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卫生厅长在政府网站推广猪蹄治病引争议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28日 09:52 中国青年报

  曾经因为号召“千名中医微博问诊”而名动一时的甘肃省卫生厅(微博)厅长刘维忠(微博),近日又因为通过省卫生厅的官网推广“食疗吃猪蹄”、“黄花菜熬水”等疗法,引发了争议。

  10月16日,甘肃省卫生厅网站上刊登其署名文章。刘维忠在该文首段表示,公立医院改革要推行三个机制建设,其中包括“中西医结合10种方法(食疗吃猪蹄、生萝卜、生荸荠,练习真气运行法、中药、针灸、理疗、氧疗、运动、唱歌、中医护理)治疗尘肺的临床路径。”

  厅长回应“为何在官网上发文章”

  中国青年报记者登录甘肃省卫生厅网站,发现网站的首页首条信息是媒体刊发的刘维忠文章。网页左侧上部,设有领导讲话栏目,显示的13条信息中,标以“刘维忠”的有十条,五条是红字标题,一条是蓝字标题。

  在这个平台上,刘维忠发表了《甘肃医疗卫生系统开微博的实践与探索》、《欠发达地区卫生人才建设实践与探索》、《欠发达地区公立医院改革实践与探索》、《关于欠发达地区医改的中医之路》、《关于创建中医先进(市)县》等文章。

  记者从这些文章里摘引片段如下:

  “我的一个同学得了乙肝,休学半年后他拿着化验单给我们看说他的乙肝好了,我们一看化验单上确实写的是阴性。我们问是怎么好的,他说是练了半年×××的真气运行法见效了……东南亚许多国家都成立了真气运行学会推广×××的真气运行法。×××是河北人,年轻时在山西煤矿打工得了尘肺病,矿上让他辞工回家了。他的爷爷、父亲、叔叔都是中医。叔叔说,‘你练练吐纳之法(真气运行法的前身)’,他练了一段时间后病好了,后来他改学医了。”

  “进一步研究总结推广苦瓜水加菊粉加锻炼治疗糖尿病(每天用一个苦瓜,切碎,加几片生姜,水煮,早中晚饭前各吃喝一次,肥胖病人每天喝2勺菊粉水或吃生洋姜)这一方法。”

  “进一步研究总结推广芹菜水加体质锻炼治疗高血压(高血压病人每天煮一些芹菜水,胃凉的人加几片生姜,肥胖病人每天加喝2勺菊粉或吃生洋姜,早中晚饭前吃喝,每天量一次血压,血压降一点,降压药减少一点)这一方法。”

  “一个朋友的母亲在烟台做乳腺癌手术,西医担心老人由于严重糖尿病术后伤口不愈合。我给介绍了中医学院附属医院中医×××开了中药,按我建议给老人吃猪蹄、喝汤,术后伤口愈合很好。”

  刘维忠告诉本报记者,电子信息平台是贯彻政府理念的平台,是指挥工作的平台,其效果比发文件要快、要广。他一贯重视办公自动化的运用,并将其触角伸到乡一级,出台措施后可以迅速推广,“否则,要开多大的会才能让全部人理解我们的意图?”

  至于为何在卫生厅网站上发自己的署名文章?刘维忠表示,这是为让全体人员了解政策出台的意图,“有时候文件发出去了,大家很难吃透,我们把该决策的意图和思考,放在网站上,更利于下面理解、贯彻和执行。”

  但他的做法受到一些专家的质疑。

  专家:这是典型的公权力越权

  国务院电子政务示范工程总体专家组成员、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在甘肃省的卫生厅门户网站上出现药方和厅长对中医药的体会,此举很不恰当。“这可能会对社会产生误导,以为甘肃省卫生厅倡导这些药方,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电子政务平台不能成为‘一把手’发表文章的地方。”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如果这位行政领导有学术研究,有个人思考和想法,可以把文章投发学术刊物或自己的博客上。电子政务平台是向群众公开政府工作的地方,不是“一把手”的博客。

  竹立家解释,电子政务平台是政府机构工作网站,只有通过党委会、办公会议决定的工作内容才能放在上面。个人的观点、想法,即使是对政府工作报告的理解,但只要不涉及政府工作内容,就不应放在上面。

  近年来政府网站公开程度备受关注。竹立家说,有些政府网站宁可把其办得很复杂,让老百姓看不懂,有的干脆把这套国家花了几千亿元的平台弃之不用。政府电子平台要用好,让政府和老百姓满意,就应让百姓有效地参与,为政府的发展、对制定公共政策提供好的意见。“老百姓想要了解的选公务员、公共医疗投入、在财政中占了多少比例,有多少地方政府在平台上公开了?”

