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副市长被举报幕后的官商恩怨(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13日 11:15 南方周末
武汉副市长被举报幕后的官商恩怨(组图)
前“湖北首富”兰世立(CFP/图)
武汉副市长被举报幕后的官商恩怨(组图)
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CFP/图)

  南方周末记者 禇朝新 实习生 黄帅

  从7月份接受举报到兰剑敏召开发布会,历时一个多月,湖北省纪委仍无明确的调查结论。湖北省委一位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湖北省纪委是以信访件受理此举报的,按照常规,信访件的调查力度一般没有对已掌握证据立案调查的大。

  兰世立行事一直我行我素。知情人士透露,与中航集团签订意向合作协议时,按照常规入场时应是官员走在前面,企业人员陪在后面,但兰世立旁若无人地走在了一位重要官员的前面。

  正在服刑的前“湖北首富”兰世立,以实名举报武汉市现任常务副市长袁善腊涉嫌索贿、挪用公款借给黑社会发放高利贷等违法违纪行为,令舆论哗然。

  2011年9月7日,南方周末记者陪同兰世立的哥哥兰宏旺会见湖北省纪委有关人士,获知省纪委接到举报后,已三次派人到洪山监狱与兰世立见面。6日,兰世立还专门写了亲笔信,托纪委人士转交兰宏旺和兰剑敏。

  兰世立在信中称,省纪委已经成立了专案组,希望家属信赖纪委并配合调查。对家属召开发布会,他表示很诧异,说曾嘱咐律师,只有他有意外才能公布有关信息,家属未遵此意,不利于案件调查,弄得都很被动。

  兰宏旺则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会见他的湖北省纪委人士表示,专案组已找到原东星的三名会计调查东星公司给袁善腊儿子办机票等举报的问题,对此纪委将进一步调查核实。

  尽管官方调查尚未出炉,但商人兰世立与官员袁善腊结缘多年,是不争的事实。

  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两人后来结怨缘起兰世立创办的东星航空公司在武汉市政府的主导下被停飞并清算破产,最终的决策者虽非袁善腊,但袁正是官方决策的代表者。而此前从未被披露的信息显示,东星航空的成立和航空线路的获批,都是在湖北省和武汉市两级政府主要官员史无前例的大力支持下实现的。

  作为一个红极一时的民营企业,东星航空兴衰的背后,都能看到政府的影子,似乎成也政府,败也政府。政府与企业、官员与商人敏感而暧昧的关系,因为这场举报风波而凸显。

  在任副市长被服刑者举报

  2011年9月1日,前东星航空总裁兰世立的侄女兰剑敏在北京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会上,兰剑敏以兰世立的名义发布了举报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存在索贿、勾结黑社会放高利贷、包养情妇等违法违纪行为。

  新闻发布会后,兰剑敏的手机频繁处于关机状态,记者只能通过电子邮件与之交流。兰剑敏的父亲兰宏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兰宏旺是兰世立的亲生大哥。在兰家四兄妹中,兰世立是老四,兰宏旺是老大。9月5日,兰宏旺驾驶一辆破旧的面包车从武汉郊区前往湖北省委所在地水果湖地区,到湖北省信访中心询问举报结果。

  在兰宏旺提供给南方周末记者的举报资料中,兰世立举报袁善腊6项违法违纪行为:包养多名情人;将政府的巨额资金借给黑社会发放高利贷,中饱私囊,纵容黑社会的违法行为;帮助黑社会组织收取高利贷,并使用黑社会手段指使他人组织围攻国家政府机关,再滥用职权迫使双方签定《民事调解书》;多次索取贿赂为其子女所用;利用职权帮助高利贷公司进行高利贷交易,并指使公检法部门作出包括非法拘捕、拘禁、虚构罪名等违法行为抢夺兰世立的合法财产;诬告诬陷兰世立,指使司法人员严重违背事实并违反相关法规枉法判决。

  兰宏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举报信是自己送到湖北省纪委设在湖北省信访接待中心的办公点的。

  举报事件当日,袁善腊向媒体表示“非常气愤”,称举报信内容属于污蔑及诽谤。

  湖北省纪委新闻发言人在2日凌晨表示,对网上信息高度重视。该委曾于7月底收到兰世立委托其亲属送来的类似举报信,随后两次约其亲属当面核实情况,并就举报内容展开调查,同时希望举报人进一步提供有关证据。纪委将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继续深入调查,一经查实,则依纪依法处理,同时欢迎社会对领导干部进行监督。

