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4名“个性官员”生存纪实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09日 12:05 金羊网-新快报
湖南4名“个性官员”生存纪实
《新快报》新深度201109期封面

  台下飞来一双鞋子,是接住,还是闪开;同僚骂娘,是回应,还是沉默;微博上赌官帽,是赌好,还是不赌好。

  一官场中人说了,这是个复杂的政治问题。我说,哎,当官真累。

  10月20日,网名“御史在途”,现实中的湖南省纪委干部陆群,为农民工讨薪,不惜在微博上以“乌纱”约赌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

  而就在10天以前,湖南衡阳市司法局副局长廖曜中因公开抗拒局长万春生的“进人”指示,两人大打出手。

  如果再向前追溯两个月,同年8月,张家界市的城管局副局长龚厚钦举报市长赵小明夫妇染指当地工程,而在当地,另一县级法官赵书军更是将“迫于上级维稳压力”写进裁决书以示抗议。

  一时间,湘官生猛。

  新华社主办的《半月谈》撰文将他们称为,“非典型”官员用“非典型”方式发出声音,文中提出疑问,“他们的存在是否证明传统的体制内监督之路难于走通?”

  这期新深度,新快报记者耗时12天,走访湖南7县市,访谈8位湖南“非典型”官员,观察他们“发飙”后的官场生存状态。

  这是来自本报的观察。

  这批人的特征:中年、副职、高学历、穷苦出身,均尝试过通过正常体制对上级进行监督,但遭遇挫折。

  这批人现在的生存状态:有人继续高举举报大旗;有人开始心生悔意;还有人则说自己寄情山水,把玩瓷器。

  原湖南省人大常委傅学俭说,对这些人,“上级官员不要因此不满,不能给政治上压力。”

  人民日报时评则提出更进一步要求,“希望相关部门同样能拿出建设性行动及时介入,有问题则依法依规追责,无问题则向社会说明情况”。

  我觉得,组织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大家“可以轻松一点,但要解决问题。”

  ■新快报记者 周至美 汪再兴发自湖南长沙、娄底、岳阳

  助人为乐的春秋侠士、深居简出的“清教徒”、“食客”眼中的“孟尝君”、能背诵圆周率一万多位的超级记忆卡……

  倘若太史公给湖南省纪委干部陆群作传,想必应该将他归为“列传”系列。

  陆群,1971年出生,湖南新化人。比起他名字,他在微博上的网名更加出名一些:“御史在途”。

  御史是古代一种官名,专门从监察事。《史记·滑稽列传》载:“执法在傍,御史在后”;《史记·孟尝君列传》又载:“孟尝君侍客坐语,而屏风后常有侍史”。

  与古代不同的是,“御史在途”陆群从后台走到了前台。

  10月20日,控诉湖南长沙县公安部门“殴打讨薪民工”长达半年之久的陆群放弃了隐忍,在微博上以“乌纱”约赌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和公安局长曾卫国:“如果经公正调查,证实农民工诉求不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请问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同志、县公安局长曾卫国敢说‘如果这些民工的诉求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吗?”

  这个身材瘦削、喜欢穿西装的湖南人一脸刚毅,言谈中,怒目圆睁,时时表现出愤怒:“我就是要让这些庸官的丑恶面目暴露在阳光之下,让他们对权力和人民多一些敬畏!”

  不论是同事还是朋友,抑或生活中认识的人还是网络上不认识的人,对他的评价总离不开“血性汉子”、“正直不阿”等词语。

  有超强记忆力的“选调生”

  娄底八中的语文老师曾凯认识陆群20年了,在1990年他们一起入读娄底师专中文系。他说,陆群喜欢阅读和背诵,这是他父亲遗传给他的。他父亲是新化乡村的赤脚医生,尽管没赚到什么钱,但喜欢买书,而且喜欢相同的书买两本,以备别人借书不还。

  陆群的记忆力惊人,“《琵琶行》、《春江花月夜》,还有《滕王阁序》这种长篇诗歌,他都能倒背如流”,曾凯说。

  以至于枯燥的圆周率,陆群都“能背诵到一万多位”,曾凯说,大学有一年元旦晚会,大家都要表演节目,陆群不会唱歌跳舞,就给大家表演了一次“背诵圆周率”的节目,让他们开了眼界。

  他的记忆力给此后看中他的领导留下了深刻印象。1993年毕业后,陆群作为湖南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在双峰县洪山殿镇政府工作。1996年,在省纪委跟班学习三个月后,经过短暂借调到湖南省委组织部工作后,正式进入湖南省纪委。

  原湖南省委常委、纪委书记杨敏之还记得,陆群入职的时候适逢省纪委缺乏年轻干部,“他(陆群)记忆力很强,而且善于独立思考”。陆群进了省纪委的研究室工作。

  韶山北路1号的“侠士”

  事实上,4月初发生在长沙县的事件不是陆群第一次为弱势群体说话,早在15年前他就这么干了。

  从1996年进入长沙韶山北路1号(湖南省委所在地)开始,陆群就留意到在大院门口眼巴巴等待领导关注的访民。陆群有时候走近他们,看他们写的材料,然后收集起来呈给领导,实在解决不了的,借助媒体记者报道出去,甚至亲自上阵。

  古文读得多,陆群身上颇有一股春秋遗风:傲上而不辱下,欺强而不凌弱。同样,他身上还有一种中世纪骑士的风范:在圆桌上领薪水,独自骑马在灌木丛中,用身份的铠甲遮住他的面容,四处营救需要帮助的人们。