  而在政府网站平台上出现“猪蹄汤”等药方,在竹立家看来,是典型的公权力越权,应该纠正。

  官员如何在微博上定位身份

  除了政府网站,更多人是通过微博知道刘维忠的,有人赞赏他乐于与网民交流的态度,还将厅长昵称为“忠哥”。

  但竹立家认为,“无论通过电子平台还是微博,行政部门领导人都应该重视言论的影响。因为身份原因,注定了官员说话和百姓是不同的。官员说话会天然有公共影响力,要对此负责。”

  汪玉凯提出,官员开微博要放下架子,不要炫耀官衔,不应以职务吸引网民关注,“比如你可以叫王麻子、张三,如果不是实名,可以发布个人理解和偏方。”一旦用实名开微博,还经过了认证,那么在微博上发布的到底是个人观点还是政策,让人分不清。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在微博上也是风云人物,他的微博名为“医生哥波子”,也常常发表个性言论。

  他告诉本报记者,自己写微博注意“本职”和“本质”,“以我的知识、责任和良心,发表对一个事物的客观评价,对事不对人。微博是允许大家说话的地方,我本人和网友都会有一些观点,对政策出台也会作一些判断,大家讨论,这都是相互的。”

  他表示,自己对不懂的就尽量少发言,引用别人,特别是专家的话,注意有出处。“因为官员,特别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官员,更要注意言行的科学性。”

  廖新波称,目前没有相关部门对他使用微博进行指导和监督,但他自己遵循的原则是:“我不用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的身份发言,我只是‘医生哥波子’,自称主管负责医政工作,以这个标签在微博上存在。尽管大家也都知道我的身份,但到我微博上去说卫生厅办事效率的、谈工作的、投诉的,我不会回应,这应该去政府网站,去相关机构处理。”

  猪蹄治病有没有科学依据

  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出现在公众视野里,多少带着点神奇色彩。他因为在政府网站以及微博上推广“食疗吃猪蹄”等方法而引发关注,以致网上有人称他为“猪蹄厅长”。对此刘维忠说,是有些人在骂我,这些人不懂,但百姓不这么看。

  8月16日,他在微博上公开了甘肃省中医刘宝录的手机号,“用中医治疗艾滋病效果很好,希望艾滋病患者找他治疗,免费。”

  10月18日,广东佛山两岁女童小悦悦被两车相继碾压,在小悦悦昏迷不醒时,有人在微博上问刘维忠,可否尝试中药医治。刘维忠说,“通过胃管灌点猪蹄煮的汤和中药,再灌点黄芪水,会有效果。我们用这个方法救了不少人了。”

  卫生厅网站、微博、公开报道……刘维忠的声音中,多次提及猪蹄、猪蹄煮刺五加等食物对艾滋病、肿瘤的效果,猪蹄汤和黄芪水也被他视为救人续命的良方。但在部分中医和西医看来,以此治病救人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多人称其“荒谬”,一些医生还质疑刘维忠的专业背景及科学素养。

  近日,刘维忠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这些方法确有疗效,在经济欠发达、医疗卫生资源不丰富的甘肃省,应大力推广这类良方,以此扩大基础医疗覆盖面,“这是医改发展的方向”。

  食疗吃猪蹄对尘肺病有何疗效

  5月24日,刘维忠发微博:“去甘肃省第三医院看望住院的30个尘肺病人,(这些病人)多数刚入院几天,医院采取吃中药,练习真气运行法,吃生萝卜和生荸荠,理疗等10种方法治疗。有4个病人是第二次住院,已经见到很好效果,其中43岁的三期尘肺患者赵文海,治疗三个月血氧饱和度从84提高到92,胸片纤维化已明显减轻。”

