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皖公像是一种文化“莫须有”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25日 11:03 中国江苏网

  安庆市“非著名”小城潜山县,日前豪花600万元,树起了一座更加籍籍无名的“皖公”巨型雕像,竟一举成名,顺利达到了“扩大知名度、打造城市名片”的美妙初衷。前有郑州宋庆龄巨像,今有潜山大皖公,城市前赴后继“立碑立像”以求成名,颇有流行之势。

  据报载,在连潜山县父老乡亲都不知“皖公”为何方神圣的情况下,当地政府却搜尽故纸堆,硬生生从历史典故中挖出了一个“金元宝”——“皖之鼻祖即皖公”。不管这个皖公是否成立、是否能获得公认、能否经得起推敲,反正领导信了,随即一拍脑袋、大干快上,不几日,“皖公”巨像已横空出世矗立于众人面前矣。至于那些索隐派、实证派内心感受如何,已不在考虑范围内,总之,就在游客与群众都懵了的时候,城市出名了,领导决策成功了。

  打造城市名片,创意城市形象,促销城市资源,固然是主政者的良好愿望。我们也相信他们造福一方的美好初衷,动机纯良,精神可嘉。但为出名,是否可以生搬硬套?前有郑州立起宋庆龄塑像,已经备受非议,如今潜山又如此这般折腾出一个不伦不类、封建传说中的“鼻祖”来做城市营销的“抬轿人”,是否有悖于“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方针?更危险的是,在“皖公”有违大众文化常识与公共共识的情况下,城市可能会沦落为一种权力主导下的文化虚无造假之风。皖公“莫须有”,文化“内伤”有木有?

  文化内伤,是一种自我形象贬损,自我品牌降分。文化形象、城市形象、文化软实力的建设,一定要从战略高度,审慎策划与开发。可惜还有很多片面追求政绩工程的主政者,依然在“我行我素”的“文化粗放主义”中不断行“文化内伤”之事。这不是在建构文化,而是在进行文化摧残,最终引发一阵阵“嘘声”。

  现代城市营销早已转向“内涵型建构与诉求”为主。一个好的城市,首先是以民为先,以民为本,关爱百姓、温暖百姓。

  政府应以优越的制度设计、政策实施、环境治理,以推动城市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的建设,从而激发全民创业、创新、创优激情,推动城市经济发展,促进城市生活的宜居性,提升城市文化活力,并提高投资、旅游、商业吸引力,最终形成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建立一种“良性循环”城市发展生态,远比搞一两个“噱头”更具有持久的竞争能力。

  在道德滑坡与价值迷失的时代,又起“文化迷失”之乱象,我们的文化形象再也经不起如此这般的折腾。

  本文作者: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 胡小武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