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铁迎来纽约管家 解决拥堵主张信息透明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18日 10:00 环球人物杂志
香港地铁迎来纽约管家 解决拥堵主张信息透明
沃尔德在纽约世贸中心附近地铁站重启运营后乘坐地铁

  解决交通拥堵,主张信息透明

  香港地铁迎来纽约管家

  《环球人物》杂志驻香港特约记者 戴平

  2011年7月底,香港地铁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宣布,聘请美国最大客运机构、纽约大都会运输局(MTA)主席杰伊•沃尔德出任行政总裁。这是港铁公司首次聘用外国人来管理香港地铁。消息一经传出,便引起了各界争议。

  经验丰富的管理者

  现年52岁的沃尔德任纽约大都会运输局主席前,曾任伦敦交通局财务总监,被媒体称为“履历最完整的都市交通行政高管”。他和香港的缘分说来不浅。1981年,22岁的沃尔德从纽约汉宾顿大学经济系毕业,赴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进修公共政策硕士,主攻金融。而他同期的校友中,便有现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及财政司司长曾俊华。

  1983年,沃尔德来到纽约大都会运输局开始交通从业生涯,从初级的预算分析师,做到项目主任,后成为行政总裁。但1995年,如日中天的他却选择回到肯尼迪学院,执教5年。

  2000年,沃尔德被伦敦交通局雇用,出任财务总监。伦敦拥有世界上最早的地铁网络,但由于缺乏资金,系统并不完善。沃尔德意识到,改造地铁迫在眉睫,因为“相比其他公共服务系统,地铁服务的落后更容易激发民众的焦躁不满”。但没钱想迅速改造地铁,几乎不可能,沃尔德便想从公交车做起。但让他苦恼的是,英国人向来瞧不起公共汽车。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就曾说过:“一个年满26岁还坐在公共汽车里的男性,可以把自己划为失败人士。”为了打破偏见,沃尔德用了7年的时间。他用电子交通卡替换硬纸板车票,并成功完善信息服务,让伦敦公交服务重返一流水平,也让伦敦人爱上了公交车。沃尔德常常得意地回忆起在伦敦的经历:“每天我心满意足地目送自己的邻居、一个企业管理人员乘公交车上下班。他会对我说,‘嘿,我想去哪儿都有公交车!’”

  2007年,沃尔德离开伦敦交通局,出任麦肯锡合伙人。2009年夏天,时任纽约州州长佩特森亲自请沃尔德回来,担任MTA的局长。他上任可没赶上好时机,糟糕的经济、削减的经费,使他不得不面对高达90亿美元(约合578.7亿元人民币)的财政赤字。但沃尔德并不悲观。他推出裁员减薪等多项缩减开支政策,同时革新老化铁路,最大的成就是推出“快速公交”线路。一条这样的公交线路造价比地铁低200倍,却非常方便。即使是周末交通高峰时间,“快速公交”经停6站也只耗费12分钟,乘客对此赞不绝口。“它在速度上和地铁几乎没有区别,却能让人看到更美的风景。”交通顾问凯尔•维斯沃尔说。

  刚在纽约干了两年,香港又相中了他。港铁主席钱果丰解释称,最近几年香港地铁事故频发,“港式管理”遭到质疑,选择沃尔德或者能给民众一个惊喜。据悉,沃尔德将从明年1月1日正式接替年底退任的香港人周松岗,任期30个月。他今年11月将提前到香港,准备上任。

  毁誉参半的评价

  沃尔德要跳槽,纽约民众的评价毁誉参半。

  一部分市民仍记得,2009年沃尔德上任的第一天早上,就西装笔挺地站在地铁站内,和每一位乘客打招呼。之后每天,他都搭乘地铁上下班,沿途观察一切服务,从垃圾桶满了,到列车上的屏显数据是否准确,都一一记下,要求属下跟进解决。现任纽约州长古莫曾评价沃尔德是“有责任感的管理人”。有纽约居民在社交网站上留言,为沃尔德的离去“感到可惜”。

  也有人直言“很高兴”。大都会运输局工会就对沃尔德没有好感。由于沃尔德上任后的紧缩政策,3500个职位被削减,留任的员工也大幅减薪或减少超时津贴。同时,地铁和巴士的票价普遍上涨,沃尔德甚至还建议取消学童车费优惠。这些“无情”的政策显然让工会很不满,纽约地方交通工会主席萨缪尔森就直言:“我很庆幸,他终于走人了。”

  还有些人指责沃尔德“见利忘义”。2009年沃尔德赴纽约上任时,合约期为6年,如今任职才两年就突然辞职。知情人士称,“这是因为他新职位的报酬令人难以抗拒。”据称,沃尔德现职的基本年薪不足300万港元(约合247.2万元人民币),到港铁后年薪将翻一倍多,超过700万港元(约合576.7万元人民币),比曾荫权的薪酬还高。对此,不少纽约人也不理解香港方面的做法,他们不明白,为何港铁认为沃尔德会比港人做得更好。

  到香港怎么做

  虽然香港各界对沃尔德上任的争议不绝于耳,一些人对他的高薪酬也颇有微词,但更多的人在考虑,他上任后到底能带给香港什么,能不能解决香港地铁目前面临的问题。今年以来,香港地铁及其运营的深圳地铁4号线分别出现信号、扶梯故障等事故,香港本地高峰时期的拥堵也屡受诟病。还有知情人士称,港铁公司为了省钱,近年更换系统供电组件时,多用“便宜货”。于是,原本使用3年的机组8个月便开始出故障,导致服务瘫痪。而公司财务预算的审批程序又十分僵化,使得设备修理需要很长时间。而“管钱”是沃尔德的长项,人们相信他到任后,能很快解决财政带来的各种问题。

  另一方面,香港媒体也看好沃尔德在信息公开方面的勇气。近年来,港铁对安全事故全无报道,极大损害了乘客的信心。今年1月,港铁营运的一条地铁线出现事故,早晨7点车坏了,地铁全线受阻,到8点半,新闻称“故障车已被移走,服务恢复正常”,但实际上,9点多了,早前被堵塞的列车仍然开开停停。有人更指责,九龙地铁曾经有“8分钟通报机制”:当服务受影响超过8分钟,就会通知媒体,让公众尽快得知消息。但现在,这一机制无声无息地不见了。

  相比之下,沃尔德在伦敦、纽约管理地铁时,透明度十分高。当年,即使在伦敦高赤字的压力下,他也果断拨款,在超过150个地铁站引入列车抵达时间显示系统,并在网站推进现况更新服务。无论是突发事故还是正常检修,都会马上在网站更新,内容除了哪里有事故,还包括原因、延误时间、建议改换的路线等。沃尔德曾说:“我坚信,只要让人们掌握了信息,让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就会放松。”香港舆论认为,沃尔德以往的这些做法,会让港铁的信息透明有很大提升。

  不过,沃尔德擅搞紧缩的“政绩”,也让不少人担忧。九广铁路车务员协会主席刘彩红就表示,有一个擅长裁员减薪的行政总裁总是“令人担心”,工会决不会接受纽约那样的裁员。不过,港府高层和港铁董事局对这一点并不担心。他们认为,港铁不存在财政困难,没有紧缩的必要,这点担心“多余了”。

  无论是对沃尔德20年交通工作经验的肯定,还是对其“冷酷”裁员政策的不安,香港民众对于政府重金请来的这位新管家,还是在等着看。他能否适应香港的环境和文化,也还是个问题。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