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金昌市委书记张令平:避免“矿竭城衰”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23日 11:19 21世纪经济报道
甘肃金昌市委书记张令平:避免“矿竭城衰”
甘肃金昌市委书记张令平

  本报记者 房田甜 甘肃金昌报道

  目前,甘肃省金昌市以其占全国总量超90%的镍钴和铂族贵金属产量,成为北方最大的铜生产基地和西北地区重要的化工生产基地。2010年,金昌市生产总值达到210亿元。

  但这并不能改变一个现实,金昌的经济结构相对单一,主要是以镍金属矿业的冶炼和开发为主。虽然目前还处在资源开采的鼎盛期,但开采到现在,资源已经挖掉了1/5,按照现有保有储量测算,矿山富矿服务年限仅为23年。

  “过去我们的价值取向是哪里的矿好挖哪里,哪里的矿富挖哪里,现在我们就必须要贫富兼采,这样整个矿山的服务年限可以延长到40年。”近日,金昌市市委书记张令平告诉本报记者。

  与30多个国家建立资源合作关系

  《21世纪》:在应对可能出现的矿产资源枯竭问题上,金昌做了哪些努力?

  张令平:为了避免“矿竭城衰”,辖区省属国有企业金川集团公司已与世界30多个国家建立资源合作关系,成立了大澳区、美洲区、欧洲区和亚非区四个矿区,主要是将镍、铜、钴资源向矿区集中。

  目前金川集团所需要的镍原料50%来自国外,铜原料80%来自国外,尽量延长自己的矿山的服务年限;另一条腿是提高自己的矿石的回采率,将采矿损失率和贫化率控制在5%以下。

  目前,金昌工业的废杂存量已经达到8000万吨,今后每年还要产生1500万吨左右,所以固废利用也是我们的重点。目前金昌正在建设铜渣选矿、镍弃渣还原提铁、尾矿再造等顾飞综合利用项目。这些都建好后,年处理固体废弃物将达2000万吨,年可实现产值50亿元以上。

  《21世纪》:从国外进口矿石和废渣再利用的经济性如何?

  张令平:废渣的处理有两个方面,一个要看今后的开采技术,进行技术攻关;二是在条件适合的时候我们考虑二次开采。当镍价到达40万以上,品味在0.3%的就可以入选了,现在镍价在16万就要求品味在0.5%了。

  还有就是现在具备再利用条件的,比如粉煤灰、磷石膏的处理,这些已经全部把它处理掉了,比如做水泥或者建材。还有一部分废渣,就要靠技术攻关,以后可能还原成不锈钢或是本色钢,这个都在推进。

  就地消纳新能源

  《21世纪》:资源型城市还面临的另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就是环保问题。我们知道2004年之后,国家环保部把金昌列为重点监控对象,而且在全国113座重点城市环境定量考核中,被列为全国十大重污染城市之一。金昌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张令平:金昌的矿是大型硫化镍矿,含硫量比价大,大概是23%,产品比重是大概生产一吨镍,产生的副产品硫酸就能达到7吨。在冶炼的过程中,这些硫都被烧掉了,以二氧化硫的形式把硫从资源里面分离出来。

  建厂之初,主要是想怎样尽快的把这些硫拿出来,当时也没有考虑到环保的问题,为了方便,厂区和家属区都是在一块,长期市民受环境污染的影响比较大。后来我们先后投资10个亿,从事烟气、污水处理等项目建设,还建成了一大批环保景观工程,着力构建循环经济的格局,促进产业的延伸和调整。

  2005年我们成为劣三级环保重点城市,但2007年我们就摘掉了污染的黑帽子。去年,我们环境优良达到316天,比2005年提高了64天,环境质量大为好转。

  《21世纪》:金昌从去年开始也涉及了新能源发展,具体规划如何?

  张令平:金昌的新能源发展起步较晚,现在风电的规划已经出来了,整个是350万千瓦,现在规划正在报批中,一期是在永昌和金川两个区域各上一个4.95万千瓦的风电项目,由央企三峡新能源公司开发建设。

  25兆瓦的太阳能发电,已经有两家实施了。我们还要进一步利用新能源,在新建的社区全部利用太阳能,解决热水问题。现在还和以色列重点公司搞了一个砷化镓薄膜电池项目,太阳能一半用来发电,一半用来供热,利用效率能达到70%。我们准备在农村小区引进该项目,一方面解决新农村的供电,另一方面解决冬季供暖和热水问题。

  我们当地的能耗非常高,全市的用电量达到66亿多度,占甘肃将近十分之一。我们就在想我们的用能需求能不能和风电、光电这些新能源用电甚至是传统能源的发电结合起来。

  国家科技部、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电网也希望由我们牵头,结合我们高能耗的产业特性,来研究怎么就地消纳新能源的问题。现在这个课题已经启动了,就做甘肃金昌示范工程,上个月初已经委托中国电科院做技术支撑,现在正在做前期的工作。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