  9月5日,湖北省委有关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兰宏旺递交给纪委的举报材料内容没有兰剑敏发布的清晰。湖北省纪委有关官员则表示,目前正在调查此事,调查需要一个过程,相关情况仍以当日的新闻发言人说法为准。

  从7月份接受举报到兰剑敏召开发布会,历时一个多月,湖北省纪委仍无明确的调查结论。9月5日,上述湖北省委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湖北省纪委是以信访件受理此举报的,按照常规,信访件的调查力度一般没有对已掌握证据立案调查的大。

  政府“捧飞”东星航空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兰世立举报袁善腊,缘起其创立的东星航空公司被武汉市政府主导清算破产。而袁善腊,则一直作为武汉市官方主持此事的代言人,出现在各个相关场合。在此之前,无论是袁善腊还是湖北省、武汉市两级政府,都与兰世立和东星航空有着密切的来往。

  参与创办东星航空的前东星副总裁马格胜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兰世立对袁善腊的举报是恶意的中伤和诬陷,看后很气愤。事实上,袁善腊给了兰世立很多帮助,兰世立举报诬陷袁善腊有点忘恩负义。

  马格胜介绍,其2003年进入东星,2008年因不愿在一份7500万的高利贷借贷文件上签字,被中止了相关职务而辞职。辞职后,因兰世立拖欠其工资,曾申请劳动仲裁追讨欠薪。

  马格胜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2004年年底,此前主要在房地产和旅游业投资的兰世立有了进军航空业的设想,并向湖北省旅游局提出申报成立航空公司。

  “当时湖北省旅游局的局长听说我们要搞航空,觉得这个牛吹得有点大,不受理。”马格胜说,随后找到了湖北省口岸办,该办受理了申请并建议让武汉市政府出面上报。最后,两人找到了分管武汉市口岸办的副市长袁善腊。

  马格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到袁善腊,但兰世立显然已经认识袁善腊很久了。兰世立曾在袁善腊主政的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开发房地产,东星集团的总部也设在东湖高新开发区。

  按马格胜的说法,此次报给袁善腊的材料交出去后石沉大海,几个月没有音讯。2005年,兰世立再次找到袁善腊当面表达了想成立航空公司的想法。

  这一次,袁善腊表示了支持,并带着兰世立和他一起去湖北省政府找到了当时分管旅游的副省长韩忠学。韩忠学也表示了支持,并要求兰世立等完善成立航空公司的规划后上报湖北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要求武汉市政府补充能证实兰世立有资金实力创办航空公司的材料后,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同意联名给民航总局致信请求支持。

  马格胜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联名信是以湖北省政府文头的形式写的。此后,袁善腊和韩忠学亲自一起到北京向民航总局递交了联名信。一个月后,2005年6月10日,中国民航总局正式批准东星航空有限公司筹建,注册资本为8000万元。

  此后,在湖北省委机关报《湖北日报》及武汉各市场化媒体上,不时能看到兰世立涉足航空业的新闻,东星航空则被湖北媒体誉为“华中地区首家民营航空公司”。在开通航线、租飞机、买飞机等重要事项的签约仪式上,都有湖北省和武汉市主要官员的身影。

  马格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武汉市区两级政府对东星的支持很多。2007年春节前,因东星集团拖欠工程款,民工围堵了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政府。马格胜说,是政府出面借给了兰世立7000万偿还了拖欠的工程款。2007年年底,武汉市给东星建航空基地批了550亩地。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他只用了27天时间,赶在土地涨价之前办完了手续。

  东星发布给媒体的信息称,鼎盛时期,该集团资产达20亿元,2005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兰世立位列第70位,并被誉为“湖北首富”。

  兰世立的大哥兰宏旺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袁善腊与弟弟兰世立的关系很好。早在2002年其父兰起义去世时,已经是武汉市副市长的袁善腊就曾送过花圈。马格胜证实,当时的兰世立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商人。

  “当时兰世立嘱咐我,重要领导的花圈要摆在显眼的位置。”兰宏旺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兰世立还不时在家人面前炫耀与袁善腊关系要好。

  兰宏旺还讲述了一个他认为袁善腊与弟弟关系要好的细节:2002年春节的一个晚上,一家人吃过晚饭后在一起看电视,新闻里突然出现了袁善腊。兰世立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这小子又露脸了,不晓得当不当得上市长。”

