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Mayne:城中村是深圳的财富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28日 11:02 南方都市报
ThomMayne:城中村是深圳的财富

  ThomMayne,2005年建筑普利策奖得主,美国前十名的建筑事务所Morpho-sis的创立者及合伙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建筑与都市设计终身名誉教授。“南加州”、“现代主义”等评价加诸于他的建筑作品。近日,Thom Mayne作为国银-民生金融大厦双塔项目国际竞赛评审主席现身深圳并接受南都记者专访,“城市可以有好建筑、差建筑或者一般的建筑,但最可怕的是全部是一般的建筑,那多无趣”?他根本不在意别人批评自己的建筑,“说明我的建筑至少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建筑师应该像写剧本一样去设计建筑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在2005年获得建筑奖时,你的建筑风格曾被评委认为拥有独特的南加州文化,南加州文化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

  Thom M ayne(以下简称T hom ):南加州之于我是个改变人生的地方,上世纪60年代末我从家乡康乃迪克州的W aterbury来到洛杉矶接受建筑教育,并在上世纪70年代初创办了自己的建筑事务所,在这个美国新兴的特大城市里确立了事业的方向并因此定居,但南加州算是一种风格吗,我不觉得,只知道这里提供了可能性。

  洛杉矶不同于纽约、波士顿等拥有漫长的城市历史,我刚到洛杉矶时,城市既年轻又有个性,它的一切都是崭新的,充满可能性。对年轻的建筑师来说简直太棒了,可以在这里寻找自己的建筑灵感,并有空间和自由去实现它。

  南都:纽约时报曾有专刊作者评价你的设计充满了非常激烈与动荡不安的情绪,似乎总伴随着愤怒,这也与洛杉矶的城市气质有关吗?

  Thom:建筑师与城市密不可分,当我们在设计一个作品时无可避免地要观察城市,抓取城市景象,最终把这些特质融合到我们的作品中。但我不是个容易愤怒的人,与其说我的作品充满愤怒,不如说是活力。洛杉矶在美国是座新城市,吸引年轻人,年轻人又是活力的代名词。同时洛杉矶对建筑设计持开放的姿态,又有好的学校,能将学术和实践联系得非常紧密。也许我有3天需要去学校上课,但剩下的时候都能待在工作室内投身设计。深圳的历史也就30年,也属于新城市,对建筑的接纳姿态也很开放,如同50年前的洛杉矶。

  南都:你在2005年T ED的演讲主题是“建筑与外界的连接”,能否具体解释下这句话的意义呢?

  Thom:我认为一个好的建筑师重要的是有营造空间的能力。地貌特征明显的地方,建筑师的发挥空间很小,比如有山有水的自然环境,当然要优先考虑让设计去适应环境。但当一个地点无任何特征时,建筑师应该为它营造一个空间,给使用者不一样的生活体验。

  建筑师应该像写剧本一样去设计建筑,为建筑带来生活感。综合建筑的出现就说明人在建筑中能实现的不仅仅是单一功能,而应该像身处社区中那样多元地生活。建筑不能只是建筑,还要代表建筑中的人的生活方式。

  城中村缺规划,把它们立起来或是个好主意

  南都:你曾阐述建筑的要义是表现出它们被建造的过程以及所处的时代,那是不是代表一座不符合传统审美的建筑也有它的存在理由,比如深圳混乱的城中村建筑群?因为它为广大城市打工族提供了尽可能多的栖身之所。

  Thom:城中村是深圳的财富,比起洛杉矶和上海,深圳差的是生活多样性和邻里关系,一切都太现代了。但城中村却有人情,它也是城市自由发展带来的产物。但也得承认,城中村缺乏规划,我认为可以保持城中村的生活状态,同时用另一种建筑载体让其有规划地有机地生长,比如把平铺生长的城中村立起来。

  南都:深圳是个新城市,但也曾被批评城市建筑无特点,因为在中国所有大城市的建筑都差不多,你觉得呢?

  Thom:深圳现在的城市规划有些单调,但依然充满无限可能。因为新,所以城中人的生活模式单一;但也因为新,它不需要考虑历史,只要展望未来,它还有空间把其他城市好的生活体验引进来,建筑无疑是最好的载体。

  南都:现在越来越多世界著名建筑师参与到中国的城市建筑设计中,如ZahaH adid和库哈斯,但他们在中国的部分作品却被很多人批评为过于独特,未考虑城市文化,只想实现自己的设计,你怎么看?

  Thom:我对众多名建筑师进入中国的现象感到高兴,因为这些人带来的不仅是建筑外观,还有技术分享、生活体验分享等等。至于有人说他们的部分作品太复杂从而破坏城市美感,我并不认同,因为他们的建筑至少让人留下印象觉得有趣,比那些满城无聊的建筑好多了。

  采写:南都记者田恬  摄影:南都记者胡可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