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合肥”对阵南京武汉 公务员观望“未来”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25日 10:35 新京报
“大合肥”对阵南京武汉 公务员观望“未来”
8月23日上午,原巢湖市居巢区政府大门外,“看热闹”的人们各怀心事。这一天县级巢湖市成立。记者 张晗 摄

  地级巢湖市已从安徽版图消失,一分为三,进入合肥、马鞍山和芜湖的怀抱。

  8月22日,安徽省发布这一消息。目前相关公职人员的安排方案尚未出台,公务员们在观望并存有忧虑。居民生活被认为不会受很大影响。按规划,居民将按各自划入地区标准享受待遇。

  对于撤销巢湖,安徽省解释称目前安徽经济发展中存在中心城市规模偏小、划江而治等问题。

  在此之上,合肥被两大经济圈“挟持”,西有武汉东有南京,尴尬已久。这次区划调整,被认为将有助形成“大合肥经济圈”。

  8月23日晨,巢湖的出租司机周之来,将车载收音机调到了他习惯的频道,他习惯在开车时听巢湖人民广播台。

  “巢湖的播音员声音我都能听出来。”周之来称,不过这一次,传来的是陌生的声音,播放的是合肥市的消息。

  这一天,周之来和其他一些巢湖人都曾说了一句话“巢湖没了”。

  8月22日,安徽省宣布撤销地级巢湖市,调整其下辖的四县一区。在原市政府所在地居巢区,设立县级巢湖市,由合肥市代管,安徽省直辖;庐江县划归合肥市;含山县、和县(不含沈巷镇)划归马鞍山市;无为县与和县的沈巷镇划归芜湖市。

  安徽此举,媒体解读为做大合肥。据了解,调整之后,合肥市面积扩大40%,辖4区1市4县,并将巢湖纳为“内湖”,向“区域性特大城市”迈进一大步。

  【背后】

  巢湖成经济洼地

  在安徽原有的17个地级市中,巢湖市经济水平相对落后,与周边的合肥市、马鞍山市、芜湖市相比,成为经济洼地。

  地级市巢湖,存在了12年。

  1999年,安徽省撤销巢湖地区及县级巢湖市,设立地级巢湖市。巢湖市位于安徽省中部。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数字,1995年至2000年间,全国市级城市增加了近400个。巢湖市便是这期间设立。当时学界不乏反对意见,认为该市并非经济发展自然形成,有拔苗助长之嫌。

  坊间传言,在巢湖市设立的第三个年头,安徽省就曾动过撤销的念头,终未实施。

  与“低洼”中的巢湖市相邻的合肥,近些年则左突右冲,寻求发展。

  安徽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江三良介绍,合肥曾提出过与淮南、六安等市进行同城化发展。她认为,与淮南、六安相比较,巢湖市反倒是合肥谋求发展的更好伙伴。

  “通江达海对合肥市的发展比较重要。”江三良认为,经由淝河抵巢湖,再由巢湖入长江是比较好的途径。

  在这条通江达海的途径上,巢湖显得至关重要。巢湖是中国第五大淡水湖,其面积的70%左右由原地级巢湖市所辖,其余由合肥市所辖。

  巢湖对于两市居民生活、经济发展都至关重要。不过在开发与治理上,两市各自为战,存在诸多协调问题。

  据了解,安徽省方面认为,在安徽经济发展中,中心城市规模较小,政区规模差距较大,划江而治等问题凸显,水系特别是巢湖的管理体制不顺,对现阶段经济社会发展已形成很大制约。

  安徽省民政厅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通过此次行政区划调整,将巢湖主要流域集中于合肥市,并设立专门的巢湖管理机构,可以实现统一规划、治理和管护。有利于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

  2010年,合肥提出要建立“区域性特大城市”。同年全国两会期间,安徽省人大代表团议案提出行政区划调整。

  此后,在原巢湖市的机关单位中,“撤销”的传言便开始流传。经过一年多调研,国务院批复同意《关于撤销巢湖市及有关行政区划调整的请示》。

  【人事】

  公职人员观望变化

  8月23日早晨7时许,原巢湖市居巢区政府门前,聚集了上百市民,其中不乏市直机关及其下属事业单位工作人员。

  居巢区已改为县级巢湖市。当日上午,合肥市委书记孙金龙、市长吴存荣出席县级巢湖市领导干部会议,并为县级巢湖市成立揭牌。

  “我们就是来看看热闹。”一名在场的中年男子说。当被问及是否在市直机关工作,他笑言,对于以后工作“听安排”。

  据介绍,此次撤销地级巢湖市,全部工作由安徽省委、省政府统筹,行政区划调整工作领导小组由省委书记张宝顺挂帅。

  23日上午,在巢湖市领导干部会议现场外,一名市直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称,想打听打听工作到底怎么安排。

  同一时间,原巢湖市政府门可罗雀。原市政府大门两侧的市委、市政府的匾牌已经在8月22日下午摘下。人员进出市政府大院,保安亦不阻拦。各办公楼内,有工作人员在进行物品搬运。

