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拂雾都尘?北京环境上已不是宜居城市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08日 09:41 南方都市报

  作者:贾葭

  北京近期呈现的雾都风范,引发了广泛关注,导演赵小鸥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图片,称:今日雾中北京拍的故宫,请多指教……这张被网友赞为“霸气中带着些许低调”的图片,其实除了灰色底外看不见任何东西。

  事实上,北京的污染由来已久。如果大家有功夫去翻看元明两代的诗人集子,会发现诗人们对北京的空气污染早就不耐烦了,纷纷在各种场合吐槽,表示北京实在不适合生存。去年11月底,我在南都专栏上写某国使馆天天发布空气污染报告,看得人惊心动魄。这才一年过去,该使馆早就江郎才尽,找不出合适的英文单词来形容如此场面,我也找不出合适的汉语词汇,来描述北京人民的悲愤心情。

  入冬之后北京开始刮西北风,从草原(如果那还算草原的话)掀起的尘土自然要算污染源之一。这种情况在明、清、民国的时候尤甚。那时候北京城还是土路,空气又干燥,马粪与尘土混为一体,鼻孔在冬天都是黑的。诗人们又喜欢穿白衣服,自然叫苦连天。

  前些年,因为要供暖,整个北京城崛起一片烟囱,住在这里的群众应该知道,过了11月这些烟囱就开始冒烟。长安街沿线的供暖系统从首钢一直延伸到四惠,基本上各大部委办机关就够用了。为什么北京的蓝天入冬后就特别脆弱,这些烟囱也是原因之一。

  以上原因当然还不够。老辈子人就说了,八九十年代就不这样儿啊。何况,首钢、北化、八宝山焚化炉早就迁出去了,为什么污染更严重了?PM 2.5这个数据我不太懂,但“可吸入颗粒物”这个概念不难理解。从气象台的分析看,粉尘污染是北京现在的主要污染源——这可比明清两朝糟糕多了。

  最新的统计数据说,北京的机动车保有量是500万,大家都知道,一到白天,一半以上的人要在三环里活动——这也没法子,CBD(中央商务区)、COD(中央公务区)、CFD(中央金融区)等头面上的活动区域都在三环里,堵车是必然的。所以我个人倾向认为,灰霾的恶化跟汽车尾气有莫大关系。当然这个未经证明,只是个体经验上的判断,因为空气里的汽车味道足以对人体形成阻力了。

  戴口罩当然是最平民的做法,本来冬天也冷。SOHO的工作成为热门,避免出门是唯一不受污染的办法,再就是买各种空气净化机。有一次我看到一个胸肺科的大夫在抽烟,就很不解地问他,彼答曰,在北京抽不抽烟都没区别。我不知道群众有没有欲望看看北京肺病的统计数据,最近几年的增长趋势到底如何——但愿这个不要成为国家机密。

  抱怨不是办法。地上尾气、天上灰霾的北京,在自然环境上已经不是一个宜居城市了。如果我没记错,北京在2005年编列的2020年城市发展规划中,是把“宜居城市”作为第一位目标的。如今6年过去,情况反而愈加严重,显然需要检讨一下多年以来的机动车政策,以及多年来的城市功能规划与布局。越往外走,空气越好,所以故宫周边的空气大概是最糟糕的。

  北京需要的不仅仅是停车场涨价、单双号行车以及限购,这些并不足以改变当下北京的空气状况,最大的可能就是一直这么糟糕下去,甚至更糟。如果没有结合整个城市的规划布局、产业分布做通盘考虑的话,对空气是否好转的这个话题,我相信很多市民大概不抱任何希望。(作者系资深媒体人)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