  这或许和他年轻时候学习过武术有关,曾凯说,他们当年都有练习“梅山武术”的经历。

  他的升迁也并不算快,如今还是副处级,而他对抗的则是一位副厅级干部。

  尽管在微博上讨论公共话题的时候,陆群很高调,甚至毫不留情,但平日里他并不是一个高调的人,且公私分明。

  他为农民工讨薪,为素不相识的访民维权。他帮助过的人遍布湖南全省,甚至还包括河北的司机和警察。

  但对家乡人的私人请托,他却并不是那么“通情达理”。曾凯说,他和陆群20年的交情了,每次在娄底都是一起吃饭,但他的亲戚在长沙找工作的时候从来没有得到过陆群的额外关照。

  这一次,陆群的维权对象中确有他的初中同学何太雄,但“如果要是因为这个就认为他有护短的嫌疑,那就太不了解陆群了”,他的一位朋友说。

  事实上,何太雄(要求维权的农民工之一)在陆群介入此事并升级后,也在媒体上抱怨陆群没能让他的事情得到快速解决。

  “何太雄在酒后打电话对我说:‘你们都是贪官!’我听了这句话很难受啊。”陆群说,他理解何太雄的想法。

  “省纪委的你们就重视,省体委的就不管了?”

  不可否认,在陆群帮人维权的过程中,湖南省纪委干部的身份多少为他办事提供了一些“便利”。

  有一年,湖南某县木材检查站查扣了一辆运玻璃的河北货车,被林业站以装玻璃的木箱无检疫证、可能传播病毒为由,罚款3000元。司机辗转找到陆群。

  陆群第一次电话协调没有结果,当天打了第二次电话,电话那边说:“嘿嘿,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是省体委的。”

  “还真是有味(湖南方言,有意思)啊。我普通话是不好,但省纪委的反映情况,你们就重视,省体委的就不管了?”陆群说。

  这在陆群的一位亲戚看来,这完全是“管闲事”。但陆群管的闲事还不仅仅止于此。有一些案件,他持续关注长达三年、五年,甚至十年。

  邵阳个体工商户李美祥认识陆群也有15年了。李美祥1991年携全家去湖南省怀化市做生意。1996年,当地不法分子勾结交警对他进行诈骗和“追杀”,李美祥损失数十万元,但当地相关部门却不作为。他从1996年冬开始,七年中为此事上访高达850多次。

  “那个时候多亏了陆群。我去长沙找他,深更半夜帮我整理材料。后来他来邵阳搞‘三讲’巡视,还来家里看我。”李美祥说,“他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权力,方方面面帮我协调。”

  终于,李美祥的事情在2003年2月底引起邵阳市委政法委新班子领导重视。此事后来被《工人日报》在当年披露。

  尽管处理结果没有让他完全满意,李美祥对陆群还是感激不尽,每逢过年都会发短信给陆群。

  门下的“食客”

  发生在韶山北路1号的故事太多,受到陆群帮助的访民和农民工也不可胜数。但像湘潭访民陈昌友这样得到陆群照顾的人并不多,因为他和陆群之间的故事简直匪夷所思。

  陈昌友今年快58岁了。他1996年开始做生意,1999年遭受不公正待遇,千万财产化为乌有(媒体曾在2004年报道此事)。陈昌友身无分文、走投无路,老婆也和他离婚了。2003年,经人介绍认识了陆群。面对一个省纪委的干部,陈昌友当时“就有点想法,决定去碰碰运气”。

  在韶山北路1号,陆群在办公室里跟他一起吃盒饭,慢慢听老陈诉苦。从早上聊到中午,午饭后又开始,一直到晚上。

  陈昌友生活完全没有着落。陆群留他在他家住,就此接济他三年。

  陈昌友住在陆群家一间单独的卧室里,每天早上7点多在陆群诵读唐诗的声音中醒来,然后中午拎着买好的菜回去给自己做饭,晚上则瞥见陆群埋头写文章,偶尔也被陆群批评:“老陈啊,你一个人在家,开这么多灯,电费不要钱啊?”

  陈昌友在长沙的一切开销都是陆群提供的,除了他在长沙的一切衣食住行,还包括他偶尔回湘潭的路费,甚至,他写上访材料用的信纸、信封和邮票都是来自这位不收租金的房东。他自己写信,邮票滑过邮局里胶水的轮子,规规矩矩粘贴在信封右上角的框里,然后丢进邮筒——他实在不好意思使用快递。

  陈昌友抽烟喝酒,他帮陆群把家乡人送来的大酒坛从楼下搬到楼上,然后再喝掉它们。

  陈昌友在陆群家里基本就是一个“食客”,被“孟尝君”供养着,但他非但没有什么可以报答陆群的,还多次为“孟尝君”惹来麻烦。

  居住在陆群家的日子里,陈昌友还认识了另外一位河北蒙冤的警察徐某。徐某在他失去工作、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来到湖南长沙,和陈昌友一起使用陆群的锅碗瓢盆,出入他的厨房长达半年。

  10月20日,在微博上约长沙县委书记赌“乌纱”后,引起全国关注,陆群的压力陡然增加了不少。他准备再次隐忍,从10月26日开始拒绝接受采访,静待权威组织的调查结论。

  他对自己充满信心,就像他10月31日晚在微博上说的,“人类的历史在隐忍地等待着被侮辱者的胜利。”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