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市委书记赵世洪:城市化不是政绩工程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24日 10:38 中国经营网

  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主题是城市化,这已是绝大多数人的共识。但对于城市化发展模式的选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可能统一认识。

  事实上,城市化在拉动经济增长的同时,也成为群众致富的快捷手段,可以说城市化路径的选择凸显了一个地区的执政理念。有专家说,城市化路径的选择其实是良心活,地方执政者能否真正践行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的理念,城市化过程可有效检验。

  “苦下笨工改老城、缓在新区摊大饼。”这是河北廊坊市委书记赵世洪选择的城市化道路,在他看来,城市化过程中首先要考虑惠及于民,城市化不是政绩工程而是良心活。

  近年来,河北廊坊巨资投入改造老城区,通过一系列的持续改造后,廊坊城市品位大大提升,近日,赵世洪就城市化、城市价值的塑造、开发区产城融合等问题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专访。

  良心活

  《中国经营报》:近两年,廊坊在围绕功能完善、民生保障、城市发展三大方面做了很多文章,尤其是在旧城改造方面,比如不久前你们拆掉了市政府办公楼,建成了商业综合体。相对于其他城市而言,我们发现廊坊在城市化方面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老城区,下一步,廊坊在城市化方面将选择怎样的路径?

  赵世洪:当前,许多城市在建新城区,实际上,城市容量有限的城市都面临两种选择:一是抛开旧城做新城,二是就地改造,改造结束后再逐级扩大。这两种做法各有代价:第一种做法是在白纸上划图画,便捷之处是可免去拆迁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和成本,现在看来,拆迁带来的成本远远大于新地开发的成本。事实上,现在大多数城市都选择了这条道路。但我们廊坊暂时不选择第一种做法。

  我们的城市发展理念是“苦下笨工改老城、缓在新区摊大饼”。

  《中国经营报》:这看上去比较辛苦,为何要选择这种城市化道路?背后体现了廊坊市委、市政府怎样的执政理念?

  赵世洪:之所以选择这条道路,这与我们的执政理念息息相关。城市化是群众致富的有效途径,在改造老城过程中,能使老城的居民迅速致富,通过拆迁致富已经成为普遍存在的现象。所以,城市化首先要考虑到民生,考虑到共富的理念。

  但在多数城市管理者看来,这种选择可能是比较傻的做法,可以说费力不讨好,改造的过程很痛苦的。所以很多城市管理者都选择了做新城,因为做新城显然比较省力,可以绕开最敏感的事宜。

  不过对于做新城还有一个因素必须考虑,做新城之后,会使得老城的地价迅速降低,老城商铺的价值迅速降低。

  科学发展观要以人为本,我们选择的这种城市化道路恰恰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理念,富民、惠民首先要优先本地的百姓。

  当然,做新城也有其优势,下一步我们要两者兼顾,新旧改造互动互利。如卖了新城的地来贴补老城,老城的改造多数是要举债的,这就需要通过新城建设取得的价值来扶持。

  对于执政者来说,发展理念是良心的选择,不能只选择最容易出政绩、最省力气的做法,体现科学发展观还是应该以人为本,选择切实能惠及于民的做法。

  《中国经营报》:事实上,现在国内的城市建设越来越趋同,“千人一面、千城一面”,作为城市的执政者,该如何提升城市价值、提高城市品位?

  赵世洪:城市的价值取决于5方面的因素,包括城市的定位、格局、功能、特色、品质。定位指城市的优劣势,与周边地区的竞合关系,实际上表明了城市最大的发展可能性,这需要定准。格局是指城市如何摆布自己,城市好比一个有机体,胳膊、腿、躯体等都需要有序的摆布放置;功能指各种中心,好比人体的脏器功能;城市不能千人一面、千城一面,要做出自己的风格,形成独特的文化和气质就是特色。

  事实上,特色很不容易做,形式上要有建筑符号,比如海派建筑、徽派建筑,但这些是以几千年的历史沉淀做基础的,后人总结的东西很难被外界接受,但历史遗留的很容易被接受,所以很难。

  以上这些因素发挥好了,城市品质自然会上去。当然,城市的价值还取决于执政者的眼界和水平。

  廊坊坐拥区位、环境、后发三大优势,廊坊不愁常态的发展,愁的是高水平的发展。为了防止“城市病”,廊坊聘请了世界顶级的规划设计公司美国HOK公司制定城市规划,廊坊的概念规划作为最佳案例在上海世博会展出。廊坊对接北京,核心的问题是解决好保持比较优势与逐步释放城市价值的关系,为此我们制定了“生态、智能”的城市定位和“组团”建设的城市格局,并以公共交通为先导,构建现代城市。

  新融合

  《中国经营报》:在廊坊,出现了一些从欠发达区县发展壮大的开发区,比如固安开发区的成功,这些开发区正在实现功能的转变,也承担了部分城市化的使命,它们正在从单一的工业区转型到新城区,从开发区到城市,探索出一条产城融合的道路,为此你怎么看产城融合的发展理念?

  赵世洪:我认为开发区做新城的概念是正确的,开发区的功能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单一。现在的城市发展理念是混搭式的,此前开发区是钟摆式的流动,下班后汽车再拉回居住区,这往往导致两个极端,开发区就体现一个工业区的功能,城市也容易变成睡城。在资源越来越紧张的当今,受环境制约等诸多因素,如何让开发区更有效变得很紧迫。

  另外,随着环保技术的发展,现在的开发区已经不是过去有污染的工业区了,宜居、宜园是现在开发区的新趋势,开发区一定要配套齐全才能吸引人才,吸引来高端产业入驻,所以产城融合是未来开发区的一种趋势。但产城融合也不能“一刀切”,距离主城区近的开发区没必要再重复建设大配套设施,若远离市区,就应该建设好配套,让园区功能更多元。

  再者,开发区的产业定位决定是否要建设新城,比如全是劳动力密集、纯加工型的低端的企业,蓝领工人多,这样的人群结构就对周边配套形不成太大的带动作用,对商业、对休闲服务以及居住环境可能就要求低,但如果定位全是高端的总部经济,则反之,比如华为这样的公司,周边一定要配套星巴克,商业服务区,所以,有了高端的产业就会形成高端的服务区。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