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张家界城管局副局长举报工程质量问题败诉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01日 11:13 大洋网-广州日报
湖南张家界城管局副局长举报工程质量问题败诉
龚厚钦(前)曾经是个“老特警”。
湖南张家界城管局副局长举报工程质量问题败诉
龚厚钦获得过许多勋章。

  举报人龚厚钦仍在城管局上班称不后悔举报内容是否属实湖南省纪委仍在调查

  “全国优秀警察”、“湖南十大杰出青年”、现任张家界市城管局副局长的龚厚钦实名举报该市市长赵小明一事经媒体报道后,在湖南官场引发了轰动。

  龚厚钦举报湖南顺天集团利用与“市长夫人”的关系承接总造价数十亿元的张家界“四路”工程,而工程有质量问题;顺天集团将其告上法庭,称取得工程与“市长夫人”无关。法院近日宣判,龚厚钦败诉。

  实名举报后龚厚钦成名了,但也有代价——如今同事见了他都不敢当面打招呼,在湖南官场他显然成了“异类”。经济上,他准备卖掉在张家界的房子,以备“长期作战”。

  但他却表示,“不后悔,会一直举报下去”,“就算倾家荡产也不后悔。”这个中年汉子“一个人的战斗”,仍将持续。

  文/本报记者肖欢欢 图/龚厚钦提供

  8月11日,龚厚钦收到举报中涉及的湖南顺天建设集团送达的律师函,被告“恶意虚构事实毁谤,严重侵犯名誉权”。9月27日,该案在长沙市开福区法院开庭,龚厚钦要求将张家界市市长赵小明列为案件第三人的要求被驳回。

  法院称局长发言应准确

  庭审中,龚厚钦辩称,自己作为公民,顺天集团作为法人,两者主体不在同一位置更非行业竞争关系,所以不存在行为上的故意诋毁和侮辱,只是公民对企业的评价或评论。

  他还在庭审中提供了多张照片,证明涉事道路的质量问题。不过,顺天集团却表示,其中提到的四条道路已交付4年,超过保修期,龚厚钦2011年所拍摄的照片并不能证明工程在2008年存在质量问题。

  此外,龚厚钦还称,自己在网帖中并未明确指向顺天集团。但法院表示2011年8月8日他发帖时虽未点名,但文中指明“长沙××集团”为张家界城市主干道崇文路、迎宾路、子午路的中标承建单位。普通民众根据相关公开资料应较易确定为湖南顺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法院在判决中还指出,龚厚钦作为张家界市城管局副局长,发布涉及市政工程的言论比普通群众更具舆论导向性和影响力,故公开发表意见或评论时更应注重客观事实,措辞应尽可能准确适度。

  11月9日,长沙市开福区法院判龚厚钦败诉,责令他赔付原告精神损失和公证费共计3901元,并判决生效10日内在《新京报》及新浪网站刊登道歉声明。

  至今,很多人仍对龚厚钦的举动表示不解。一位功绩显赫的官员、劳模,为何放着仕途被葬送的危险,而选择与市长“过不去”?

  承认有冲突否认报私仇

  张家界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赵小明自2007年12月担任市长以来,提出要改变市政基础设施落后的面貌,而龚厚钦所在的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作为市政设施维护、管理单位,常在相关工作会议中列席,由于赵小明对市政建设催得比较紧,提出批评在所难免,因此双方因工作结下矛盾并不奇怪。

  赵小明和龚厚钦公开发生过一次冲突,当地很多官员都知道。2010年9月14日,在一次会议上赵小明提出,游客对出租车和公交行业意见很大,并点名分管的龚厚钦汇报。但龚当场称,很多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受条件限制,“现在把谁放到我这个位置上都管不好”。赵小明表示,谁说管不好,就打辞职报告。龚厚钦当场拂袖而去。

  龚厚钦对此并不否认,但他说举报和私人恩怨没有任何关系。选择网络举报是因传统的、体制内的方式一直不奏效,甚至出现举报材料被赵小明本人知道的情况。

  公开资料显示,赵小明曾先后担任湖南省益阳市副市长、长沙市副市长。他担任长沙市副市长期间,城建工作为其分管。

  成名后同事态度微妙

  “现在上张家界论坛,我用自己名字一登录就显示‘你被禁止发言’;我浏览帖子,就显示‘你无权浏览这条帖子。”不能在论坛发言,龚厚钦只能到新浪微博等不受地域限制的地方,如今他有2万5千多名粉丝。关于实名举报赵小明的有关情况,会第一时间在微博上公布。“挪窝”的直接后果是,很多经常会提供线索的人都失去了联系。龚厚钦说,现在本地市民找他,只好微博发“私信”或者到办公室找。

