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年梁振英:港府有责任让市民有安居之所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14日 10:52 南方都市报
唐英年梁振英:港府有责任让市民有安居之所
前政务司司长唐英年出席香港社区组织协会组织的活动。

  南都讯 记者康殷 发自香港高楼价高租金、基层市民住房难是困扰香港社会的一大难题。昨日下午,前政务司司长唐英年和前行政会议召集人梁振英同场出席“房屋政策前瞻”讲座,两人均表示同意增建公屋,支持复建居屋(类似内地经适房)。当天上午,唐英年还爬了十层楼,了解基层市民的居住需求。

  赞成加快增建公屋

  昨日举行的论坛由香港专业进修学校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办。大会抽签选出唐英年率先发言。唐英年表示,上午应邀出席社区组织协会举办的居民大会,深深体会居住问题对市民的重要性。当天上午,唐英年特地爬十层楼梯,登上香港深水埗一栋老式唐楼的天台与基层对话,了解基层市民的居住需求。

  “政府有责任令市民有安居之所,支持加快增建公屋,但首先要在土地开发方面凝聚社会共识,其中填海及改变土地用途都可增加新土地。”不过,唐英年强调,增建公屋数量不应设下硬指标,应以目标为本订立一个公屋轮候上楼的目标年期,再推算所建公屋量,否则可能会严重拖累香港经济。

  梁振英同样赞成必须尽快增建公屋。他指出,香港住房除了存在高房价高租金的问题外,基层市民收入偏低,租金开支占月收入的比例过高的现况更值得关注。“此外,香港房屋问题已从显性转为隐性,几十年前,香港不少地方漫山遍野是寮屋木屋区,大家知道基层市民居住环境恶劣;现在笼屋、板间房乃至棺材房隐藏在大厦内,社会就无法直观感受到基层住屋的困境。”

  “居者有其屋”社会才稳定

  谈到房屋问题的具体政策,唐英年表示,目前兴建的公屋,面积以平均每人11平方米为标准。但由于新建公屋大部分位于新界等郊区,政府未来可以考虑放宽偏远地区的公屋单位面积限制,以吸引更多人迁往偏远地方。

  同时,针对申请公屋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唐英年建议可利用市区内一些面积较小的土地,建设年轻单身人士公屋,以便给予他们私人独立的空间。而梁振英指出,要解决房屋问题,政府首先要建立土地库存,以调节土地供应关系。同时酌情增加房屋建设密度,同时增加一个家庭申请公屋的配额。

  就居屋方面,两人均支持复建居屋。“事实上,相比公屋政策的开支,居屋政策财政开始成本更低。”梁振英表示,利用政府资助的居屋,为基层市民提供自置物业,实现居者有其屋,这样社会才会能保持稳定发展。

  问诊楼市

  建公屋越多越快越好

  1关于香港新界丁屋(新界原居民中的男性后人获准兴建的房屋)违建问题,政府经过近12年的政策检讨至今仍未提出未来政策方向,请问该如何看这个问题?

  梁振英:丁屋属于新界原居民合法传统权益问题。我的观点有三点,一是尊重历史,新界原居民在历史上拥有居住村落的地权和业权;第二是尊重现实,现在香港每一块土地,都被分区大纲规划图限制用途,建屋条例和各类官契也限制了新界土地用途,这是现实;第三是要展望未来,问题的解决不应停留在今日的现状。

  唐英年:新界居民的丁屋受到基本法保障。但我们可以创新思维,现行法律规定丁屋只能建三层每层700尺;如果我们将原居民的丁权集中,建造高层丁屋,这样即可提高土地利用率,也可满足原居民建丁屋的需求。

  “不同的声音必然存在”

  2近年来,香港多项大型工程项目遭到社会反对的声音和行动,请问政府如何处理社会上的反对意见?

  梁振英:近段时间多项大型工程遭遇阻力,但回想30年前,当年的港英政府清拆寮屋区、天台木屋,同样遭遇强烈反弹。同样是30年前,地铁建设荃湾支线,因工程拆迁的市民抗议,警方一度需要出动防暴队清场。这些反抗事件不仅现在有,几十年前同样发生过;不仅香港有,国外也存在。社会上不同的声音必然存在,政府需要做的是详细反复咨询,足额合理赔偿。

  唐英年:香港社会存在的深层次问题,社会各界已经深入讨论,也相当熟悉,但就解决途径却难以达成共识。我认为香港社会缺少善于沟通的领导者,团结各界力量,朝着一个共同目标进发。

  公屋轮候时间尽量短

  3目前香港共有逾15万家庭正在轮候公屋,平均需时4到5年才能申请到公屋,你认为合理的公屋轮候时间应该是多久?

  梁振英:目前政府提出公屋轮候时间不超过3年,这个标准如果计算单人家庭和新移民的申请个案,根本无法做到。

  政府已承诺未来五年每年建1 .5万个公屋,合共7.4万个。既然已有建屋目标,政府应加快建设进度,将五年建屋时间缩短为4年,或者3.5年,让市民尽快上楼。

  唐英年:早前我也探访过板间房居民,感受到轮候公屋的基层市民的居住环境。在现实情况下,要解决基层市民的住屋问题,公屋是最有效的方案。我认为公屋建设肯定是越多越快越好。

  “香港面对风浪总能转危为机”

  4现在外围经济动荡,香港楼市会否因为复建居屋(类似内地经适房)而崩盘?

  唐英年:目前全球经济存在高度风险,香港作为一个细小开放的经济体,面对经济动荡无法独善其身。但市民要对香港有信心,过往几十年经验证明,香港面对风浪总能迎难而上,转危为机。

  梁振英:香港社会要稳定和谐,经济才能稳定发展。如果要社会稳定,一个合理长远的房屋政策是重要组成部分。同时,香港不能依靠高楼价高租金维持低税率,在高楼价高租金影响到基层市民居屋时,香港无法维持一个稳定的营商环境。

  香港楼价高企,但我不鼓励政府通过压抑楼价来满足普通市民的住房需求。而应该通过政府资助的公屋和居屋,解决基层市民的住房问题。回到居屋问题,香港居屋从1972年启动,至今已有27年历史,期间并未出现因为居屋政策而导致楼市崩溃。

  “不能为了共识而求共识”

  5港府复建居屋反复讨论,直到今年才正式复建,政府如何凝聚共识?

  唐英年:要凝聚社会力量,必须虚心与各方沟通,才能达到共识。我曾出席西九文化区主席,花了两年时间制作发展图则,期间举行了三次公众咨询,过百场公众讨论,最终完成的方案获得文化界和社会各界好评。所以,未来政府要以一个开放包容的心态与社会各界沟通,才能凝聚社会力量。

  梁振英:我认为社会共识不能取代政府领导人的价值观,也不能取代领导人应有的领导力。我们不能为了共识而追求共识,因为不少问题无法达成共识。政府应该利用应有的价值观和领导力推动社会发展,这是我们做事的态度。

  南都记者康殷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