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社论:当县长简历成为机密 民意价值几何?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22日 10:46 南方都市报

  河北省馆陶县近日召开干部大会,29岁的闫宁走马上任,出任馆陶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如果不出意外,在此后的馆陶县人民代表大会上,闫宁将没有悬念地去掉“代”字,成为县长。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闫宁或许将刷新一项政坛纪录。这位1981年11月22日出生的年轻人,将和同样在29岁出任县级市湖北省宜城市市长的周森锋并列,一起跨入“史上最年轻县长”序列。

  如果不是这则新闻,周森锋估计都已快成为一个被公众淡忘的名字了。这一点是耐人寻味的,因为曾几何时,关于这位年轻人近乎火箭般的升迁之谜,以及连带而来的“打伞门”、“香烟门”、“论文门”几乎成为所有媒体关注的重点,而由于当事人和相关部门的刻意淡定,公众的疑虑缺乏一个适当出口,一度似有冲决之势。而现在看来,刻意的淡定是成功的,因为如同鲁迅所说,“忘却的救主”总会来临,熬过看似最艰难的一刻,依然是云淡风轻。

  和当初的周森锋一样,闫宁的身世和飞速升迁都惹人遐想。报道中称,29岁的闫宁在赴任馆陶县县长以前,在同属邯郸市的永年县工作了五年多。在最初的三年里,这名年轻人获得了四次升迁,提拔速度非同一般。而仿佛是借鉴、升级了周森锋经验,这一次,面对猜测和质疑,相关部门显然是更加淡定了。以前只要打开馆陶县政府门户网站的“领导之窗”,就可以看到正副县长的个人信息,包括照片、简历和分管工作,但自从闫宁来馆陶工作之后,就只能看到常务副县长及以下政府领导的信息。而近期,就连网站“领导之窗”一栏也点不开了。前往采访的媒体一路遭遇红灯,而且从县政府工作人员那里,传来了“县长的简历是机密,不便对外公开”的信息。

  当县长的简历都成为机密的时候,虚虚实实的传闻自然不胫而走。据网民爆料,闫宁父亲曾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县供电局局长,闫氏近亲属中有两个厅级和三个县级干部。和以往事件中相关部门针对类似传闻多少都会做出辟谣的姿态截然相反,这一次,邯郸市有关部门甚至不屑作一个哪怕简单的回应。不能不让人困惑,他们到底是不知如此作为会加剧公众对闫宁的猜疑,还是坚信这种猜疑软弱无力?

  选拔多年轻的人当县长不是问题,干部的跨越式升迁不是问题,甚至干部的身世有多么显赫也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你得给公众一个理由,而且这个理由经得起基本的质疑。应该说,这是信息公开的起码要求,是满足公众知情权,使之能够监督政府的底线条件。明知为底线而漠然置之,只能认为相关部门似乎看透了民意的嬴弱。

  与河北有关部门视公众呼声若无物相反,最近湖北宜都市针对“25岁美女镇长”风波的应对则可圈可点。其敞开大门迎接媒体采访,当事人直接面对公众,深度披露与干部人事任免的相关信息,堪称成功的危机公关。但当我们把这两起不同的应对界定为“成功”和“失败”之际,却又不能不说,尽管是“失败”者,尽管在民意那里明显失分,却远远不能构成一种压力,因为压力显然不能给“失败”者真正带来什么。

  我们曾经貌似深刻地讨论社会信任度为何如此之低,痛心于网民的情绪为何多不理性,大声疾呼公众应该避免对政府和官员无端的恶意想象,就整体层面而言,所有的思考都积极而有意义。然而遗憾的是,每当一起个案袭来,就往往残酷地见证了所有思考的苍白。也许就在不久前,河北的相关部门还在为如何与民意互动、提升政府公信力而殚精竭虑,但闫宁事件一上升为公共话题,在他们那里仿佛就只剩下了不在乎———不在乎网民的情绪式反应,也不在乎公众的恶意想象,更不在乎地方民众对他们的信任度有多高。

  干部人事任免风波不断,传闻满天飞,化解之道当然首在信息公开、程序透明,而最重要的,恐怕还得让民意具有真实可感的压力,成为一种必须在乎的东西。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