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保山官员称群发短信为快女拉票系个人行为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02日 12:21 中国青年报

  当段林希站在湖南卫视2011年“快乐女声”的舞台上以一首《彩云之南》唱出对家乡的热爱时,她并不知道,在家乡云南保山,和她有关的一份公文和一条短信,正在引发一场巨大的争议。

  一位网友拍摄的图片显示,这条短信内容为:“保山快女选手段林希已勇闯六强,编短信06或段林希发送到××××××参与互动答题就能为她投上宝贵一票,1元/条。保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宣”。

  随后,又有网友称,在保山市政府群发短信之前的8月中旬,当地一组织也曾向下属组织发出特急明电,电文中说:“我市青年段林希为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走上快乐女声的舞台,通过自己的努力,目前已成功晋级全国7强。段林希宣传了保山,推介了保山,也是我市青年的杰出代表,为支持其争取在全国赛上取得更好的名次,根据市委主要领导指示精神……”

  在保山官方正面回应对“短信”和“公文”的质疑后,批评和“力挺”的声音在网络上交锋不止。有学者观察这一现象后指出,政府急于搭“快女”之车进行宣传,反映了城市的营销思路过于狭隘和浮躁。

  官方:并无“公权私用”行为

  政府高调参与选秀节目在网络上引发了对“黑幕”、“暗箱”、“潜规则”的纷纷议论,有网友甚至开始人肉段林希是否有显赫的家庭背景。

  对此,保山市政府办公室综合科科长左键回复说,段林希的母亲的确是该科室的工作人员,但并无“公权私用”的行为。

  左键此前回应当地媒体时曾表示:“段林希在全国的舞台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号召大家支持段林希,我们是想通过‘快女’这个平台更好地对外宣传保山的形象。”

  但左键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短信不是政府发的,政府部门没有号召市民为选秀节目投票,请移动公司群发短信是他的“个人行为”:“我觉得段林希靠自己打拼一步一步到全国六强很不容易,她的母亲又是我们科的同事,我看着段林希长大的,所以就去跟移动公司说,能不能依靠他们的平台来呼吁一下用户,多支持一下。但是没想到移动公司就以市政府办公室的名义发出去了。”

  左键强调,当时发出一部分后,有同事收到短信向他反映,“我觉得这样做不行,就及时向领导报告,迅速请移动公司停止发送了。”

  左键说:“可以说我的出发点也不是为哪一个人,主要是觉得保山出这么一个全国关注的人物不容易。”

  有关组织负责人向记者证实网传公文的照片是真实的。他认为,这只是倡议,没有强制性。

  保山市委外宣办的一名官员表示,以“保山市政府办”名义发出的短信经调查是个人行为,有关部门正在积极应对,有关组织发文只是倡议大家投票,从该组织的作用上来看,并无不妥。

  这位官员说,她在接到许多记者的电话询问后,曾落实过,保山市委宣传部并未发过与“快女”和段林希有关的文件,她也没有接到过组织相关活动的指示。

  网友:“公权滥用”还是“雪中送炭”

  保山官方试图撇清与此事的联系,但这一举动并未得到公众的认同。一位网友认为,就算群发短信是“个人行为”,有关组织的特急明电则是确确实实的“公文”,是按照严格的、法定的生效程序和规范的格式制定的文件,因此电文的内容可视为保山官方的态度。

  政府究竟能不能介入选秀节目?新浪网一项“你如何看待云南保山市政府发短信号召市民为快女投票?”的调查中,6699名参与者66.8%持质疑态度,认为“政府参与选秀节目易导致公权私用”,29.2%的网民则表示支持,认为“此举是为了更好宣传保山,无可厚非”,另有4%觉得“不好说”。

  批评者认为,用公权力为“快女”鼓与呼,是政府长期以来过于主动参与商业活动和民间活动的一种思维,容易让公权力的影响力变得“软”,变得“不值钱”。“每个‘特急电文’的背后,都凝聚着政府的指令,都饱蘸着公众的期待”,所以公权力的使用必须慎之又慎。保山市人民政府也可以借助辖区内的“名人”提升自身形象,但不宜动用公权力为“快女”拉票,这是因为公权力在使用上是有严格边界的,政府此举是“失态跨界、用力过猛”了。