  “如果你早些日子来,我的工作是接待你,但现在,市委宣传部已经不存在了。”一名原供职巢湖市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说,原来的各部门都叫工作组了,正忙着开会研究、落实安置方案。

  对于原巢湖市干部职员的分流方案具体内容,该工作人员及原居巢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汪明华均表示,由省里统筹,还不清楚。

  坊间传言,原巢湖市委书记陈强将调任省委副秘书长;原巢湖市长张飞飞,将调任马钢党委书记。此传言未得证实。

  对于原巢湖市公务员的分流方案,至今尚未公布,坊间传言甚多。

  网友“刘水天一色”在巢湖吧中发帖称,8月22日晚的会议上看到了文件,公务员处级、科级及以下分流至省直单位、合肥、芜湖、马鞍山和县级巢湖市,愿意到省内其他市的也可安置。正处级原则上安排实职。事业单位全部由合肥市接收;机关工勤人员全部由合肥市接收;50周岁以上或满30年工龄的可自愿提前退休或离岗;县级巢湖市暂定编制1500人……

  对于这份方案,官方未予证实。原巢湖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说,“只是网上的说法而已”。

  相比公务员,市直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更加焦虑。有人称“事业编制人员原地待命,留在县级巢湖市;聘用人员,根据最初签订聘用合同的时限,合同到期后,自动解除原合同关系,不再聘用。”

  安徽省民政厅负责人对媒体称,干部职员的安排总体将是“人随事走、编随人走,对口安排、职级不变”。

  8月23日中午11点半,数辆警车、巴士由原居巢区政府驶出。县级巢湖市的揭牌仪式在会场内已结束,围观者怏怏散去。一名约40岁的围观者说“政治前途算是没了”。

  【民间】

  心理认同待培养

  原巢湖市街头,对于巢湖被分拆,市民反应相对平静。

  8月23日下午,等公交车的赵先生说,“没就没了,咱老百姓还是该咋生活就咋生活。”

  安徽省委、省政府在工作安排中要求,原地级巢湖市的干部职工、离退休人员的津补贴,城乡居民的各项社会保障,原则上按划入地的标准进行调整,并于9月1日起执行。

  因合肥、马鞍山、芜湖三市的经济水平高于原巢湖市,原巢湖居民享受的社保等待遇或会有所提高。

  不过,巢湖人王先生担心,调整之后,原居巢区由市中心地区转变为合肥的边缘县,新的县级居巢市受到轻视。他说,即便是在原地级巢湖市内部,各县之间也存在“平等”问题。庐江县、含山县也有人埋怨原巢湖市在发展中对其重视不够。

  王先生还提到了心理认同的问题。他说巢湖的方言与芜湖市接近,心理认同上更趋近芜湖。

  安徽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江三良认为,行政拆分造成心理认同感出现落差,是正常现象,并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合肥初为省会时,在各方面均不如安庆,心理认同度并不高,但经过多年的发展,大家也慢慢习惯了。”她认为,当经济有所发展之后,外部环境的改变会变为心理内部的认同。

  江三良分析认为,合肥日后发展,重心向县级巢湖市方向转移的可能性很高。巢湖、长江是合肥市进一步发展的强力依托。因此县级巢湖市不会被轻视。

  令江三良担忧的,是近期市场的一些反应。她提到,以房地产为例,原巢湖市的庐江县、居巢区并入合肥后,是否会受到限购影响;原居巢区由原市中心区域转变为合肥市地理上的边缘地区,是否会影响楼房交易量。这些都还有待看进一步发展。

  【影响】

  “吸血”还是“辐射”

  原地级巢湖市的分拆,最大受益者被认为是合肥市,坊间有说法“合肥又在吸血了”。

  在安徽省内部常有“合肥吸血”的争论———合肥是聚全省资源得以发展的,合肥的发展是以牺牲其他城市经济为代价的。

  在江三良看来,所谓“吸血”就是经济学中极化的过程。经济的发展,先有极化效应,再有辐射效应。通俗说,先有“带头大哥”,再跟着他“喝酒吃肉”。合肥市经济发展到现在,还没能够充分将好处“辐射”给周边地区。她认为,随着发展,合肥市给邻居们带来的好处将有所增长。

  目前,合肥市西邻武汉、东邻南京两大经济圈。其中,南京经济圈的推进已有多年。马鞍山、芜湖、原巢湖都有东向南京的趋势,尤以前两者为主,经济得到了长足发展。合肥市的发展前景看起来并不顺畅,省外有其他经济圈的竞争,省内作为中心城市的“首位度”又面临挑战。

  安徽省政府参事王傲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一旦合肥地位不保,安徽省内经济凝聚力将下降。原巢湖市的分拆,对于巩固合肥市的地位,加强合肥经济辐射,凝聚马鞍山、芜湖都有作用。

  江三良认为,合肥经济圈的发展成本低,将吸引部分产业转移到此发展,这也有利于理顺南京经济圈的产业机构。“南京、武汉、合肥三市并不存在特别大的差距,谁成为NO.1还不好说。”

  □本报记者 张晗 安徽报道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