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会之后的都市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10日 11:47 时代周报

  盛会之后的都市

  实习记者 刘利荷 整理

  世博·上海

  以“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为口号的世博会结束一个月后,上海的空气质量跌到多年来最差的程度,有人警告糟糕的空气质量可能让投资者退避三舍。

  为了确保投资数百亿的为期六个月的世博会顺利进行,全市工厂暂停,楼盘停建,而且也限制车辆出行,以保持洁净的空气,把中国最发达的城市展现在世界人们面前。

  但是自从2010年10月31日的世博会结束后,整个城市已经被棕色灰霾笼罩,污染程度是几个星期前的三倍以上。《中国日报》提到,上海2010年11月的空气污染是五年来最严重的。

  有专家表示,冬季的燃煤增加,加上冬天的天气变化,都增加了污染,然而罪魁祸首是世博后工厂恢复生产以及车辆排放量的增加。

  “采取临时的措施以应付短时间内的特定活动,政府采取这样的极端手段是不可能实现持续的。”清洁技术公司IQAir的中国首席执行官MikeMurphy说。“我不相信在短期内,上海的空气污染能得到显著的(可测量得到的)改善。即便所有的老工厂关闭或者搬迁,但是依旧有很多车辆在路上行驶。”

  在遭受到种种质疑后,上海市环境监测中心副总工、大气室主任伏晴艳表示上海不存在世博后空气质量“反弹”。她解释道,上海11月份的空气污染情况主要原因是气象因素,冷空气由内陆不断带来降温和污染的空气,这是典型的季节性特点。在监测中,确实没有发现本地污染物排放有显著波动。但并不排除在静稳天气的作用下,本地污染的积聚、工地复工等可能也会加重空气污染。

  亚运·广州

  亚运会时期的广州让人心生向往,令人惊叹的开幕式,精彩的赛事,广州市民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容,周围的环境、空气也尽情地配合。广州变美了!转眼到了后亚运时代,不少市民却反映:空气差了,整个天空灰蒙蒙的一片,能见度很差。

  2011年10月23日,住在番禺广州碧桂园的一名细心的市民发现小区的气象情况实时显示屏上,一直显示为“良”的空气质量变为“中”了,但感觉并不明显。到了24日,则明显感到空气质量变坏。

  同日,萝岗观象台录得早晨最低能见度为3公里。据了解,这次灰霾是广州亚运会结束之后出现的首次灰霾天气。

  随即,记者从广州市环保局网站上查阅“广州市空气质量日报”中的空气污染指数时却发现,广州10个国控点的空气污染指数有8个为“良”,只有86中学和花都师范监测点显示为“轻度污染”。

  广州市环保局一名技术人员解释,这个污染指数其实只包含了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可吸入颗粒物三项指标,这三项指标评价显示广州昨天的空气整体质量确实是“良”。

  空气净化机风波

  本报记者 龙婧 发自上海

  北京连续被铅蓝色的光化学烟雾笼罩,美使馆和中国官方空气检测数据差异悬殊,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空气质量上。

  这个背景下,远大集团一篇宣传自家空气净化机的文章火了。这篇材料在宣传其空气净化器时特意强调,许多高级官员工作和生活的地方都配备了他们的设备。

  引起公众强烈反应的文章叫《远大空气净化机成功案例之中南海篇》—这曾经是一份在网络上随处可见的广告,但现在基本踪迹难觅。

  “特供空气”

  该篇原在远大官方博客和其分公司网站上的文章用煽情的笔法描述了红墙掩映下的中南海里都摆上了远大净化机。

  “中南海是国家重要领导人的办公地点,任何物品要绝对安全:无毒、无异味、无噪音等,检测要求甚是严格。但对于已经取得多项国家和国际标准认证的远大净化机来说,结果当然可以预见。”

  作者不无自豪地写道:“越来越多的国家机关、政府机构主动联系购买,《新闻联播》等报道中也经常能看到远大净化机的身影……当远大净化机伴随领导出访各国,每个远大人心中感受到了无比的自豪和鼓舞。”

  在末尾,报道中还列出了净化机进中南海的三个重大意义:“1。远大净化机为国家领导人创造了健康清新的办公环境,是百姓之福。2。远大净化机在中南海的使用,成为国家领导人指定用净化机是对产品的极大肯定与推广。3。远大净化机在中央政府部门的使用是对呼吸健康、环保的新生活理念的极大支持与推广。”

  为了证明已经入驻中南海的真实性,他们还特意将新闻联播中官员在中南海开会的画面截取下来,将露出的空气净化机画上小红圈。

  这篇文章的出现,引起了已经在阴霾空气中挣扎数天的百姓暴风式的批评。结合种种“特供”的现象,“特供空气”这个名词诞生了。

  名人效应

  对于网络上的非议,除了删除这个宣传材料,远大集团并没有作出正面回应。

  但员工私下却觉得有些冤枉。“这个材料并不是最近才写的,出来一两年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远大人抱怨道,只是因为大家关注了空气质量,广告内容又被翻出来,才造成大家这个感觉。

