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伦敦市长医不了广州城市病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13日 10:32 南方都市报

  陈扬

  说实话,我认为广州得的城市病包括大气污染在内是没得治的。

  伦敦市前副市长N icky近日造访广州,接受南都记者采访,详细介绍伦敦市治理污染的经验。60年前,伦敦发生了著名的烟雾杀人事件,4000人死亡,8000人在其后两个月之内死亡。N icky介绍说,这一事件促使伦敦出台《空气清净法案》,毒雾实际上只用了三年时间就基本得到了控制,加上搬迁工厂等其它政策的实施,到1965年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毒雾事件,前后13年,伦敦摘掉了雾都的帽子。

  现在N icky给广州开药方来了。时过境迁,不知药方还有效否?N icky介绍说,“虽然伦敦是一个工业化的城市,污染主要是因为人们都用煤做燃料,而不是因为工业的污染。”我记得我小时候,广州也是家家户户烧煤的,当然只是做饭不用取暖。那时候天上有星星,树上有麻鹰飞鸟。仲夏夜还可以看到明亮宽阔的银河横到天边。虽然那时候广州的工业区就在一江之隔的河南!那时候的广州没有摩天大厦,没有私人小汽车,公家车也没有几辆,那时候的广州不知道有没有100万人口。

  所以我觉得,烧煤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人太多了,工厂太多了,汽车排放的尾气太多了。N icky先生又说,最重要的措施是把人从汽车中拉出来。其实这招广州早就在干了。修地铁、建B R T、推广公交先行等等,但地铁和公交车是越来越挤,马路上的私家车还是越来越多,怎么把人从汽车中拉出来呢?

  市长说———当然是伦敦的市长———要让年轻人改变观念。在伦敦的各项政策中,专门考虑了对年轻人观念的影响。N icky说,他们通过各种形式的宣传,让年轻人接受公交,摒弃拥有小汽车的观念。“你现在到伦敦去问问那些年轻人对小汽车的看法,他们会告诉你那些S U V汽车太大了,一点也不酷。”N icky笑着说。

  这一点广州倒是没有怎么做。试一下?但是我估计广州的年轻人的观念没那么容易改变。因为存在决定意识。别的先不说,广州的地铁公交实在是太挤太挤了,进去的是人,挤在里头据说成了照片。哪怕堵在路上也是坐在自己的车里,这样的事实光靠观念恐怕没得变。

  说实话,我认为广州得的城市病包括大气污染在内是没得治的。第一是毫无节制的人口剧增,第二是毫无节制的城市建设摊饼,第三是因为要做底特律毫无节制地卖车,第四是受房价困扰市民的居住区与工作区距离越来越远,造成交通出行的刚性需求毫无节制地增长。四大天王按着广州的头来打,不要说伦敦市长,上帝造访广州也打救不了。

  广州现在可以做的事情,就是要防止什么大气污染啊交通拥堵啊等等的城市病急性发作。比如说空气脏一点就脏一点,不要恶化到杀人,交通堵一点就堵一点,不要恶化到瘫痪。青年人的观念能改变一点就改变一点,至少可以打消那些在市中心住又在市中心上班的年轻人买车的念头。对污染源做不了减量控制,至少要做好对潜在的增量控制。

  当然,这一切的先决条件就是各级领导要身体力行。报道说,为了宣传低碳出行,伦敦的市长还有作为副市长的N icky,还有很多的政府官员,每天都乘坐地铁上班。关键词是:每天。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