  兰宏旺对南方周末记者称,兰世立还曾向他说过,“要是袁善腊当上了市长,东星就有了靠山。”

  南方周末记者先后联系多名曾在东星集团任职并获得兰世立信任的高管,他们均以已离开东星为由不愿透露兰世立与袁善腊的相识和交往历程。

  官商如何交恶

  企业的壮大,加上张扬的性格,让兰世立逐渐得罪越来越多的政府官员。在涉足航空业后,兰世立又相继到湖北神农架、钟祥等地大肆投资旅游,并大量租赁和购买飞机,资金日益紧张,高利贷越借越多,各种催债、官司、飞行员闹事等问题接踵而至。兰世立与官员们的蜜月期,也逐渐接近尾声。

  知情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2007年5月1日深夜,一位当时的湖北省副省长找兰世立谈过一次话,历时半小时。谈话中,这位副省长提醒兰世立,“得到鲜花和掌声后下台要记得跟台下的人握个手,要表示一种感激和谦虚。”

  上述人士称,2007年7月,在东星各种问题层出、兰世立因经济问题被公安部门调查后,袁善腊也找他谈过一次话,建议他缩短战线,放弃部分旅游投资,集中精力和财力做航空业。

  兰世立并未听取上述意见,他依旧我行我素。有知情人士透露,与中航集团签订意向合作协议时,按照常规入场时应是官员走在前面,企业人员陪在后面,但兰世立旁若无人地走在了一位重要官员的前面。

  马格胜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他曾陪兰世立参加过一次湖北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会上,兰世立向当时湖北省的一位领导表示,省市政府对东星的支持力度还不够大。那位省领导在会上回应了兰世立:为了帮你申报航空公司和航线,省委书记和省长有史以来第一次联名替企业写信给部委请求支持,我签字都签得手打颤……

  2008年,为了向武汉市交通委员会讨要4500万欠款,东星派出近200名员工连续一个星期到武汉市交委大楼前静坐,最后武汉市交委被迫偿还了此款。

  兰宏旺提供给南方周末记者的《关于收购东星航空的意向性协议》显示,2009年1月7日,兰世立曾与中国航空集团公司签订了收购协议。在协议最后,袁善腊作为武汉市政府代表签了自己的名字。

  一位离开东星的原高管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在国航资金到位9000万后,兰世立突然反悔,让官方大为恼火。

  2009年3月,武汉市政府给民航总局中南局发出《武汉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停飞东星航空公司航班》函称,2008年以来东星航空经营困难,重组工作遇人为障碍并引发了员工罢工,境外合作公司申请东星航空公司破产,而兰世立擅自出境被公安部门羁留。为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消除航空安全隐患,避免发生航空安全事故,请求从2009年3月15日起批准东星停航。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武汉警方出具的法律文书显示,在被警方数次传唤后,兰世立于2009年3月15日被警方监视居住,同年9月29日被以涉嫌逃避追缴欠税罪逮捕。

  9月5日,一位不愿具名的媒体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2010年元旦,被取保候审的兰世立在武昌水果湖一咖啡馆约见了她。见面中,兰世立多次提到武汉市政府有人整他,但不愿透露该官员姓名。再三追问,兰世立才说出该官员是袁善腊。

  “我感觉,他当时还不想抖出袁善腊。”该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此次见面4个月后从网上看到了兰世立被判刑4年的新闻。

  在9月1日公布的举报信中,兰世立称与涉黑的高利贷集团有利益关联的袁善腊,是为了帮高利贷集团收回高利贷才打击报复他,并动用了公检法对他进行了枉法抓捕、关押和判决。

  “袁善腊不仅毁了世人瞩目的东星航空,更毁了武汉市人民政府在外的形象。东星航空是武汉的本土企业,袁善腊作为武汉市人民的父母官,要目无法纪地扼杀一个在本土生在本土长的企业,也应该至少懂得家丑不可外扬,然而,袁并不在乎自己所代表的武汉市政府的形象。”兰世立在举报信中说。

  2011年9月5日,袁善腊的秘书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此事组织上正在处理,袁善腊个人暂时不能发表看法,但他是相信组织依靠组织的。此外,这位秘书还透露,“近日来电慰问袁市长的人很多,各行业各方面都有,大家普遍对兰世立的行径表示愤慨,对袁副市长表示支持。”

  2011年9月6日,兰剑敏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目前无法提供进一步举报证据,建议记者到监狱采访正在服刑的兰世立获取更进一步信息,湖北省监狱管理局没有同意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要求。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