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南沙能否取代香港?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02日 11:50 南方都市报
广州南沙能否取代香港?
广州南沙能否取代香港?

  中国社科院日前发布的《广州市南沙新区的定位与战略研究》中,对南沙新区的功能定位是“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新枢纽,同时也是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共享中心和共同家园”。作为中国三大都市圈之一,珠三角确实缺少像“长三角”的上海那样的区域城市枢纽。南沙有没有可能取代香港,填补“珠三角”这一缺陷?

  广东省社科院现代化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郑奋明认为,南沙成为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新枢纽是“可以期待的”,但前提是南沙乃至整个珠三角能建成现代化的社会经济体制,同时,也有赖于珠三角城市的一体化进程。区域经济专家金心异则认为,香港的枢纽地位不可动摇,南沙再造一个香港,取而代之更不可能。

  郑奋明 广东省社科院现代化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

  南沙有“新枢纽”潜质

  “从整个珠三角的发展战略角度来看,南沙有成为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新枢纽的潜质。”郑奋明认为,位于大珠三角都会区核心地带的南沙,具有成为本区域新枢纽的区位条件。除了“几何中心”这一屡次被提及的区位优势以外,优良的深水港和目前已初具规模的港口吞吐量,也是重要的区位条件。

  欲成枢纽必须制度创新

  郑奋明认为,政策倾斜和资金支持,对于南沙前期的发展,是必要的。“把省级行政中心搬到南沙也不失为一个快速促进措施,虽然迁移的难度和阻力都会很大,需要权衡利弊得失”。

  但仅靠政府在政策、资金、人力等方面的支持,显然无法维持南沙的持续发展,更不可能靠政府支持就成为了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新核心。郑奋明说,南沙要想成为珠三角都会区新的增长极和发展驱动力,最重要的是要进行制度上的创新,“应借鉴发达国家在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的经验,改革传统体制的弊病,用现代的企业、经济、社会管理制度,打造一个现代制度的区域”。

  在这方面,南沙和珠三角地区具有天然的优势,临近的香港无论在法制条件、市场发育的成熟度、社会管理经验等方面都相对比较成熟。南沙又已经定位为粤港澳全面合作的区域平台,在“CEPA先行先试”的政策优势下,使南沙在制度上与港澳逐步融合,建立统一的市场,是有可能的。

  如果形成了完善的市场经济制度,政府成为有限责任政府,那么,现有的资源配置方式,将逐步为市场配置所取代,其效率将大幅提升,资源配置本身也将得到大幅优化。而在这种条件下,南沙的区位优势,将自然凸显。

  大珠三角的融合必不可少

  郑奋明认为,珠三角一体化进程和粤港澳合作的紧密程度,将成为大珠三角地区、能否真正构建出一个世界级城市群,进而形成这个城市群的核心和枢纽的关键。而南沙如果想成为这个角色,仅靠广州的力量是不够的,必须与整个珠三角各个城市进行有效的合作。

  郑奋明表示,包括港澳地区在内的大珠三角区域,应该逐渐纳入一个整体,从区域发展的宏观角度,进行交通、产业、环保、公共服务乃至制度上的一体化,逐渐在产业定位、产业布局和发展方向等方面进行通盘布局,进而逐步弱化政府对资源配置的能力,强化市场力量,使珠三角各个地区实现错位发展。但要实现这一愿望,显然不能靠某一个市,郑奋明建议,应该通过省里乃至更高层面,对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发展进行通盘考虑,协调公共利益和各方面的关系,使珠三角进一步融合称更大的整体。

  郑奋明说,南沙如果想成为这个枢纽,那就必重视对大珠三角都市圈的研究。尽管从战略的角度,南沙成为新枢纽是可以的,但要实现起来,至少还有三四十年的时间,其间,既要明确方向和定位,也需要措施得力,更需要在制度创新方面的魄力,而大珠三角的融合,更是必不可少。