  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让龚厚钦在全国都出了名。但“龚大胆”悄然发现,周围人的态度有细微的变化。

  “我进市委大院办事,很多人都绕着走,不敢单独上前打招呼;只在没人的时候,才有熟人会跟我说说话,称赞我是好样的。”龚厚钦说:“有人以为我是明年换届选举跳出来的‘托儿’,问我是哪一派。我告诉他们,我是老百姓这一派。”

  举报三月工作未受影响

  尽管败诉,但龚厚钦毫不在意。“这个诉讼本来就是节外生枝,我的重点在举报,是为查处赵小明。”11月24日,龚厚钦不服提起上诉。他表示,相信二审判决会改判,因为手头还有不少证据没有出示。

  昨日,湖南省纪委常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赵大光表示,针对龚厚钦的实名举报,湖南省纪委进行了深入调查,但目前尚没有可对外通报的结果。由于迟迟未得到官方回应,龚厚钦已向中纪委寄出了第七封实名举报信。

  龚厚钦表示,目前他仍在城管局上班,工作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也没有人找他谈话。不过,持续举报和打官司让他的开销加大,他每月工资仅3000多元,做保险业务员的妻子工资也不高。如今居住在岳父家中的他为了周转资金,准备卖了一套面积100多平方米的房子,“6年前按揭买的,现在还欠着17.9万元没还完,但不卖不行了。”

  对于将来的路,龚厚钦语调坚决地表示,他已经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会一直举报下去。“有人问我会不会后悔,我说不会。选择了这条路就不会后悔,就算倾家荡产也不后悔。”

  对话龚厚钦

  “压根没把自己当个官”

  广州日报:你实名举报,希望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龚厚钦:我只是要求湖南省纪委和中纪委对我所举报的问题调查清楚,把谁拉下马并不是我的初衷,并且最后能不能把他拉下马,我也没有把握。因为我的举报没有私心,所以一直很坦然。

  广州日报:大费周章举报,跟个人恩怨有关吗?

  龚厚钦:我跟赵小明私下场合接触很少,平时都没什么联系。今年元旦、春节我还给他发节日祝福短信。前面讲到发生的冲突,也是工作上的,我相信赵市长当时也没有私心,所以我不会为这件事报复他。我举报他是为了张家界,我如果不举报他,张家界就要完蛋了。

  广州日报:有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安全?

  龚厚钦:我现在是轻装上阵,压力越来越小。我很自信:一是对我目前的身体状况很自信,我当过特警,一般的应付三五个不成问题;二是既然选择了实名举报这条路,我也有所准备。我当过特警队长,办过那么多案子,我是打黑出身的,我不怕他们对我下手。三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阳光下进行的,通过正当的渠道进行的,包括实名举报也都是法律所允许的。如果真有打击报复,那只能说明对方心虚。

  广州日报:有没有考虑过,这样政治生命也就完了?

  龚厚钦:(笑)我是湖南农村出来的,没什么政治前途、政治生命之类的。我也压根就没把自己当个官,只要有份工作,我就已经很满意了,到哪里都是做。我在举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这一点。

  广州日报:家人有没有因为你的举报受影响?

  龚厚钦:一开始家里人压力都很大,尤其是父母,总是担心我的安全,周围人也劝我罢手算了。我言明利害后,他们也开始支持我了。现在看来,家里人还没受到什么大影响。

  广州日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龚厚钦:我11月24日已经将上诉状通过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提上去了,估计二审也快了,相信法院能公正判决。将来就这个事我会写一本书,其中会将法院的判决作为很重要的一章。不管怎么说,我的举报会一直持续下去,绝不会停下来。

  广州日报:你觉得自己这样做值吗?

  龚厚钦:总要有人来做这件事。我没有私心,不代表哪一派的利益,所以无所畏惧。如果我的做法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帮助查清问题,也算值了。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