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微博叫板”纪委官员:我凭良心管“闲事”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27日 10:17 金羊网-新快报
湖南“微博叫板”纪委官员:我凭良心管“闲事”
陆群的实名认证微博

  湖南省纪委干部陆群谈以“乌纱帽”微博约赌长沙县委书记

  -新快报记者 周至美 发自湖南长沙

  10月20日,网名为“御史在途”的湖南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在微博发帖,就湖南省长沙县警方拘留殴打讨薪农民工一事,叫板该县县委书记,为讨薪民工叫屈:“请问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同志、亲自部署诱捕民工的长沙县公安局长曾卫国,敢说‘如果这些民工的诉求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吗?”

  10月23日夜间,长沙县公安局对外发布了一份“情况说明”,称4月的讨薪事件实是“民工阻工事件”,并表示,经长沙市公安局和长沙县纪委联合调查,长沙县公安局的处置是“正当执法”。

  对此,陆群前日晚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称,这份情况说明是在4月26日的材料基础上精心修改而成,“用更多的谎言掩盖了真相”,“主要事实全系捏造”。

  该事件中另一个焦点人物长沙县县委书记杨懿文在接受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栏目采访时表示,已知道此事,但同时称“具体态度还要等相关部门的正式声明”。

  昨日,《人民日报》视点版发表时评《“叫板官员”该由谁接招》,文章称“(长沙县方面)作为被质疑的对象,如果自己单方面调查得出结论,就像‘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结果恐怕难以服众。”

  文章对该湖南省纪委干部的“微博约赌”事件评论说,该方式“当然不应是维护权益、反映问题的常态。合理诉求的表达,需要规范化的渠道;公平正义的实现,唯赖制度化的保障”。

  对话陆群

  没有人想出这风头 这是我的个性使然

  1 我为弱势群体说话不是一年两年了

  新快报:这起民工讨薪事件,其实是发生在半年前的事情。

  陆群:对。4月12日前后,我连续遭遇三起民工求助事件,两起为讨薪的,一起为受伤致残被停药的,令我非常同情这些弱者。多年来,我关注过无数农民工受辱的事情,最愤怒的是两起,4月11日民工被警察毒打的是其中之一。

  新快报:为什么在半年后再提及此事呢?其间半年有没有什么进展?

  陆群:那次之后,他们说要调查此事,我给了他们改正错误的时间。加上我工作比较忙,我还外出参加了两个月的学习培训,暂时搁置了此事。前不久,长沙又发生一起民工讨薪被打的事情,我想起此事,因此再次重提。

  新快报:被打的民工中有一个是你的哥哥。你会不会觉得有袒护亲属的嫌疑?

  陆群:这么说的话,很多人在六百年前都和我一家子呢。其实,我不需要避嫌,我哥哥受害较轻,再说,我管家乡人的事情在情理之中。我在微博中说过,有个河北蒙冤的警察曾经在我家里住过一年,我当时冒着很大风险的,但后来证明我是对的。我连外省蒙冤警察的事情都管,怎么就不能管自己家乡的事情?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为弱势群体说话不是一年两年了,十几年来一贯如此。

  新快报:这次的事件,据说你也有调查核实。但你的调查能否经得起考验呢?

  陆群:我并不能给这个事件提供权威结论,这也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我的职责是预防腐败,是监督党政领导。但我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也有这个自信,我同时也相信那些民工朋友不会欺骗我,而且我也是在掌握一定证据的情况下说这个话的(对赌“乌纱”言论)。

  新快报:你刚才说,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作为一个纪委干部,这本来也不属于你的职责。你的一位亲戚刚才也告诉我说,你喜欢管“闲事”。什么动力会让你这么做?

  陆群:很多事情,就是凭着良心干事,我也有一些侠义情结。其实,就在今天(指10月24日),我的老领导还和我谈心,告诫我,“你是纪委干部,不是记者,做事不要出格;要注意策略和方法,寻求正当途径”。我其实对后面这句不是很赞同。

  2 第一次网上公开点名

  新快报:你以前如何管这类事件?

  陆群:我帮助很多人,方法有很多种。我1996年进省委大院,看到一些上访的,我会留意材料,如果感觉有重大冤屈的,我一般把材料收下来,概括出要点和重点,向相关部门反映,我毕竟不是信访干部。第二种方法,就是把一些重大情况写成内参,提交给领导。第三种,就是我亲自上阵。

  我有时候也会给一些媒体朋友爆料,建议他们去调查某件事,利用舆论来监督政府。

  新快报:你这个省纪委干部打电话,就算以个人身份,有时候会让下面的官员害怕的。但你的确是利用了你的身份,解决了问题。你觉得有没有干涉他们的工作?

  陆群:这个身份的确在办事的时候会方便一些,利用身份和职务影响,也解决了不少事情。但我觉得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事情。我也不会想这么多。当然,作为体制内的干部,党的纪律、机关的工作制度还是要遵守的。

  新快报:那你这次使用了微博。微博对你来说是一个武器还是渠道?

  陆群:我觉得微博就是让我多了一个渠道。我认真研究过微博,在国外,这种东西主要是社交用途,在中国就成了一个舆论场。

  新快报:这次,你没有主要使用体制内的渠道解决问题,比如私下沟通,而是采取了微博的方式。你觉得有用吗?意义何在?

  陆群:这是我第一次处理这种事件的时候,在网上直接公开点名批评。这种方式对于解决问题效果也不会好。目前,我没有看到其他效果,但是一小部分警察的暴行已经大白于天下,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在这一事件后免遭毒打。如果这些打人的警察得不到处理,这一事件就还刚刚开始。我觉得这样做对这个系统的触动会很大,会促使他们查找问题、改进作风。我的目的也在于此。

  3 我不需要人身意外险

  新快报:目前压力大吗?

  陆群:毫无疑问,我的压力很大,家里人压力也很大。我家人其实不赞同我这样做,他们会担心。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和网友发来短信和私信,表示支持我,我也很感动。但我这个是个人行为,与单位无关,领导比较包容,目前也没有批评过我。

  新快报:人身安全呢?不是有人向你推销人身意外保险吗?(笑)

  陆群:(笑)确实,这个比较让我开心。不过,虽然家人会担心我,但我一点也不担心,我也不担心家人。我也不需要这个意外险。

  新快报:你的仕途会不会受到影响?你目前还是“在途”呢(陆群微博的名字是“御史在途”,意思是,谏官在路上)。

  陆群:没有一个有政治理想的人想出这种风头。这是我的个性使然。

  新快报:那你觉得解决这种问题的根本方法在于什么?

  陆群:我见过很多百姓,上访求助就是为了求得一个领导批示。批示本身是一种人治的体现。另外,没有督促执行的话,很多领导的批示不管用,下级忽悠上级。有些领导也陶醉于批示,但加强制度的执行力才是最主要的。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