摊点车费。

  “送工车”之所以能在市区内躲开检查、超载行驶,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清晨四五点钟或晚上七点以后,一般遇不到执法人员,即使路口有摄像头,但只要摘了车牌或者挂个假牌子就能蒙混过关,有闯红灯、逆行被拍下来也无所谓,一些新建小区则根本没有摄像头。

  工地应提供班车减少隐患

  “现在有些比较负责任的工地向工人收取车费,然后雇大客车接送工人,这是个最好的办法,但也比较费事,所以多数工地不愿意这么做。”刘某告诉记者,如果政府相关部门能牵头,将这一做法作为对建筑工地的硬性要求,“送工车”的隐患将大大减小。

  作为交警以及交通管理部门,应该加强对超载、闯红灯、无营运手续的“送工车”严管。在“送工车”认为可以钻空子的区域和时间段内加强执法,在人为可控制的环节加强监管,违规的“送工车”就会无路可走,交通事故自然就会减少,悲剧才有可能不再发生。2010年9月1日起,《哈尔滨市城市公共交通基础设施规划建设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正式实施。该《规定》要求,城市主、次干道等新建、改建、扩建的建设项目,必须按强制性标准建设凹进式港湾公交途经站,新建的六车道以上(含六车道)城市主、次干道有条件的区域可考虑设置公交专用道。

  从很多新建工地的周围情况来看,不要说公交线网完全覆盖,即使连通车都没有解决,必须将这一规定真真正正地落到实处,才能解决农民工的出行问题,“送工车”自然就失去了生存的空间。

  编后语

  农忙时,他们在家种地,农闲时,他们外出打工,这就是农民工年复一年所重复的生活。

  为了挣钱养家、供孩子上学,他们背井离乡、撇家舍业来到都市。

  为了多省一块钱,他们租住在城市郊区最便宜的房子,甚至住在无窗无门的工地里;为了多赚一点工钱,他们起早贪黑、早出晚归,承担着城市最累、最苦、最脏、最险的工作。

  为了少摊几块钱的车费,他们挤在狭小的车厢里,时刻面临着危险。

  看着一起起交通事故现场,满地的血迹以及散落在地上的建筑头盔,让人心难以平静……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