  刘维忠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以中医药治疗尘肺是他亲自牵头搞起来的,共60余名患者参加,其中多位甘肃省古浪县的尘肺病患者。他们中,有一些人去河北省洗肺,但效果不好。经过上述中医的治疗,以6分钟步行试验(让患者在平的硬地上尽可能快地行走6分钟,然后测量行走距离)为指标,其健康状况明显好转。但是赵文海告诉本报记者,6分钟步行就是看大家6分钟能走多远,他觉得测不出啥。

  古浪县的尘肺病人令人揪心。据媒体报道,从1984年到2009年,古浪县先后有416人到千里之外的甘肃酒泉肃北蒙古族自治县的金矿、煤矿打工。后来相继有人出现尘肺病症状,确诊者超过150人。尘肺病专家认为,一旦粉尘进入肺部很难排出,那些肺部的阴影会笼罩这个生命直到死亡,此病只能防治,很难根治。由于肺功能难以恢复,病人大多体瘦、无力,“跪着死去”。

  9月30日,甘肃省卫生厅网站刊登刘维忠的文章。文章明确提出,要突出重点,发挥特色优势,认真研究中医、中西医结合治疗疑难病症的新途径。其中第一条就是治疗尘肺病。

  文中写道,要认真总结推广省三院的经验,探索中西医结合10种方法(食疗吃猪蹄、生萝卜、生荸荠,练习真气运行法、中药、针灸、理疗、氧疗、运动、唱歌、中医护理)治疗尘肺的临床路径等。

  食疗吃猪蹄对尘肺病有何疗效?甘肃的二期尘肺病患者周俊山并不知道。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该省古浪县黑松驿镇的170个患者,他认识100来个,都没有听说过猪蹄对治病的功效。“猪蹄有效的话,得病就别去医院,去小吃摊不就行了吗?”

  四川大学华西四院职业病科主任朱启上表示,以猪蹄来治疗尘肺病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我院是卫生部部属部管医院中唯一从事尘肺病临床、教学、科研的三级专科医院。”朱启上说,粉尘进入肺部后很难排出,目前国内外中医、西医都没有彻底治疗尘肺病的办法,较为普遍的做法是以肺灌洗术,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病情。

  一些尘肺病病人听说,动物血能清洗血液排出毒素。对此,朱启上表示,动物血也没有排出肺部粉尘的作用,因为动物血含铁较高,食后排便颜色较黑,会让食用者误以为“脏东西打出来了”,其实是没有效果的。

  唱歌、中药泡脚、真气运行等疗法能否治疗尘肺病?朱启上表示,不了解真气运行法,中药泡脚对肌体免疫力有一定的、间接的作用,唱歌对提高肺活量有一定作用,但对肺大泡(尘肺病程中肺气肿的一种形式)患者,用气力唱歌非但不能缓解病情,还有可能诱导气胸的发作。“猪蹄有一定的营养价值,唱歌也许可让患者心情愉悦,但这些办法对治疗尘肺并无直接效果。”

  刘维忠表示,甘肃古浪的尘肺病患者赵文海是中医治疗尘肺病效果良好的真实案例,并建议本报记者查阅其微博。

  在微博上,“古浪赵文海”7月20日写道,在省三院有12项新的治疗,其中有名中医为其诊治。7月25日,有人质疑刘维忠“动车(追尾事故)昏迷者通过胃管灌点中药喝猪蹄煮的汤成活率会提高,清醒患者喝中药和猪蹄汤”的说法是“发国难财”,赵文海在其微博上写道:“甘肃省卫生厅刘厅长,人心肠特好!用中医治尘肺!只不过出个主意!网友们误解了!”

  8月16日,赵文海问南京一家医院,吃中药(治疗尘肺)可行吗?对方回复,中药(治疗尘肺)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治疗方法,这方法可能在科学进步前提下,远远不行了。

  哈尔滨某医院心胸外科大夫李清晨是民间科普组织科学松鼠会的成员。他研究资料发现,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在经济发展的同时,由于预防滞后,出现大量尘肺病例,患者和医务人员强烈盼望探求特效疗法。从1958年起,许多矿山医务所根据“中医药是宝库”的信念,按中医“理肺通经,活血化淤”的传统理论指导,施用各种中药,不时传来的某些被称为突破性成就的研究成果,但事后均经证明其效果不显著,实用性不理想。

  8月23日,赵文海在微博上写道:刘厅长您好,您说过要治好尘肺病人的,我一直在做真气运行和吃中药,把一切寄托省三院,但病情均无好转,您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10月8日,赵文海写道:我身体虚弱!开了一服中药,有紫河车、人参、鹿茸等十多种药材。一服药价1000多元!请问懂中医的网上朋友及刘维忠,这药对身体虚弱有多大好处,对尘肺病有多大疗效?

