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头号工程背后:“曲线救国”的江西路线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20日 10:04 中国经营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作者:熊学慧 周丽敏

  数次申报数次受阻,一项水利枢纽工程让几代江西人锲而不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直到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力排众议,力推这项水利枢纽工程上马。江西省委、省政府为此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不惜重金“公关”。

  这项水利工程就是有江西“头号工程”之称的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近日,传出利好,在经过几番博弈和妥协之后,这一“头号工程”将在今年12月份通过水利部的审查。按照江西官员的说法,最新版本的《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项目建议书》有望在2012年获得国家发改委的立项审查,他们同时在期待国务院最后的“开工令”。

  不久之后,在鄱阳湖入长江口的位置,一道水闸将拦湖而建。

  鄱阳湖水利工程为何让江西方面锲而不舍?这项工程背后牵扯了江西怎样的利益?它对江西意味着什么?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深入采访,还原了鄱阳湖工程背后的利益链条,一幅“曲线救国”的江西路线图也浮出水面。

  受阻

  有人提出,江西有私心,以保护“一湖清水”之名,图“航运、旅游、发电以及水产等方面的综合效益”之利,仍难脱“控湖”之嫌。

  白色的风电叶轮在微风中缓缓而转,湖面将对岸的山色“尽收湖中”,远远望去对岸似一只巨龟探入湖中。

  这里是江西鄱阳湖畔的长岭山头,山的对面是江西都昌县屏峰山,两山之间隔湖宽度2.8公里,这里是鄱阳湖入长江的最窄处。在2.8公里处拦湖而建一道大坝,是江西几代人的夙愿。在江西的决策者看来,这里是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最理想之地。

  “在鄱阳湖入江口建一座坝是我们几代江西人的夙愿,申报了数次,都被驳回,可以说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江西水利厅一官员对本报记者如此感慨。

  鄱阳湖建坝的构想江西早已有之,据介绍,在孙中山之后,建国初期时任江西省政府主席的邵式平提出鄱阳湖建坝挡长江洪水倒灌的设想。之后,不断有人提出基于航运、灌溉及防血吸虫等为目的的新设想,但都没有付诸实际行动。

  行动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鄱阳湖大型考察”活动。曾参与此次科考活动的江西农业大学生态科学研究中心主任黄国勤告知本报记者,在1981年7月江西有专家提出“兴建鄱阳湖大型控制性水利枢纽”的设想后,江西省科协1982年3月14日~19日组织了省地理、地质、水利等部门相关人员对鄱阳湖进行了—次综合治理利用考察活动,并提出鄱阳湖“控湖调洪”的规划设想和建设鄱阳湖“控制性工程”的方案。

  1986年6月,江西省水利规划设计院从防洪、发电、灌溉、排涝等方面重点论证“湖控工程”方案。1998年大洪水后,“湖控工程”研究列入长江流域防洪规划报告的专题附件报告。次年底,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提出“湖控工程”规划专题研究报告讨论稿。

  为推动“湖控工程”,2002年全国“两会”上,江西代表团的40名全国人大代表向大会递交了江西省“一号议案”,呼吁在鄱阳湖上兴建水利工程,但没有引起上层重视。

  黄国勤说,上级政府没有重视的原因有多方面:该工程投资巨大,需要国家投入大量资金;工程效应大,而当时的负面效应更大;工程建设有较大的风险,无法预测工程运行后产生的不利影响。

  数次受挫之后,江西仍不放弃,真正的改观要从2007年说起。2007年4月,温家宝总理到江西视察,提出保护“一湖清水”。2008年12月,苏荣上任江西省委书记一职,即成立由时任省长吴新雄为组长的鄱阳湖水利枢纽领导小组,加快推进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项目建设工作。

  不过,工作组刚成立不久,便遭遇了质疑,2009年3月,在得知江西要建鄱阳湖水利枢纽一事后,拉姆萨尔公约(国际重要湿地特别水禽栖息地公约)秘书处曾写信给外交部部长杨洁篪提醒,公约缔约国必须“维护所有拉姆萨尔指定位保护区的生态特性。”

  受挫之后,此时的江西决策层或吸取了前几次失败的教训。换个方式,“曲线救国”或是良策。

  2009年初,苏荣主政的江西提出建设《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的想法,随即申报国家战略,该规划包括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

  2009年4月15日,上任不到半年的江西省省委书记苏荣亲自当“导游”,在鄱阳湖畔的风电桩下向由23个国家部委组成的联合调研组成员讲解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详情,并以山顶一棵小树为标记,标出该工程的轴线位置。

  不过,“曲线救国”的良策也遭遇了质疑和反对。

  第二次针对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质疑又接踵而来, 2009年9月,包括曹文宣、李文华、刘兴土等人在内的15名院士致信温家宝说,无论建坝建闸,水域覆盖面积的显著变化将引发湿地植被的根本变化,进而影响濒危白鹤等鸟类的食物链及栖息地环境。

  2009年12月12日,国务院批复了《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上升为国家战略,不过,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没有像江西预想的那样作为《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中的一个重要部分获得批复,国务院要求“该工程单独论证”。

  事实上,除了来自国内外专家的反对之外,来自下游省份的反对也是重要原因。据知情人士透露,江苏、上海等省份认为,江西修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南京长江或变成一条小水沟,严重影响到下游地区的用水安全。

  更有人提出,江西有私心,以保护“一湖清水”之名,图“航运、旅游、发电以及水产等方面的综合效益”之利,仍难脱“控湖”之嫌。

  为此,本报记者先后联系安徽、江苏相关政府部门,江苏方面未做回应,但安徽则有官员表示,鄱阳湖水利工程重在生态,保护生态才是根本。

  公关

  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是江西的“头号工程”,而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又是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的“核心工程”。

  为说服国家部委及众多质疑者,江西花费巨大人力、财力,往返奔走于中下游省份、长江水利委及北京各部委之间进行“项目攻关”。与此同时,江西一再妥协让步,以求项目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立项并开工兴建。

  对于苏荣而言,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是其主政江西的“头号工程”。而对于江西而言,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又是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的“核心工程”。如果年内立项、一二年开工兴建的目标不能如期实现,这对苏荣及江西来说,或是最大的“遗憾”。

  江西方面为此走访了上海、江苏、安徽水利(600502,股吧)系统,进行沟通,试图消除下游省市对鄱阳湖水利枢纽建设的疑虑。而针对环境方面的担忧,在今年4月份,江西邀请了《湿地公约》国际组织、国际鹤类基金会等代表实地考察鄱阳湖,旨在平息各方面舆论。

  记者了解到,在《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上升为国家战略后,江西还耗费巨资邀请之前提出反对意见的曹文宣、李文华、韩其为、刘兴土等专家承担“鄱阳湖水生动物资源现状及其水利枢纽对水生动物影响与对策”、“鄱阳湖水利枢纽对湿地、候鸟影响及对策研究”、“江湖关系变化研究”等鄱阳湖水利枢纽六大研究课题。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