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如何对待“见死不救”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01日 10:27 半月谈

  他山之石

  国外如何对待“见死不救”

  “见义勇为”需要法律保护,那么“见死不救”又当如何?道德问题在什么情况下适合法律介入呢?实际上,在美欧诸国,都有类似“见死不救罪”规定。

  美国

  遇见陌生人受伤

  不打“911”算疏忽罪

  美国有两个法律是要求和鼓励人们助人为乐的,分别是《救援责任法》和《善行法案》。

  《救援责任法》规定了特殊关系人之间的责任,比如消防人员、急救人员有责任救助危境中的公众,配偶之间互相救援,父母子女之间的救援,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州将此法律延伸到普通百姓,任何人需要对求助的陌生人予以协助。

  《善行法案》保护的是施救人员,如果施救人员在帮助他人时造成意外伤害,可以免除法律诉讼。

  明尼苏达州将“见危不救罪”列入刑法典,如果在现场而不给予合理的协助,以犯罪论处。在佛蒙特州也会被处以100美元的罚款。

  在美国,如果一个人没有受过专门训练,原则上即使遇到需要急救的情形,也不要轻易动手。一些州规定,发现陌生人受伤时,如果不打“911”电话,可能构成轻微疏忽罪。

  美国法律要求成年前必须掌握基本急救知识。幼儿教育的三分之一是儿童对危险的认知和规避。

  美国有一条专门法律《好撒玛利亚人法》,是为好人做好事量身定造,避免其惹麻烦上身。好撒玛利亚人意为好心人、见义勇为者。

  虽然《好撒玛利亚人法》的法律细节在联邦和各州有各种司法变化,不过一些特点是共同的:陌生人对受伤者进行紧急医疗抢救中出现的失误,给予法律责任上的赦免。这种情形必须是在紧急事件发生现场,而且这种救助是无偿的。

  欧洲

  见死可不救有前提

  不得危害施救者安全

  义务协助处于危险中的人是近年来法国和比利时的趋向,并扩展到高度均一的欧洲法律之中。在欧洲不少国家,对于不负法定职责的普通人来说,“见死不救”的确是一种“罪与罚”。

  法国1994年修订的《法国刑法典》新增有“怠于给予救助罪”,具体的条文是:“任何人对处于危险中的他人,能够个人采取行动,或者能唤起救助行动,且对其本人或第三人均无危险,而故意放弃给予救助的,处5年监禁并扣50万法郎罚金。”

  在欧洲的其他国家,如德国、挪威、瑞典、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的法律也规定,任何有责任能力的成年人具有营救危难的法律义务。《德国刑法典》第323条c项就规定,“意外事故、公共危险或困境发生时需要救助,根据行为人当时的情况急救有可能,尤其对自己无重大危险且又不违背其他重要义务而不进行急救的,处1年以下自由刑或罚金。”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国家规定“见死不救罪”时,无一例外地都有着大同小异的前提性限制:救助他人对自己或者第三人并无危险。

  之所以法律要为对“见死不救”的法律非难设置这样一个“天条戒律”,根本原因在于法律的平等保护原则,即法律从来都不能强迫互相之间不负法定救助责任的当事人之间,以牺牲一方当事人安危为代价来救助处于危险境地的另一方。

  新加坡

  被救反污蔑他人者

  需要“道歉+赔偿”

  在新加坡,见义勇为已经借由道德的法律化上升为公民的一项基本法律义务。

  对于见义勇为,新加坡法律则完全站在保护施救者权益的立场上。惩罚机制规定,被援助者如若事后反咬一口,则须亲自上门向救助者赔礼道歉,并施以其本人医药费1至3倍的处罚。

  影响恶劣、行为严重者,则以污蔑罪论处。该规定实施以来,新加坡再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公民在实施见义勇为时也免去了顾虑和担忧。

  加拿大大多数省规定公民没有义务对紧急伤病者提供援助。但魁北克例外,“义务法案”规定公民有义务对紧急伤病者提供援助,违者有法律责任。(广州日报,记者 蒋林 黄爱成)

  扩展阅读

  民间组织成立风险基金鼓励搀扶跌倒老人

  面对跌倒受伤的老人,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观望”。与此同时,最佳抢救时间也在争分夺秒溜走,跌倒者的生命随时可能被夺去。

  旁观者不予立即施救,究竟是道德问题还是技术问题?一时之间也许难出定论。然而,我们是否也该反思,在感慨好人不多时,自己是否有勇气去做好事?面对可能的被诬赖的风险,又该由谁来承担责任?

  风险基金半年筹款4万

  目前成功实施帮扶案件仅一起

  老人跌倒了,却没人敢施救,因为做好事的人怕被诬赖冤枉。在这种大背景中,民间公益组织中国好人网创办人、华南师范大学的教授谈方主动站了出来,要“让好人不吃亏,好人有好报”。

  2011年3月5日,在华师大的支持下,中国好人网“搀扶老人风险基金”应运而生。

  “不管是谁,见到有老人摔倒你大胆去搀扶,由此打的官司,我们律师免费给你打,你如果真的是败诉了,我们给你赔偿金额,不管多少。有人问我们设不设上限,我们不设!”谈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搀扶老人基金是为了“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

  基金成立之初,谈方自己带头捐出第一笔款两万元。半年来,基金已经募集到四万多元的善款,同时也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60多名律师加入。对此,谈方说,这社会的好心人还是很多,只要能把搀扶老人风险基金的前期工作做好,相信捐款会源源不断地进来。

  确定基金的受助对象,也是谈方的工作之一。“对于受理的因为搀扶老人而需要帮助的人,我们会根据我们的公益律师调查取证的情况、法院的调查材料和媒体的报道来进行判断和甄别,这也需要不断总结经验,提高甄别审核的正确性。如果双方都无法举证,实在无法判定时,我们会选择对他进行帮助。”

  基金成立半年来,一共关注了十几起类似事件。而真正接触和受理的只有四起。在受理的四起案件中,有两起当事人最终都放弃接受救助。其中一位是湖南的,一位是广东的,都是因为搀扶摔倒的老太太而被冤枉为肇事者,都因为没有第三方证据证明自己不是肇事者而是救助者而自认倒霉,一位赔偿了2.2万元,一位赔偿了几千元。

  据了解,成功实施的一起案件并不是搀扶老人被冤枉,而是搀扶小孩反被孩子家长殴打。广州一名大学女教师称,她在路上搀扶起一名跌倒的小孩,遭误会反被小孩父母打伤。目前,这名教师已将小孩父母告上法庭。据媒体报道,小孩是自行摔倒还是被撞伤,双方的说法都缺乏第三方旁证。目前,该案还没有宣判。

  谈方表示,他们根据公益律师调查取证的情况、法院的调查材料和媒体的报道,决定援助这位大学女教师,为她支付了诉讼费和医疗费。(羊城晚报,记者 郑旭森)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