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讨薪农民工称未讨到薪拒绝上任村支书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09日 12:05 金羊网-新快报

  御史背后的讨薪民工

  ■新快报记者 汪再兴 周至美发自湖南长沙

  “大家都关注赌官帽去了,谁还来关注我们”

  这是湖南省新化县15名讨薪农民工的部分人员头像。

  此前,他们对“御史在途”这个纪委官员的“微博约赌”行为寄予厚望,他们一度认为,“这么大的官帮我们讨薪应该没问题了。”

  但截至“约赌官帽”发生后的13天,民工们发现,除了学会怎样上微博外,自己讨薪的事情却被人慢慢淡忘,有人甚至开始埋怨“御史在途”,“大家都关注你去了,我们并没有拿到钱啊?”“这件事怎么没有新的进展?”

  在“约赌官帽”持续升温的日子里,公众对两个官员赌官帽的兴趣俨然比对这群农民工的讨薪行为是对是错的兴趣大得多。

  2011年10月31日上午,新快报记者对话其中一个讨薪农民工——陆鹏飞。他是这帮讨薪农民工所在村的村支书,而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是湖南省纪委官员“御史在途”的亲哥哥。

  当然,“御史在途”对这层关系早在之前对媒体已有解释,“无论是谁,我都会帮。”

  陆鹏飞,今年46岁,其实和弟弟“御史在途”一样,作为村支书的陆鹏飞也替这次农民工维权行动赌了一次气。就是在今年5月,他被当地政府再度任命为村支书,但他说,自己拒绝上任,因为他“没替农民工讨到薪”。

  但可能因为他的官不大,他的微博粉丝也与弟弟“御史在途”的85943人相比少太多,所以,他的拒绝上任村支书显然没在网上掀起更大的影响。

  “我算老几?我就是一只蚂蚁”

  记者:听说你为这件事专门开了微博?

  陆鹏飞:我的微博名叫白马山,白马山是我们村东面一座著名的山,当然,你们外地人可能不知道(笑),我就是为这件事(讨薪)才开的微博,主要是看我弟弟在微博上发些什么?网友对我们这件事都有什么反响。

  记者:你通过微博都看到了什么?

  陆鹏飞:大家都关注我弟弟赌官帽去了,谁还来关注我们。

  记者:你关注你弟弟了吗?他和别人赌官帽帮你们讨薪的事情在网上影响很大。

  陆鹏飞:关注了,知道他跟别人赌官帽了。

  记者:那他关注你了么?

  陆鹏飞:没有,我算老几?我就是一只蚂蚁。

  记者:你觉得你弟弟这样做有用么?

  陆鹏飞:一开始觉得有用,现在觉得没用,我现在知道官有大有小。

  记者:你弟弟属于哪种?

  陆鹏飞:没权力的官,不能像长沙县县委、公安局那样,想抓人就抓人。(此前在今年4月11日,长沙县公安局对他进行了5天的行政拘留,理由是,暴力讨薪。)如果我弟弟有权力,那大家还不听他的?

  记者:这件事网上挺热,但却很少人关注到你?

  陆鹏飞:是这样的,不久前,我也打电话跟我弟弟说,“大家都关注你去了,没人关注我们讨薪。”

  “用最原始的办法解决”

  记者:听说你之前做过村支书,也帮农民工讨过薪?

  陆鹏飞:嗯,我到过东莞、张家界、衡阳帮农民讨过薪,但没想到在长沙被公安打了。

  记者:以后怎么办?

  陆鹏飞:不再相信谁了,让这些农民工用最原始的办法去找他们解决。

  记者:什么叫原始的办法?

  陆鹏飞:他们要去赌命。

  记者:你弟弟同意这样做吗?

  陆鹏飞:不同意,他说要相信法律,相信政府。

  记者:你相信什么?

  陆鹏飞:我相信共产党。

  记者:又开始新一轮的调查,你相信这次调查吗?

  陆鹏飞:我不相信,上次他们自己调查自己,说我们是暴力讨薪。

  记者:什么样的调查结果,你们相信。

  陆鹏飞:公开每一个调查过程,但他们敢吗?

  现在每天,陆鹏飞会花10到30块钱在出租屋200米外的网吧上4到5个小时的网,他现在玩微博比刚开始玩时有了些许进步,“会给你们这些记者发私信了,提醒你们注意一下我们讨薪事件的进展”。

  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他的微博粉丝仍然只有10个,其中一个是记者。

  (以上对话部分均据录音整理)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