  金心异 区域经济专家

  香港枢纽地位毫无争议

  在区域经济专家金心异看来,融合港澳的大珠三角,可以说格局已非常清晰。香港是枢纽、龙头或者区域的领导者,这毫无疑问,也不会改变。即便是在广州的城市内,南沙想建成CBD取代天河的可能性都不太可能,再造一个香港,取而代之更不可能。

  广州的CBD不可能转移到南沙

  金心异说,从阶梯来说,广深是第二级枢纽。尽管深圳有自己的观点,认为深港一起组成国际大都会,谋求成为大珠三角的领导者,但广州亦可以提出广佛同城化也是这个区域内枢纽。广州在不同程度不同层次都是区域内的某个方面的枢纽。

  但如果融合港澳在内的惟一的综合性枢纽的话,无论是国家给予的定位,还是事实上的驱动力,香港都是首位的。无可争议,也不会改变。

  这也意味着在这个区域里,综合性新枢纽绝无可能,多层次多梯度的枢纽则有可能。此外,南沙不可能形成和广州以及深圳并列的地位,广州的CBD也不可能从天河转移到南沙,至少30到50年不可能。

  如果是一个新的城市,城市的疆域功能分区还没有完全沉淀下来,其CBD存在一定位移的可能性,但广州是2000年的老城,不要说世界级城市群的金融中心,就是广州的金融中心位移至南沙的这种可能性也几乎为零。

  虽然广州天河的CBD现在已成型,但也是历经了一二十年的时间。从这个角度而言,即便是在广州的城市内,南沙想建成C BD取代天河的可能性都不太可能,再造一个香港,取而代之更不可能。

  南沙不具备国际物流大港的条件

  世界级城市群里的枢纽,它必须是金融的中心。此外,它还能保证客货流的运输集散,拥有在全球可快速通达的物流集散能力。

  香港是与广东平级的金融中心,其次它还是客货运的枢纽,尤其是机场。从客货枢纽来看,香港只略胜广州一筹。广州也是国家力撑的国际航空枢纽。香港更多是国际客货枢纽,而广州更多是国内的集散地。

  在这个大的城市群里,南沙的优势有两个:一是港口一是生态环境,还有一个是大片土地。从其自身的资源秉赋来看,其可以发展港口物流业,但它也显然无法取代香港和深圳港。但南沙可以依托港口发展物流体系。目前,南沙港口一直没有解决的一个问题是:究竟是更偏重工业港还是物流港?

  但南沙的现实条件是不具备成为国际物流大港的条件,因为它不是这个大区域里的首位,它更大的优势是工业港,可以依托后方的工业陆域,工业原材料和工业产成品的快速吞吐。在后方陆域这一点上,南沙拥有一两百平方公里的工业用地,香港和深圳都不具备南沙这样的优势。

  袁奇峰(中山大学博导)

  南沙已没有香港当年的机会

  “只有香港够得上珠三角这个世界级城市群里的综合枢纽。”

  中大博导袁奇峰分析,就广州层面而言,陆上交通枢纽,恐怕也是南站。从海上来讲,南沙港也只是这个群里的大港之一,而且不算太大之一。

  从政策层面而言,未来40年,对香港,取而代之也不可能。因为香港繁荣,是国家既定的政策。这不可动摇。

  从南沙目前的现实条件来看,南沙可以成为这个城市群里某一个分工或某一类的枢纽,比如重化工业的枢纽、陆上交通的节点枢纽等,不可能成为综合的枢纽。它是广州枢纽的一个部分。就像深圳之于国家是一个部件一样,跟香港在一起才完整。

  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每件事的枢纽,但是南沙已经没有香港当年的机会了。不仅是南沙,在这个群内其他的地方也很难再成为“everything”,南沙的希望是“something”。

  袁奇峰称,可以理解政府的心理,亚运之后,广州已经没有什么土地指标了,且现在各地都有国家级的开发新区,广州想争取国家级新区这个政策的心态也可以理解,但不是规划了就一定能够做成。

  统筹:南都记者 秦鸿雁

  采写:南都记者 谭万能 秦鸿雁 实习生 岳嵘

  南都制图:张许君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