  这名远大工作人员辩解,他们的产品除了中南海使用,很多办公楼和家庭也都采用,而且他们的净化机的确做得不错,在国内拿过好多奖。至于使用“中南海”做广告,他表示,这不是他们一家公司的做法。但这是目前不被允许的。

  但他也不能解释为什么广告中“对于远大净化机北京分公司的郭斌总经理来说,中南海透露出来的除了无尽的神秘感,还有强大的吸引力。怀着对远大净化机极大的热爱与自信,郭总毅然携远大净化机走进红墙内”所透露出来的一个信息,就是他们北京分公司总经理能走进红墙内进行推销。

  远大的宣传材料中并不仅仅只有“中南海”一个案例,它的官方网站上,还有不少高官和名人的照片。这些照片,被分为了“领导关怀远大”和“外国领导关怀远大”。

  龙永图是出现次数最多的人。比如在一个远大空气健康论坛的视频中,长达63分钟的视频内,龙永图、任志强、潘石屹还有宝马会总裁王子文,面前都摆着一个远大空气净化机,侃侃而谈。

  谈话内容很多,龙永图提道,“远大送空气净化器给比尔·盖茨,打破了比尔·盖茨一向不收礼的特点。”“我的车里也有空气净化器……”“我出差都会随身携带(空气净化机),先在宾馆里放一个小时,再回来。”

  根据远大网站自己提供的信息,中南海目前在办公厅等场所采用的是远大生产的TA2000空气净化机,采用无需频繁更换耗材的静电除尘技术,杀菌率高达99。9%,每小时净化空气2000立方米,单台有效面积200平方米。这种机器的报价是1万余元每台。

  “空气净化机有用,但没有广告中说的那么夸张。”空气净化机代理商张艾说,“空气净化机的原理简单来说,就是吸入空气,在机器内进行循环杀菌后再释放出来。”比如有的空气净化机号称能在一两个小时内过滤室内家具散发的甲醛这种有害气体。实际情况是,甲醛这种东西是持续散发的,空气净化机不可能处理干净。

  行业标准缺失

  据了解,作为“特供空气”的提供者,远大公司生产的空气净化机已经是一种为公司创造数十亿产值的产品。除了政府高级干部的办公室和会议室,其产品也进入无数普通的写字楼、宾馆和住宅。

  有业内人士认为,整个空气净化行业,并不是远大一家独揽的生意。目前,空气净化在中国已是一个数百亿产值的市场,包括飞利浦、松下等跨国公司和众多中国公司都是这一市场的有力竞争者。由于中国城市严重的空气污染现状,这些公司都把这一产品作为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

  “不久的将来,在一些空气污染严重的中国城市,空气净化器会像空调一样进入到普通市民家庭,而不再会故意或无意地被描述成一种为极少数人提供‘特供空气’的‘神奇’机器。”央视的一位评论员在节目中这样展望说。但作为空气净化机代理商的张艾表示,就空气净化机的评价体系来说,这个行业至今没有统一的标准。

  张艾说:“所谓的经过处理后符合国家标准,是2001年颁布的《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划室内空气质量验收标准—GB505325》,但这个其实是针对室内空气的。”

  张艾认为,对于空气净化机的效果如何,也很难进行评价。一是由于室内装修所产生的有害物质,如甲醛等,是在不断向外释放的,因此无法精确测量;第二则是使用空气净化机的效果大小,会跟使用时间长短以及室内的通风情况等多种因素有关。

  张艾的说法得到了上海环保院钱华教授的认同,钱华这些年一直在开发一套针对净化产品的评价系统,而激发他开发这套评价系统的原因正是,国内对净化产品、净化器的评价体系存在一些不规范。另外标准也不是很到位。

  “在空气净化器行业中,除菌、除尘、纳米银抗菌网、有效抑菌防螨虫是最常见说法。”张艾说,还有的厂家宣称,净化器产品具有滤去尘埃、消除异味及有害气体等功能,并且只会产生诸如二氧化碳、臭氧、水等对健康无害的副产品。但实际上,臭氧过多,会伤害人的肺部,导致呼吸短促、咽喉发炎、哮喘病发作等。

  11月1日,上海市质监局公布了本市生产和销售的空气净化器产品抽查情况。远大空调有限公司生产的TB400型号远大空气净化机,以及上海尚洁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SJ-1090B型号空气净化器,存在“臭氧浓度百分比”不合格,属于严重质量问题。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