  神奇疗法疗效如何

  刘维忠多次公开表示,要认真总结刘宝录先生用中医方法治疗50位艾滋病患者的经验,积极探索中药、真气运行、针灸、药浴、火罐、泡脚、按摩、刮痧、理疗、食疗(猪蹄煮刺五加)、运动、心理治疗、唱歌等综合措施治疗艾滋病的效果。

  公开资料可查知,收录于2007年的两篇以刘宝录为第一作者的署名论文与艾滋病临床研究有关。一篇名为《中药扶正逐毒丸治疗7例艾滋病病人疗效观察》发表在《中国艾滋病性病》杂志,篇幅半页。一篇名为《中药扶正逐毒丸治疗8例艾滋病患者的临床研究》发表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上,篇幅两页半。

  刘宝录告诉本报记者,彼时他是天水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对50多例该市的艾滋病患者实施中医药治疗,此后“上省里专门从事中医药治艾滋病工作”,共接触70余例艾滋病患者,对25例患者的治疗效果经得起检验。

  两篇论文中,对患者的描述均为“年龄最大63岁,最小34岁”。刘宝录表示,后一篇论文是在“比以前多了一例病例”的基础上发表的。两篇文章分别以三个月和四个疗程为治疗观察期,以复查患者的CD4细胞数提升为数据支撑。文章称,“从目前治疗的7例病人结果看,中医药治疗艾滋病与抗病毒西药具有几乎相同的提高免疫力、抗病毒复制的效果, 同时克服了抗病毒西药易出现的不良反应。”

  7或8例治疗例证是否能证明中医药对艾滋病确有疗效?

  科学松鼠会成员、上海一家三甲医院消化科在读研究生箫汲对上述论文表示疑惑。他认为,有时因实际状况病患较少,数量不是唯一标准,但令人信服的实验应分为两组,“比如说,一组用药,另一组同样数目的病患不用药,以此对照效果。在这个临床试验中没有出现对照组的效果,这是致命的问题。”

  中国疾控中心首席流行病学专家曾光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如果中医是对症治疗,对有些艾滋病人应该是有一定好处的,但到底好处有多大,他并不敢肯定。他表示,艾滋病的疗效判断要从基础研究开始,经过严格的科学实验设计和对照,有复杂的评价指标,观察其疗效并判断是暂时还是长期的改进,“如果艾滋病的问题简单,那早就解决了。” 

  此两篇论文中未提及猪蹄煮刺五加。

  刘维忠告诉本报记者,他对猪蹄效用的实践,受到北京301医院赵霖医生的启发。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即北京301医院)营养科副主任、卫生部聘健康教育首席专家赵霖曾应甘肃省卫生厅之邀去讲课,告诉民众“食品是最好的药物”。他告诉本报记者,“我的经验是猪蹄炖黄豆可预防骨质疏松。”

  赵霖说,对猪蹄治疗艾滋病、尘肺病和肿瘤,他并无经验。

  刘维忠表示,舟曲泥石流发生后,不少失去亲人的人出现了一些抑郁症的症状,他询问赵霖后,“用黄花菜拿大铁锅煮,让患者喝上,一周之后抑郁症没有了。”

  赵霖解释,黄花菜有个别名叫忘忧草,据《本草纲目》记载,忘忧草可“安五脏、利心志、明目”。他强调,自己的这些方法限于“食疗”的范围,且均有科学依据。

  刘维忠也表示,食疗不是治疗,但对治疗有辅助作用。他多次在微博上建议的药方是,对重伤、昏迷病人灌猪蹄汤和黄芪水。他告诉记者,猪蹄很有营养,重伤者不能吃东西没有营养,身体会很虚弱,此方经他多次验证,“有奇效”。