  但另一些截然不同的看法认为,政府一反高高在上的姿态主动向大众文化靠拢、参与老百姓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是“亲民”、与时俱进的表现。利用全国媒体和大众都十分关注 “快女”比赛这一契机提升地方知名度,正是独具眼光、善于把握机会的体现。

  一位网友说,在段林希短信支持率低位徘徊的时候来自家乡人民、特别是家乡政府的支持尤为可贵,不能忽视政府“短信号召”助力“草根明星”背后暗藏的温情,这种关注平凡、鼓舞斗志的“雪中送炭”,值得尝试和认同。

  保山市从事宣传工作的一位官员告诉记者,事实上,比起官方的“观望”态度,民间对段林希和保山的宣传热情更为高涨。“在我还没有看过这个节目之前,在不同的QQ群就有许多人向我们建议,希望政府借助这个机会扩大宣传,我们这样偏远的地方很难得出现一个让各类媒体集中关注的人物,我很理解本地民众的心情。”

  政府“搭车宣传”急功近利?

  2009年,在同一个舞台上,来自四川达州渠县的小姑娘黄英意外地将她的家乡也推到了聚光灯下。在经历了“抵触——观望——支持”的态度转变后,渠县政府成为了黄英的粉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带领40余人的助威团飞到长沙的比赛现场为黄英呐喊助威。

  这一举动在当时也曾招来“公权滥用”、“浪费公帑”的指责,但“黄英走红,渠县闻名”的城市营销思路压倒了反对的声音。

  渠县县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黄英荣获“快乐女声”季军,渠县确实因此名声大涨,现在在外一说渠县,“大家都知道是黄英的那个渠县”,就像“韶山和毛泽东的关系一样”。

  渠县曾以“黄花之乡”、“汉阕之乡”和“竹编之乡”的定位向外自我推介,但都不如黄英的歌声传播得远。这位负责人总结经验说:“一个宣传点政府策划得再好,再怎么推动,媒体不感兴趣也没有用。”

  他回忆,黄英步步晋级时数十位记者蜂拥而至,那是渠县在全国媒体上亮相频率最高的时期。“只有媒体关注了,地方名声提升的效果才好。”

  “这种造星的社会机制可以吸引更多的注意力,许多爱屋及乌的粉丝会把眼光投向偶像的家乡。”在云南大学新闻系主任单晓红教授看来,这就是地方政府不惜“放低身段”,在大众偶像的光环下寻求城市品牌提升机会的动机,这种求新求变、努力探索的思路无可非议。

  但她怀疑,保山有没有搞清楚自己到底要塑造什么样的形象,与段林希的形象是否吻合?保山是一个历史、人文资源都很丰富厚重的地方,一个通俗歌手、大众偶像是否能承载这样丰厚的底蕴?“快女”的受众人群与保山宣传的目标人群是否一致?

  一位从事广告营销的人士也指出,这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宣传思路的延续,但事实上,很多人没有搞清楚地方名气提升后“那又怎样”的问题。

  渠县县委宣传部的人士说,渠县出名在招商引资上多多少少有些作用,但他也冷静地表示,政府不会再出面去做娱乐新闻的事情。记者了解到,黄英出名后,渠县几家生产黄花的企业想请她做广告,但和其经纪人的商谈迟迟没有进展。

  “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那位营销专业人士评论说。

  单晓红说,地方政府不要把眼光只放在宣传的“途径”上,而应该沉下去,好好地挖一挖“内容”。“如果足够尊重和敬畏这片土地,一定得做到蹲下来好好挖掘鲜活的东西,找到能够真正符合保山的形象。”本报记者 雷成

> 相关阅读:
云南保山:不“叫春”的城市只能爱“快女”
云南保山市政府发短信号召市民为快女投票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