  箫汲认为,这“非常非常可怕”,很容易出人命。“重伤者的消化系统,比如胃里会产生应激性溃疡,此时应禁食。猪蹄汤脂肪含量很高不易消化,灌服非常危险。”

  甘肃省卫生厅网站刊登了刘维忠的署名文章《关于欠发达地区医改的中医之路》,文中写到,“关于学习中医的一些体会”,其中一条是“中医诊断效果好”,“如果男士唇系带上有白点或肉疙瘩说明有痔疮 ,白点或肉疙瘩靠近牙齿说明是内痔,靠口唇说明是外痔,在中间说明是混合痔。我实习时观察了不少病例还是比较准的……用火针烫一下唇系带上的肉疙瘩痔疮也就好了。有些病的诊断不一定都要用大型设备检查,中医的经验诊断也很实用。”

  李清晨表示,他在普外科学习阶段,曾有半年时间给一位擅长做肛肠手术的教授做下级医生,“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痔疮的情况与口腔的表现毫无关联,治疗方面也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 

  厅长:不能用西医的一套衡量中医

  “那些文章都是我亲自写的,没有一篇是让秘书代写的。”刘维忠说。

  从10月24日起,本报记者多次电话采访刘维忠厅长。他表示,自己曾于1978年到1982年间在兰州医学院学习西医,其间学习了300小时中医,此后利用寒暑假留校学习、实习,以此实践中医理论。

  刘维忠多次以中医攻克多种疑难病症,并以治愈胰腺癌、胃癌、肝癌等为例。他推荐的70多岁名中医裴正学告诉记者,他确实通过中医方法治愈过胃癌、肝癌等患者,但裴也表示,这些案例的成功不可复制,“比如在一个人身上成功的药方,在另一个人身上就未必可以。”

  裴正学说,刘维忠对中医非常重视,为了支持名中医裴正学工作室,拨款50万元用于设备和师徒传承。

  药方因人而异,没有一定数量的案例,仅以个例能否说明其普遍疗效?

  刘维忠说,“这肯定是有疗效的”,因为“中医和西医的评价标准不同,不能用西医的那一套来衡量中医的成功。中医讲究辨证。用西医去衡量中医,就像用英语去念道德经一样。”

  按此说法,是否每个中医药方一定要对症、因个体而异,那为何公开推广某一个药方?刘维忠表示,“因人而异”说的是对疑难杂症如癌症等,但他推荐的一系列药方效果确凿,多针对普通病症,可以适用于大范围人群。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社长袁钟在微博上写道,如果不知道提高我们民族的科学素养多么艰巨,看看这位卫生厅长的讲话,不要以为这发生在古代,它发生在当代。

  在袁钟看来,中医也是要经过反复论证,再规范化治疗的。民间偏方和中医不是一个概念,如果说不清疗效、案例就推广,重则有可能误人性命,应该极为慎重。更可怕的是,如果民众从一些错误的理念中误读了中医,后果难以挽回。“中医有其博大精深之处,也正变得越来越严谨,应该用适当的方法推广。”

  袁钟表示,我们面对人的生命,应慎之又慎。所有经过系统教育的医务工作者都如此。以这种方式宣传中医,严重违背了学术的基本规律,只会让中医倒退。

  刘维忠并不讳言反对声,也主动提及有人在微博上“找粉丝来骂”,但他表示顶着压力也要发展中医药,造福一方百姓。

  他说,中医有优越性。比如用中医可以治疗、预防超级细菌。因抗生素滥用造成的“超级细菌”之所以产生,是因为西医疗法是单靶向的,时间长了就容易造成抗药性,但中医是灵活的、多靶向的,“中医一直在调整,细菌打不准。”

  在甘肃大力推广中医,也有经济的考虑。刘维忠说,尽管国家近年来不断加大对西部的扶持力度,但因甘肃省经济不发达,甘肃省人均可获得的卫生资源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想用最简单的、最便宜的方法解决人民群众的需要。中药的作用是巨大的,比如舟曲泥石流后的黄花菜熬水治病,平均成本每人一毛钱,算上纸杯的两毛钱,才三毛钱,这是用任何西医手段都无法替代的。“中医讲究简、便、验、廉,最后一个‘廉’字,成了甘肃推广中医的主要动力。”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